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史志人
《南下干部朝××婚恋史料一组》(1949-2008)——许元
来源:原创小说 作者:许元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11-05 16:29:03


(许元发表于《长江文艺》,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内容题要】朝××同志是S省W县朝前坡人。1925年8月生,1943年入党,1944年8月参加工作,1949年随大军南下,历任助理员、区各救会长、县政府秘书、专署实业科长、副县长、县委书记、地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1990年代初从H省文教口正厅级领导岗位上离休。作为一个典型的北方南下干部,他的工作经历和感情生活都具有传奇色彩。现经过本人同意,将多方收集到的1947-2008年期间的有关史料予以公布,希望对研究那段历史时期的历史有所帮助。

  【记录形式】信函、手稿、日记、档案、报刊、图书、缩微胶片、光盘、互联网

  【编辑说明】本专辑史料编排以时间先后为序。为阅读方便采取如下文字加工:⑴内容不宜全文公布者,以(上删)、(下删)字样注明;⑵字库中没有的、明显的错字直接改正,别字尽量保持原貌,衍文予以保留;⑶疑似错字的,将正字改正于其后,用〔〕号标明;⑷增补的漏字,用〈〉标明;⑸残缺的文字,能判明字数的,用□代其位置,不能判明者,以“(上缺)”、“(下缺)”字样标明;⑹有疑问的字句,在该字句后加(?),以示存疑;⑺文件无标题或不确切者,重新拟订或修改了标题,在标题后加※号标明;⑻注释一律采用脚注。部分代号和暗语只在初次出现时作注,以后不再重复;⑼原文没有标点者,文中标点为编选者所加;⑽为尊重个人隐私,部分地名和人名用汉语拼音首字母替代。

  【关键词】南下  干部  婚恋  离婚不离家  婚姻法

  【编选者】许元  

  

  

  1.李××关于誓死不离婚的声明①

  (1947年4月)

  民主政府法官大人钧鉴:

  妾自幼指配朝家,虽相貌平平、生性愚钝、少通文字、不孝无后,然恪尽妇道、凛尊纲常、上孝高堂、下睦弟妹。今竟无罪而出,实堪逆受。恳请大人明镜高悬、慧眼独识,以全孝道、以恪妇节。妾宁愿保持夫妻名分而不求稼穑之实,只求侍奉双亲终老而不谋入谱僭位。生为朝家人,死是朝家鬼。此心至诚、此意决绝!天地可证、人神共见!

  立据人:朝李氏

  民国三十六年仲春

  注①:因李××是文盲,此件显系别人捉刀。据当事人回忆,代笔者为村私塾先生孔儒人,时年七十又六岁。原文仅有句读,标点系编选者所加。

  

  2.《宫××关于枪支走火事件的检讨和关于维护军婚的申诉》②

  (1948年11月17日)

  尊敬的地委、专署领导:

  枪支走火事件的真实经过是这样的。我是乡武装部协理员,那天正在乡武装部临时驻扎的土地庙里清点库存武器。猛然一抬头就看到朝××走了进来。我以前见过他,平时总穿着深蓝干部服,不像我们穿的是土布军装。可是那天他竟然穿了一身崭新的军装,而且是四个外挂兜兜的干部服,下面是马裤,我马上就觉得不对劲,也因此提高了警惕。他说他是来领取佩枪的,随后拿出了证明信。我就让他先填张枪械领用登记表。我以前听说过他在追求我家表妹,早就想和他谈谈心。大家都是抗战期间入党的老党员,那天正好有空,难得有个机会,就想给他提个意见,帮助他成长,省得他犯错误。我原话是这么说的:“你已经接到通知要南下了,对吧?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离婚,对吧?作为一个地方政权干部应该以全国解放大局为重、应该成为模范遵守人民政府法规的典范,对吧?所以你现在非但不应该,而且也不能够娶我表妹。你该集中精力准备南下继续革命,起码应该先离婚了再考虑个人问题!对不对?”他对我的谈话似乎不感兴趣,只是两眼放光地盯住了那把即将配发给他的驳壳枪,显的非常兴奋,不顾一切地伸手就要去抓。当时我正把枪从枪匣里抽出来,还需要检查性能,没想他是这样心急,我不自觉地把手一缩,身子一侧,结果弹夹虽然退出了,但枪膛里的那颗子就走火了,幸好枪口斜着冲下,只是在他新裤子的裤腿上穿了个洞。

  反思事故的发生,从思想根源上讲,和我和他之间的感情纠纷有关系,也就是说我本来就对他的做法不满意,对他就有意见。

  第一、他追求的是我的未婚妻,破坏了军婚。尽管我们是表兄妹,结婚对娃娃不好,但咱根据地的法律是保护表亲结婚的,不信可以查文件汇编。我妈和她爸早在她小的时候,就说好把她许配给我了!我们是两小无猜的娃娃亲,不能说没有感情基础,愣叫他给拆散了,我感情上当然接受不了。同时我是人武部干部,属于抗日军人,我和表妹的订婚是受咱人民政府法律保护的。以前他没有学习过,不怪他,但那天我告诉他了,再明知故犯就是知法犯法,要罪加一等的。

  第二、他伤害了群众的感情,影响了军民的鱼水关系。表妹小时候家里的事情他并不知晓,那时情况很特殊。我姑姑是因为生表妹难产大出血死的,她爹心疼我姑,感觉她生出来就是个祸害,当时就要把她溺死,是被我爸爸一把抢过来,抱到了我们家。后来,她的鼻子眼儿的长越来越像她娘,慢慢的她爹就拿她当成了她娘的转世投胎,半天不见就吃不下饭,一天不见就睡不好觉,就这一个宝贝闺女,怎么能舍得呢。如果组织上包庇他,同意他带表妹南下,在群众中肯定造成不良影响,势必会动摇我党的群众基础。

  第三、他欺骗表妹和家人,是用不正当手段骗取的爱情。组织上已经决定他就是南下新区以后,他还瞒着表妹一家人,只是说要外出学习培训,过三两个月就回来。其实谁都知道南下后,就几乎没有回来的可能。因为南下的路途异常艰难与危险,前几个批次的南下干部不断传来牺牲的消息,有时候甚至是立功喜报和烈士证书一起到家。人都不知道埋哪儿了,回来下葬的只是套旧军装;还有的人家,舍不得将捎回来的军装一同下葬,而是给弟弟妹妹穿了,这些都是当爹妈很难接受的。眼看全国就要解放了,也土改分地了,以前眼巴巴盼望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人却没了,而且是在外地他乡,真是让人心疼啊。

  第四、他的前妻离婚了却没有离家,表妹嫁给他不但是名分上不好听,实际上也降低了他自己的身份,不符合新婚姻法的解放妇女的民主和进步精神。说严肃些,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竟然也接受离婚不离家的现实,难道不是成了纳妾重婚吗?

  此致

  革命的敬礼!

  注②:S省档案馆馆藏,档号A0008-2-23-9。作者系表兄妹中的表兄。

  

  3.《宫××日记摘抄》③

  (1947-1953年)

  (上缺)

  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日,阴

  我和表哥,只是订婚,并没有结婚。听说他写信给领导申诉了,有些强词夺理。其实我心里对他没有坏感,但感情上的事情是来不得半点迁就的。再说,订娃娃亲是封建遗毒,应该废除。还有啊,近亲结婚对孩子不好,这个道理人民政府早宣传了。他还对人说老朝是破坏军婚,好大的帽子!其实老朝是正式随军的南下干部,同样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不光我表哥他自己是军人啊!

  

  民国三十七年一月八日,晴

  听说老朝的离婚手续彻底办妥了,这算是自己很久以来期盼的事情,心情本来应该像今天的天气一样晴朗。可一想到他家的大姐,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都是万恶的封建制度把她给害了。尽管他们八年多没有在一起生活了,但直到今天老朝才有资格向我求婚。所以,他正式请组织部长当介绍人,但组织部长并不知道我们已经自由恋爱三个月了。这样算是欺骗组织吗?可是没有组织牵线的婚姻是非法的呀。

  

  民国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小雨

  真的结婚了,新房好难找!驻地有种风俗,不喜欢让外人在自己家里办婚事,更忌讳新人在自己房间里睡觉。我们只好依照讲究,买了块红绸子,一尺来宽、六尺来长,挂在了新房的门上。走时不能拿走,要留给房东。被子也得借。按照规定,我们每个人只有一床军毯,太小,两人没法盖,就向房东借了一床被子,结果上面还有虱子!半夜两个人睡不着,只能起来抓虱子,足足折腾到半夜,豆油灯点着了又吹灭,吹灭了又点着……

  

  民国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阴

  真奇怪,他的战友都交头接耳、鬼鬼祟祟的。这帮家伙,估计是想歪了,看到我们房间的油灯一会儿亮一会儿灭,还以为我们的新婚之夜多么浪漫呢!

  (下面残缺59页)

  

  扉页上的话:用津贴买了新本子,又开始记日记了,老朝说我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习气。他初小都没有毕业,但总理直气壮,好象大字不识才最革命一样。我觉得应该把革命历程记录下来,将来留给下一代。我认为对的就坚持下去吧。上个本子是用绳拴的,磨断了,丢了半本多,好可惜啊!

  

  民国三十九年五月十三日,大雨

  分配工作了,组织上照顾我们,都去竹海区。他是书记兼区长,我是区委委员兼其他职务,还有个公安局长和十三个人的区小队和我们一同战斗。我们面对的是有三千人枪的土匪和号称万人的国民党别动纵队。他们是大部队南下后,又重新纠集起来的,太猖獗了!尽管新中国都成立了,但我们根本不能在区委大院里居住和办公,今天晚上估计只能在山坡上和衣打盹了。县委杨书记分手时说我们可以在炕头上开区委会,真会开玩笑!他是在婉转地告诫我们白天工作会非常忙,估计连坐下来谈工作的机会敌人都不可能给。主力部队快开回来吧,不然咱新政府倒整天让敌人赶着跑,更像流匪!

  

  民国三十九年五月廿日,晴

  今天身上没有来,而且还恶心,可能是怀上了。老朝总算可以遂心愿了,他从小是过继的,发誓要让继父家人丁兴旺。战友们开玩笑说经过惨烈的战斗,战士缺口太大,让我给他生一个排的孩子,至少一个班,他竟然也就当真了。不过,女人吗,总归是要当妈的,自己何尝不想,只是现在环境太艰苦了。听说当年长征路上,好多女战士就是因为难产才牺牲的,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怀孕才 掉队牺牲的。至于孩子就是健康生下来,也都不得寄养在乡亲们家里,或干脆送了人,难以想象那种生离死别,对当妈的来讲该有多难受!唉,就盼着早日剿灭土匪,孩子就可以平安地出生和成长了!

  

  (下删)

  注③:S省图书馆手稿部藏品,缩微胶片,编号S-H-J-18

  

  4.《革命两地书》(未刊稿)④

  (1948年冬)

  (上缺)

  领导传达过,在延安毛主席明确说:人家不愿意爱你,而你如果强迫人家爱你,是直接强奸。而如果一个女儿不爱谁,而她父母硬逼着女儿去出嫁,也是种强奸,叫间接强奸。所以我们的爱是反封建的、是光明正大的、是应该受到民主政府保护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就让我们踢开拦路虎,打淬〔碎〕绊脚石,勇敢地结合在一起吧,一起为新中国的解放而奋斗牺牲,勇往直前!

  爱你的

  ××

  注④:朝××自存,手稿。所引毛泽东的语义出自题为《女子自立问题》,原文是:“你不愿意恋爱我,而我迫着要恋爱你,这是种强奸,这叫做‘直接强奸’。他的女儿不愿意恋爱那人,而他逼着要他女儿恋爱那人,这也是种强奸,这叫做‘间接强奸’。”“中国的父母都是间接强奸自己的子女。这结论是在中国家制(父权母权)婚姻制度(父母代辩〈办〉政策)的底下应该发生的。”

  

  5.《南下干部家属登记表》⑤

  (1949年1月)(?)

  姓名:李××

  性别:女

  年龄:32

  职业:家庭妇女

  文化程度:文盲

  家庭成分:地主

  结婚时间:民国二十四年

  有无小孩、几个:没有小孩

  对方姓名:朝××

  家庭出身:富农

  个人成分:学生

  职别:班长

  部别:南下干部大队

  何时南下:1949年2月

  说明:年初双方协商离婚,女方自愿离婚不离家,仍然享受军属代耕和其他一切待遇。

  注⑤:S省档案馆馆藏,档号A0005-2-168-21。据考证,该文件成文时间为1949年11月

  

  

  6.《民政科关于K专署南下干部家属按照军属优抚的报告

  (关于落实南下干部家属军属待遇的)通知》(节选)⑦

  (1949年9月4日)

  我区在动员干部南下时,即号召家属按军属待遇,直到南下干部走后又接到省府五月廿七日的通令。本区即重视了这一问题,于是便通知各县切实认真负责地执行。今据几个县的材料,作出如下报告:

  (下删)

  二、有的地区因为村干部不□□□,对优属工作不够明确和重视,以致呈现了应付〈拖〉拉现象,也有的是因为家属是富农或斗争户不照顾的。对这些情况先正分别大力纠正中,今举几个典型例下:

   无棣朝前坡朝××同志南下后,因为是富农,家中有地十亩,同时原配是地主子女,加之南下前又离了婚。所以村干部就凭〈想〉当然,既没有照顾他老母亲,也没有照顾他的原配。该同志家属只好自己找代耕户,是用分种的办法,把地里的收成的粮食各得一半。区里工作同志住在该村召开烈军工属会议时才发现,对村干部进行了教育又重新做了布置,现在村里四个代耕户给朝××同志家中代耕的十亩地,各地都是锄了三四遍。 

  (下删)

  注⑥:《HB省革命历史文件汇编》(光盘版)。该件年代系原汇编编选者考证。

  

  7.《结婚申请》⑧

  (1949年12月25日)

  呈请

  兹为职于一九四八年一月由封××同志介绍,经组织批准订婚。现因双方南下,朝××,年龄二十四,一九四四年参加工作,一九四六年入党;宫××,年龄十九,一九四二年参加工作,一九四二年入党。

  现在双方同意结婚,恳请组织批准是盼。

  此呈

  行署总支

  鉴

  呈请人  朝××(私章)

                                                      宫××(私章)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廿五日

  

  [批准。十二月廿五日(毛笔书写)]

  [中共J东区行政主任公署总支部委员会(长方小篆关防)]

  注⑦:S省档案馆馆藏,档号A0038-01-29-14

  

  8.《H省政府对第一次妇女代表会议关于应对离婚不离家者

  明文按重婚论罪提议的答复》(节选)⑩

  (1950年9月)

  “此问题在中国社会的现阶段是一社会问题,有些年纪大的妇女有孩子和家庭关系也不错,男方常年不回家,强制她离开家,实际也不再结婚,思想不通反而增加其痛苦,因之不能强制,对较年轻的可进行教育使之自愿另行结婚。……目前不能对离婚不离家者按重婚论罪”。

  注⑧:出自《H省人民政府会议文件汇编》第一辑,第152页。

  

  9.墓碑铭文⑨

  (1950年12月21日)

  

  朝××

  宫××       之墓

  宫××

  朝小三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

  注⑨:朝××为红色墨水书写、其余人名为黑色墨汁。最初墓碑为一削去树皮的木桩,现早已不存,碑文系根据后人回忆记录。朝小三是朝××那没有出生的孩子的名字,因为前面有两个双胞胎姐姐,所以叫了小三。据说名字写在墓碑上是为了夭亡的孩子将来能进祖坟、入家谱。两个宫××既是表兄妹二人。

  

  1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南下干部要求离婚案件

  应从速办理并将处理情形连同判决函知原告所在地法院嘱转服务机关送达

  藉便说服教育或作适当处置的通令》⑾

  (1951年3月24日)

  各级人民法院:

  一、H省人民法院S专区分院,1951年3月12日法呈字第95号来呈:因南下工作干部要求离婚案件,对方都在原籍,依法应转由被告所在地的法院受理;唯所在地法院对于此类案件,处理不甚积极,不仅影响干部的工作情绪,就是领导上也无从根据作适当的处置。特向我院提议,转达各该省、县、市法院,对于南下干部的离婚案件,特加注意,从速处理。

  二、我院认为;对于南下干部要求离婚案件,确应从速处理,以免诉讼拖延,影响该干部工作情绪。今后各级人民法院,对于此类案件,在接到原告工作地法院之移送后,应立即通知被告提出意见或答辩理由,并予从速处理。无论准离或不准离,均须将其处理情形连同判决,函知该干部(原告)所在地法院,嘱托转知其服务机关,将判决送达原告本人收受,藉便领导上酌予说服教育,或做其他适当处置。

  

  附:H省人民法院S专区分院

  关于呈请通令S等省县市法院对于南下干部离婚案件从速处理

  并通知原告工作地法院的请求

  (法呈字第×××号)

  最高人民法院:

  查派在本区工作之南下干部曾发生要求离婚案多起,其籍贯包括S、R、HN、HB等省。因为对方都在原籍,这类离婚案件,依法应由被告所在地的法院受理,过去处理的手续,是工作地的法院接受原告的声请离婚书或理由书以后即行检同原件,移送被告所在地法院,依法办理,并嘱将办理结果迅行函复。惟受诉法院对于此类案件处理不甚积极,有的拖延三四个月仍就未办,经迭次函催又不作答,这不仅影响干部的工作情绪,就是领导上也无从根据作适当的处置。

  为此呈请:钧院通令各该省县市法院对于南下干部要求离婚案件立即通知被告提出意见及理由,并根据被告愿离或不愿离的理由和意见,从速处理,无论准离或不准离,都应通知原告工作地之法院,藉便领导上分别施以说服教育或作其他适当处置。是否可行仍候核示。

  一九五一年三月十二日

  注⑩:摘录自网络,网址为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693

  

  11.《关于宫同志兄妹牺牲经过的回忆》※⑿

  (1951年7月11日)

  什么?大声些行吗!我耳朵背。不,不敢对抗政府!我一定彻底坦白、争取宽大处理。我说,我当时在闽浙赣反共游击纵队三大队干小队长,是曾经联合复国军和红枪会一起围攻过县城。解放军大部队进军福建的时候我们都分散进山了,等部队继续向南打以后,我们就又联合起来反攻,那时候台湾来的特派员总说有美国人支持,共产党呆不长的。对,对,这是反动的话,是他们在做梦!做白日梦!当时的围攻是半夜开始的,县大队的抵抗非常顽强,直到天快亮才攻破政府大院。但那时雾气很重,两米远就看不清楚。当时我随着三大队追击到了城墙边上,发现城墙上有人,子弹不停地打下来,十好几个弟兄都给打死了。后来天晴了,才发现城墙上只剩下两个解放军,一男一女,女的跑不动,好像挺着大肚子。后来发现他们子弹打光了,大队长就让抓活的,我们就一起向上拥。当时女的受伤了,好像浑身是血,坐在城墙上,另外那个男的,跪在她旁边,在拼命给她包扎。等我们靠近后,只见眼前一团火光,连声音都没听真就给炸晕了。幸亏我多了个心眼,没有冲在最前面。耳朵就是那时给震聋的。后来醒过来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有炸塌的城墙和满地的血肉。中间的解放军全给炸飞了,包围在他们周围的弟兄,噢,不,是土匪,也给炸死了听说是引着了炸药包,不是普通的手榴弹,否则不会死那么多人。是,是我该死!不,我是说他们该死,我不该可怜土匪!

  (下删)

  (该犯右手食指指纹印记)

  注⑾:此件存H省公安厅公安档案馆,属省革委保卫组清查敌伪档案办公室全宗、敌伪政治档案目录、特情类缩微胶片,编号保密。节选自审讯笔录,标题为编者所加。

  

  12.《“干到底”红卫兵造反小分队号外》⒀

  (1968年4月26日)

  开夫妻店的黑干将、现行破坏军婚犯朝××法网难逃!

  

  朝××,男,41岁,××县××公社××村人,家庭出身富农,个人成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生性品质恶劣,一贯伪装积极,混入我革命队伍,现窃居某厅公安处处长职位。

  解放战争期间,该犯利用南下工作之便,身穿骗来的军装……趁机勾引同村已与我人武部干事订婚的女青年宫××,迫使女方解除与贫雇农出身的表哥从小定下的世亲。罪犯朝某诱拐已与现役人武部军人订婚的未婚妻已构成破坏军婚罪,在解放战争如火如荼的关键时刻,动摇我革命战士的军心,蓄意拆毁我钢铁长城。由于当时有坏人包庇,该犯得以逃避惩罚,逍遥法外至今。是可忍,孰不可忍???

  建国初期,该犯和宫某大开夫妻黑店,阻挠领导向其控制的区委派干部,窃取了整个区的党政大权。当时全区就他们两个区委委员,黑丈夫是书记兼区长,黑老婆是区委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妇女主任兼青年团书记。不信任坚持游击战争的当地革命群众,不让当地干部担任区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就是为了抓权!新中国都成立了,还说什么剿匪忙得“一天里两头不见太阳!”这分明是对伟大领袖的恶毒攻击!是对社会主义伟大祖国的极度诬蔑!他们还伪装积极,借口工作忙,半夜才在炕头上商量重大问题,号称睡着觉开区委会!简直是可笑之极!!!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席卷神州大地后,该犯不是积极坦白,争取宽大处理,而是阳奉阴违、企图蒙混过关。幸亏其革命配偶姚红同志根正苗红、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公而忘私、大义灭亲,才使得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凶恶面目昭然若揭、大白天下!!!同时他诱奸勾引年轻革命知识女青年的历史罪恶也得以彻底清算,现在姚红同志已经郑重声明和朝犯解除夫妻关系彻底断绝一切联系,两个革命后代也将改为姚姓!!!

  该犯在干校劳动改造期间,竟然私自潜逃原籍,隐藏在原配地主女儿李某的房间里,向地主的狗小姐寻求庇护,还要和她同房,简直是无耻之极、丧尽天良!!!

  我英勇小分队在心明眼亮的广大革命造反群众的协助下,一举将逃回原籍的朝某一伙狗男女一起擒获,押回省城交革命群众公审。

  鉴于朝某所犯的罪行严重!态度恶劣!!影响极坏!!!厅革命委员会决定对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送劳改农场劳动改造;包庇他逃避运动打击的原配地主狗小姐李某由所在人民公社批斗;黑内助宫××由于人已死亡不再追究但决定派革命小将前去平坟以肃清遗毒……”

  注⑿:H省“文革”博物馆筹委会资料编号P字024号藏品。文中凡朝、宫、李等人名,均被字体倒置或倾斜并覆盖以红色叉号。

  

  13.《革命征程——战斗岁月回想》节选⒁

  (1997年12月)

  “我们在新区工作很艰苦,但也很快乐。那时我担任县委组织部长,工作上大家相互支持,生活上也相互照顾。我印象最深的是老朝的婚事。一天老朝来求我,让我替他提亲,他说女方是县城小学的老师。我这个人虽然当了一辈子组织工作,但习惯个人服从组织的条例,总强调无条件服从,却真的不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但老朝是老下级,不能不关心,又是老乡,一起出来革命的,就答应了。等见了女方,我开始为难了,这事不能像平时安排干部那样发个文件任命啊,也不能像对男同志那样直来直去啊,只好慢慢地倒绕弯子:“你觉得老朝这个人怎么样好?”“很好啊。”“是啊,组织上也这样认为。如果工作需要你和他成为革命伴侣你,你有什么意见吗?”“没有意见!”“那你想通了?”当时我搓着两只手,感到非常得意。“你真的同意和老朝同志建立恋爱关系吗?”我还是想最后确定一下,尽管脸上不敢透露出来。“我们可以结婚了吗,部长?你真的同意吗?他不到二五八团也能结婚了?”她却突然变的不再害羞和沉闷,高兴的眉毛都扬起来了:“部长,我一千个同意啊!”她这一高兴啊,就让我看出马脚来了。我不再感到得意和自豪,而是开始怀疑我的耳朵和眼睛。“你以前和老朝同志谈过这个问题吗?你们来地委前就认识吗?”“我,我不认识啊!”她的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小的我都听不见。我腾的站起身来了。这个老朝,真混账,原来是让我来走形式,背地里他们早就偷偷好上了,还让我当介绍人!“你们这样戏弄党的组织干部,简直太无组织、无纪律了!看我不给他处分,哼!”其实啊,心里还真的为他们高兴。那时大家都困难,后来大家一起这人三分、那人五分地往上凑。一共凑了一斤肉、一棵大白菜、一瓶小酒。县长、县委书记、民政科长和我,一起出席了他们的婚礼。”

  注⒀:丽水出版社,1997年版,第417页。作者封××,时任H省某县委组织部长。

  

  14.朝××之妹的调查笔录⒂

  (2005年9月6日)

  大嫂真的是个好人。她和哥哥离婚时,我们还小,不懂得男女之间的事情,只知道她孝敬爸妈,心疼哥哥、爱护我们。当听到哥哥要离婚,她半夜里常常哭醒,但在爸妈眼前从来不闹。她曾在佛像前再三发誓生是朝家人,死是朝家鬼。说什么不能相夫一辈子,也要敬老一辈子。说男人能不要她,但她不能不要公婆。她说到做到,真的呆在老家没有再嫁。

  二嫂是邻村的,他们的爱情当时算是轰动了全县,有人都叫她是私奔的新娘,意思是她本来应该嫁给她表哥的,却跟我哥走了。她要人才有人才,要人品有人品,要文化有文化,就是可惜了,总想给哥生一个排的小战士,结果因为怀孕而牺牲了,听说最终和她表哥埋在了一起。兴许命里她就该嫁给她表哥,而不是俺哥。

  三嫂也不孬,大嫂的生活来源全靠我哥把他的工资定期寄回老家。当然他嘴上说是孝敬娘的,但其实是娘和大嫂一起花的,毕竟是大嫂在老家代替哥哥的新媳妇在尽孝啊!在那个时代哥哥的工资不算低,但两下里开销也是蛮紧的。我去军区大院看哥哥时,听见不止一个军属整天埋怨老家太拖累人,但哥该给老家安排这安排那的,却从来没含糊。有时哥不好意思,三嫂就直接去办。事后过好久我们去信提起让哥哥知道了,三嫂才承认;我们不提的,三嫂就不说。但听说这个嫂子“文革”中把两口子炕头上的悄悄话都给捅了出去,写到了墙上,让俺哥伤透了心。文革后她想复婚,但哥死活不肯,她只好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过,听说现在跟小儿子移民美国了。

  “文革”期间哥哥给下放改造,就在家乡附近,顺便才来家看了看,想和大嫂一起吃顿饭,可她一直在掉泪。结果让公社的人知道了,两人饭没来得及吃一口就给抓走了,还编造出谣言来败坏哥嫂的名声。后来大嫂去世,是三嫂的大儿子回乡给大嫂摔的瓦盆,墓碑上也刻上了他的名字,等于过继给了大嫂。其实,咱理解,哥哥当时铁心要离婚,除了感情没有基础外,主要就是因为大嫂是地主的女儿,俺家又是富农,别说她出身地主,就是富农,哥也不敢不离婚!那个时候一心想为新中国建功立业,俺家成分又高,哪敢再维持那个婚姻?他说过,他们那批南下的近二百个人,像他富农出身的十五个,地主出身的才三个,三查三整时候多数都清理回家了,到八十年代才落实政策呢。

  注⒁:S省《北方干部南下研究》国家课题组,口述史资料A编H卷第28件。

  

  

  15.《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婚姻立法思想》⒃

HB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欧阳××

  1937-1945年期间,为适应抗战形势的需要,按照《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中提出的中共的四项保证,我抗日政府,如边区政府成为统一于南京国民政府的地方自治政权;我八路军和第四军都统一于南京国民政府军队的编制,相应的我敌后各根据地法制建设也明显打上了南京国民政府民法亲属编的烙印,公开认可民权主义之精神或民法亲属编之立法精神,这既是适应巩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需要,也是为了达到提高根据地婚姻家庭立法水平的目的。但民法亲属编也对根据地婚姻家庭法制产生负面影响,致使根据地婚姻家庭立法中出现一些不合理的规定,导致了实际司法实践中的矛盾和冲突。

  一、结婚仪式。民法亲属编第982条规定:“结婚应有公开之仪式及二人以上之证人”。受其影响,很多抗日根据地的婚姻条例都沿袭和照搬了这一条款采用仪式制。《晋察冀边区婚姻条例》第五条规定:“结婚应有公开之仪式及二人以上之证人,向结婚所在地之村公所或县市政府登记,领取结婚证书。”所以当时的根据地很多革命婚礼都举行了不同于旧式婚礼的革命仪式,照像也是其中一个程序。

  二、结婚约定。民法亲属编承认婚约的法律约束力。单独设有婚约一节,对婚约订立的条件、一方解除婚约的情形、婚约解除后的损害赔偿作出规定。晋察冀边区的婚姻家庭立法虽然涉及到了婚约问题,能正视婚约现象的存在,但不提倡婚前订立婚约、不承认婚约法律约束力。

  三、结婚范围。民法亲属编允许中表婚,革命根据地的婚姻家庭法规对此多未作明确规定,有的则提出:“亲姑表姨应尽量避免缔结婚姻”。《晋察冀边区婚姻条例》第七条规定:“与下列亲属不得结婚:……二、八亲等以内之旁系血亲,但表兄弟姐妹不在此限。”本身就是矛盾的,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也导致了一定程度的混乱。

  (下删)

  注⒂:《法制史学刊》2007年第三期,总第587期,第43页。

  

  16.《致〈北方干部南下研究〉国家级课题组成员的信》(节选)※

  (2008年7月18日)

  课题组负责同志:

  来信收到,非常感谢!您需要的资料我搜集找出来了一些,现在寄去,请查收。下面是几点说明:

  一、关于我的第一个妻子

  我父亲是中农,家有七十亩地,我是老生儿,所以很娇贵,10岁就结婚了,那是三五年。媳妇比我大8岁,是个地主家的小姐。我岳父算是开明地主,抗战期间是党的统战对象,属于开明士绅,没少资助游击队,但镇反时因为完不成指标,就把他给当恶霸地主镇压了。我和她结婚就几乎没有在一起,也就谈不上生儿育女。参加革命后,战火纷飞,与家里断了音信,经县委批准离了婚。本来她嫁到我家成了富农,又当了军属,自己感到挺满意的。但我的离婚,让她又掉进了火坑。左邻右舍的都整天风言风语,说她配不上革命干部。现在想来,还是有些愧疚。

  二、关于我的第二个妻子

  我第二个妻子牺牲那年才刚刚20岁,现在她还常常闯到我的梦里。我真的想她啊,想的心口至今还疼。那时很多没结婚的都不嫁给南下干部,已经结婚的都不想让自己丈夫南下,不但担心战斗牺牲将来没有依靠,还担心眼前地里的农活没有人干,担心自己的男人会变心,说江南的女子眼睛都会勾人。有的则是心疼,心疼自己的丈夫南下后人地两生,生活不习惯而受苦。她是真的爱我的,她肯嫁给我,她肯陪我南下,可我却害死了她!我从小是过继给叔叔和婶娘的,因为他们不能生孩子就拿我当亲生的来养。所以我就发誓让他们子孙满堂、儿女绕膝,同时也想给咱革命军队生它一个排的小战士!可是我咋就忘了那时还在打仗呢?土匪包围凤山县城的时候,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身子笨的很,别说是城墙,就是台阶她也不敢跳啊!

  三、关于我的第三个妻子

  她比我整整小十岁,她娘是当地出名的惯匪的七姨太。她从小在县城上学,读书期间阅读了进步书籍,接受了革命思想。后来她的惯匪爸爸一度起义,担任我们县人民政府参议并兼任县大队大队长,她也就一起参加了革命活动。后来她的惯匪爸爸反水上山,中间偷偷回家给她妈过生日。她主动向部队提供情报,让我们出动部队去搜剿。记得当时搜遍了全村没有踪迹,都准备放弃了,又是她领着去了村边的竹楼,才把她爸爸给包围了起来。但惯匪顽抗到底,开枪杀害了当时站在她左右卧倒隐蔽的四个解放军战士,剿匪部队只好发射燃烧弹将他彻底消灭了。尸体都烧的缩成了一米高,但两只驳壳枪还紧紧抓在手里。能看出,他枪法非常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点射,就是没有一发打中他闺女。后来,多亏老军分区司令员帮她改姓埋名,和我结婚,否则在文革期间,一百个她也给红卫兵斗死了。所以我理解她的选择,理解她的恐惧,当然也理解她主动向组织揭发我的所谓“右派反党”言论并和我彻底“划清界限”。这是那个年代的悲剧、是我们家庭的悲剧、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剧。但我实在不能想象她再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上,再记下我的枕边风、悄悄话并往墙上贴、在会上讲,所以最终我们还是没有复婚。

  四、关于第二个妻子的表哥

  用现在的话讲,他是我的情敌不假,却也是我的表大舅子。我不喜欢他的性格和做派,也知道他南下的动机严重不纯——他是冲着他表妹、也就是我媳妇南下的。但我还是佩服他,佩服他勇敢地追求爱情。那时很多人不想走,说好不容易熬过了战乱,再也不想担惊受怕了,说“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的日子啊,所以“宁可北上三千,决不南走一砖”。而他本来根本没有南下任务、何况我和他表妹又已经结婚的情况下,仍然主动南下了。土匪围攻县城时,我正在地区学习。后来听说他本来可以跑的,但为了照顾我那怀孕的媳妇,毅然留了下来。但毕竟敌众我寡,弹尽援绝后和敌人同归于尽了。我事后去收敛尸骨,哪里还分得清楚啊!周围的土匪横七竖八,中间只有一个大坑。只有些零星的血肉,最后只找到她的一缕系着头绳的头发和他表哥的一只脚,鞋里的鞋垫是她结婚前给他绣的、豌豆花的图案,我也有一双的,所以我能看得出。其他的血肉都分不清楚谁是谁的了。只好把他们合葬了。我当时哭的都背过气去了,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我哭着对他说求他帮我暂时照看一下媳妇,但不是送给他了;还说哪天我见过马克思后就去找他要回媳妇。到如今,快六十年过去了,虽然一直没有再娶,我毕竟还好好的活着进了新世纪、还能看到奥运会。现在想起来,或许他和她真的比我和她有缘分,要不然,到目前为止,人家在一起的日子咋比我长得多呢!

  (下删)

  此致

  祝课题进展顺利!

  朝××草于H省C市

  2008年7月18日


  (本文发表于《长江文艺》,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