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恩师
当前位置:首页 欧阳中石专栏 > 恩师 > 正文
永远的怀念——欧阳中石忆制锦市街小学
来源:济南明府城管理中心 作者:欧阳中石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2-24 14:38:36 更新时间:2017-02-24 14:52:00

永远的怀念——欧阳中石忆制锦市街小学

  “五三惨案”是济南人无法忘却的记忆。1928年日本军队攻打济南时,欧阳中石尚在娘胎中,母亲怀着他往泰安跑,刚到八里洼就听到枪声响成一片,担惊受怕了一路终于逃到泰安。后来,欧阳中石在泰安出生,长大一些才回到济南生活。对此,欧阳中石曾说:“我和‘五三惨案’是有一点缘分的,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是惨案当年出生的。”
  欧阳中石的夫人张茝京有一个小名—大响,外号“响姑娘”,也跟“五三惨案”有关,她解释说:“我就是1928年5月3日出生的,正好是‘五三惨案’那一天。因为当时济南城的枪声、炮声很大,所以家里人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我出生时,日本人已经进了城,大哥去泺口姥姥家送信,路上差点被日本兵打死。”
  老伴儿张茝京和我,都在1942年毕业于济南制锦市街小学。我俩虽不同班,但同一年级,所以,教我们的老师都是共同的。我们不时回忆着、叨念着,一同重温着小时候在老师的抚慰下成长的点点滴滴,重温着那亲切温馨的感受。
  老师们的音容笑貌都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有两位,一位是李介卿老师,一位是谢郁馥老师。李老师的老伴儿是级任老师,他的年纪比较大一些,看起来,他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者”。虽然和蔼可亲,但学生们却不好意思同他嬉笑。
  记得当时学校里举办了一次学生作业的展览,我的“美术”作品是画了一张红梅。展览将结束时,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他很喜欢我画的红梅,问我能不能送给他。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老师竞看上了一个小学生的作业,感到十分荣幸。他要我题上“上款”。我怎么懂得什么是“上款”!他教我要题上“请老师怎样怎样”,要我先写个样子。我写了一行“请老师指教”。他教我要分开写,先写一个“请”字,然后另起一行,在提高一个字的地方写“老师”,这叫“抬头”,以表示尊重。“请”是你“请”,应该低一些;“老师”的称呼要“抬头”;“指教”两个字,是在一般情况下平辈人之间的说法,面对自己的“业师”,就显得太轻了,如果用“教正”就好了。通过介卿老师耳提面命,掰开揉碎地这样一讲,我开始懂得了在“进退”之间是大有讲究的,也懂得了在“待人接物”中的“分寸”。
  有一次,在上学的路上,发现与往日不同,家家门口都插上了“五色旗”。我和同学们问李老师,只见他面容很是沮丧,叹了口气说:“不是×××要来济南吗!”然后又深深透了口气,喃喃地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汉奸”嘛。一时之间,大家的心情都低沉了下来,谁都没再说什么,但心里都经受了一次“亡国奴”的压抑,也更接受了一次“爱国”的教育。从此之后,介卿老师在我们心中高大庄严了起来。李老师话语不多,而我们感受到的教育却至深至远。至今已近七十年了,一想到这里,我们仍无不肃然起敬……
  谢郁馥老师是我们心目中的慈祥可亲、像妈妈一相的老师,大家围绕在她周围,听她慢条斯理地讲课、讲故事、教唱歌。觉得亲切,又觉得温馨。即使受到责备,也都觉得从心眼儿里感到幸福。
  在老伴儿上三年级时,谢老师是级任老师,她又同时教音乐课,当我们上六年级时,她就同是我们的音乐老师了。老伴儿同她在一起的时间长,显得更亲。
  记得老伴儿上三年级的语文课时,老师让大家“听写”50个字,按规定,错一个字,扣2分,打一板。等到老师判完之后,把本子发还给学生核对,确实无误了,这时有错的学生该受惩罚了。老师手拿戒尺,平和地走过每一个学生的位子,有错的学生就自觉地站起来,自己报出错了几个字,同时把手伸出来,接受责打。有一次,张茝京把“列”写成了“例”,只好照章办事。老师走到她跟前,和蔼地说:“你可不应该啊!”边说边将板子举了起来,又很慢很轻地落了下来,只轻轻又轻轻地沾一沾手,一点儿也不疼。作为受责打的学生,却感到老师打的很重很重,她打到了学生的心里,张茝京愧疚不已,她记住了,永远也忘不了了。从此,她更加用心学习,再也没有错写错用过“列”和“例”。这一辈子可把它记清楚了。
  上世纪四十年代,打板子是教师教育学生时用的一种手段,合理合法。但是学生在谢老师那儿,不是怕疼,不是怕受责,而是得到了“自责”,得到了被“疼爱的感动”。所以,老师那慈祥可亲的音容,一直温暖到学生的心灵深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们回到老家,经老同学引领,我们见到了离别四十多年的谢老师。她见到我们,最初有点儿恍惚,等渐渐回忆起来了,她一把把张茝京拉到身边,嚅嚅地说:“中石是大学问家,咱先不管他。”接着搂着张茝京说:“小学毕业时留给我的照片,我找出来给你看!”说着,便在抽屉里翻腾起来。一会儿,在一大堆学生的照片中,把张茝京的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令所有在座的同学感到愕然。她老人家对我们的印象多深呀!多少年来,我们不在她身边,离开她有多么远呀,时间有多么长呀,可在她的心里,却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搂抱得那么紧!这时,她又打开衣柜,抽屉一拉,哪有什么衣服啊,里面都是许多年来,一批批学生在离开她时赠送的纪念品――小孩儿玩意儿。木制的、琉璃的……这么多呀!这是老师教书生涯的积累,老师在时刻记挂着这一批批的小淘气儿。这时候,我们真是百感交集,真真是热泪盈眶,良久良久……我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师啊!
  对老师从思想上、感情上,有说不尽的爱,说不尽的感激和怀念,尽管老师们已长眠于地下。我们忘不了,时刻不忘,令人难忘。巧的是,我们长大也当了老师。由于忘不了恩师,所以在长期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也时刻忘不了恩师的教导,对做教师工作充满了信心,尽到了我们的所能。如果说我们也有一点点成绩的话,都应该归功于老师,也是我们对恩师的深情缅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