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解放战争时期
津浦路战役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17:01:26

  津浦路战役,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由新四军入鲁部队和山东军区部队组成的津浦前线野战军,在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发起的对国民党军的阻击战,对于保卫山东解放区,保障党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战略决策顺利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在同中共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迅速调集大批兵力沿津浦、陇海、平汉、同蒲、平绥等铁路线向解放区推进和进攻。在华东,国民党17个军47个师约40万人,分批向山东、华中解放区进攻。1945年10月11日,第十二军和骑兵第二军在日军及由伪军改编的国民党第五路军吴化文部第二军一部配合下,乘八路军山东主力部队挺进东北、新四军入鲁部队尚未到达之隙,沿津浦路北上到达济南;吴化文部万余人进至滕县、兖州、泰安;九十七军王毓文部进至临城;五十九、七十七军及由伪军改编的第六路军郝鹏举部进至韩庄、台儿庄、贾汪一线。一时,津浦线南段和陇海线东段重兵陈集,大有人满之患。蒋介石的企图是“打通津浦路,进军华北、东北”。
  为了保卫解放区,粉碎蒋介石的企图,山东军区奉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决心在津浦路徐州至济南段组织津浦路战役。10月15日,津浦前线指挥部在峄县成立,陈毅兼任司令员,黎玉兼任政委,即将到达鲁南的新四军第二师第四、第五旅,第四师第九旅和第七师等部,与山东军区留下的一部分主力,组成津浦前线野战军(1946年1月7日改称山东野战军),共7万余人。指挥部决定,趁敌大军进犯主力尚未到达、部署尚未就绪之有利时机,首先打击吴化文及其互为依托的日伪军,扫除国民党军沿铁路线进犯的爪牙。以第八师及鲁南军区部队攻歼邹县、临城之敌,以第四师及鲁中军区部队攻歼兖州、泰安间之敌,切断铁路,开辟战场;并令新四军入鲁部队加速北上,会同山东部队迎歼继续由徐州北进的敌人。在干部动员大会上,陈毅司令员幽默地说:“山是老子开,树是老子栽,谁敢来摘果,把枪放下来!”于是,“不缴枪,不投降,不准过路”,成为阻击大军的战斗口号。
  国民党重兵沿津浦路北攻,打头阵的是第五路军总司令吴化文。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委任他为陆军新编第五路军总司令兼津浦铁路南段警备司令。今天,他充当进攻山东解放区的马前卒,向八路军“收复失地”。
  津浦路战役于1945年10月18日开始,南北两线战斗同时打响。南线第八师攻击邹县城。邹县城守敌是吴化文部第二军第四师第十团孟淮海部、由伪军改编的山东保安第十八旅和日军米仓中队。县城附近纪王城、十里铺、界河、下看铺等据点还有部分日军。18日凌晨,八师二十二团第一营在猛烈火力掩护下,连续4次爆破,仅用25分钟即突入县城东门,控制各要点,掩护后续部队跟进,向纵深扩张战果。米仓据守碉堡顽抗,二十二团敌工干部送上通牒,令其投降。可米仓拒降,战士们即让他们坐了“土飞机”,米仓等30多人全部葬身于废墟之中。在强大攻势震慑下,邹县车站日军投降。吴部副团长陈子忠以下600人放下武器,十八旅旅长王宪焯、第十团团长孟淮海以下2600人被俘。收复县城后,周围据点日军纷纷缴械,又俘日军366人。
  邹县一战,第八师指战员兴高采烈,首次补充了部分日式武器,计九二步兵炮两门,平射炮、迫击炮4门,八八式小炮17门,轻重机枪40多挺。攻克邹县后,津浦前线野战军占领了堵截国民党军运兵北上的一个据点,把所有国民党军都堵在滕县一带,扩大了尔后作战的有利阵地。
  与此同时,北线传来捷报,山东第四师及鲁中军区部队攻克北集坡车站、大汶口、宁阳葛石店等据点;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及宁阳县大队攻克宁阳县城,歼灭伪军800多人。这样,从南北两处切断了津浦铁路,控制铁路线130公里及临城、枣庄支线30公里,扩大了津浦线阻敌北进阵地。前方部队打仗,后方群众破路。几天功夫,兖州、临城段及大汶口附近段几百公里的铁轨不见了,路基也被彻底破坏。
  邹汶战斗后,津浦前线野战军抓紧时间休整,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就在这时,新四军入鲁先头部队第二师第五旅、第四师第九旅赶到战场。敌军继续北上:吴化文主力和由华南北开集结的日军3000人由滕县北犯;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徐良率暂编第一、第二师进至滕县;三十三集团军冯治安部进至徐州;先期到达兖州的吴化文一部南下策应。
  战役规模越来越大,津浦前线指挥部决定集中第八师、第五旅、第九旅9个主力团和部分地方武装,利用界河以北铁路两侧有利地形,以伏击手段歼灭敌人。以第八师在界河以西山上设伏,第九旅在界河以东山上设伏,第五旅配置于第九旅以南,3支部队构成三角形阵地,待敌进入伏击圈后,由第五旅断其退路,第八师、第九旅拦腰出击。同时,山东第四师集结于邹县以南、两下店以北山地,阻击可能逃窜之敌。
  11月2日,吴化文率部及3000名日军抵达界河。3日晨,除留第四师白崇山团在界河防御外,主力沿公路继续北进。13时,日军及吴化文先头部队通过下看铺,接近两下店。早就等候在此的第八师和第五旅,放过到济南集中的日军,集中火力攻击吴化文部。第五旅率先发起攻击,敌顿时惊慌失措。第八师二十四团从西面冲下山头,将敌两路纵队冲垮,俘敌500余人。第五旅一部迅速沿七贤庄直逼界河,断敌后路。
  第八师二十二团第二营占领唐店,警戒北敌南援;第一营插至东西龚庄、堡子及东南地区,将该地之敌全歼,生俘吴化文部第一军军长于怀安、参谋主任靳文元等500多人。吴化文南退界河无望,即率部向七贤庄、白水庄逃窜。第五旅某团配合第九旅截击溃逃之敌,歼其一部,活捉吴化文第一军第三师师长许树声等300多人。同时,第九旅二十六团越过铁路,直插张家庄、五里铺,歼敌一部,残敌向七贤庄逃窜,被第九旅二十七团和第五旅十三团全歼。第九旅二十五团出击倪看庄,与沿铁路西窜的敌人遭遇,将其截歼一部。此时,第八师二十二团第二营已占领保安山及保安庄;第九旅二十五团协同第八师将下看铺之敌分割歼灭。吴化文见大势已去,仓皇逃脱。
  黄昏时分,界河伏击战胜利结束,重创日军1个大队,全歼吴化文第五路军总部、第一军军部及第一、第二、第三师4000多人,其中击毙师长贺钫以下600人,俘虏军长于怀安、参谋主任靳文元、师长徐达林、许树声及以下3000多人;缴获曲射炮7门、轻重机枪五六十挺、枪2000多支。随后乘胜攻占界河村,取得了战斗的全胜。
  界河之战后,兖州到滕县间的铁路又被解放区控制。第八师二十三团乘胜向南扩大攻势,攻击临城、夏镇之间的柏山据点。柏山守敌为九十七军两个加强连。敌人依据山顶土庙修筑了碉堡,地形易守难攻。11月11日夜,战斗打响,激战到凌晨4时,歼敌大部,敌副营长率残部退守西北角大炮楼固守待援。二十三团连续发起数次冲锋,均遭敌阻击未能成功。天近拂晓,临城西援之敌已与打援部队交火,而二十三团炸药已全部用光。若在天亮以前解决不了战斗,必将前功尽弃。在此关键时刻,第一营第二连机枪班长陈金合挺身而出,手提4颗手榴弹,在炽烈火力掩护下,匍匐进至敌炮楼下,但炮楼底层没有枪眼,手榴弹无法投入敌堡。他立即退回阵地,拿起全营仅剩的一枚快速手雷,复冲到炮楼前,用绳子拴住雷弦,滚向隐蔽处拉弦,不料绳子断了。这时,援敌炮火在山脚炸响,为了战斗胜利,陈金合一手把手雷紧紧地贴在炮楼上,一手拉响了雷弦,炮楼被炸开一个缺口,陈金合也壮烈牺牲。二十三团战士呼喊着冲上去,一举将敌全歼。
  界河伏击后,中央军委致电津浦前线指挥部:“为战胜必然要到来的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除集中与整训部队外,必须创造更为广阔的战场,向南北扩展铁路线的占领区,拔除临城、滕县、邹县、兖州地区的据点,广泛发动群众,给民众以经济利益,并利用国民党大批军队尚未到来之间隙,将创造战场的任务当作战略任务。”于是,津浦前线野战军主力于11月下旬南移韩庄、滕县之间,向韩庄、滕县段及临城、枣庄线的国民党军和日伪军据点发起全面进攻。战斗分工:新四军部队攻击韩庄、临城、枣庄之间伪军据点;第八师及鲁南警备第八、第九旅攻击滕县城及其以南的官桥、孟家仓之敌。
  滕县城守敌为十九集团军第二前进指挥所、暂编第一师,第五路军吴化文部后勤留守处,由伪军申宪武残部改编的山东保安第二师,国民党滕县地方武装共9000人;官桥守敌为十九集团军暂编第二师1个团及收编的伪军,共2000多人,火车站和磨庄岗楼有日军300人;孟家仓有暂编第二师1个团。第八师决定集中兵力,由南向北,一口口吃掉敌人。由二十四团首先攻歼孟家仓之敌,二十三、二十二团分别监视官桥、滕县之敌,阻其南援。同时,这两个团分别担任主攻官桥、滕县之敌任务,勘察地形,侦察敌情,做好攻击准备。
  孟家仓位于铁路以东的平川上,有几百户人家。敌人进占后,利用原有围寨和旧碉堡、壕沟,增修了野战工事、暗堡、鹿砦。二十四团冒雨发起攻击,战士们在泥水里勇猛地爆破、冲锋,经两昼夜激战,全歼守敌。官桥、滕县城守敌退路被完全切断。
  官桥是津浦线上的一个火车站,有几百户人家。镇子的南面挑的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西北角上却挂着日本的太阳旗,守敌形成蒋日伪合流。12月25日,二十三团发起攻击。正当战斗顺利发展之时,位于敌师部侧面的日军突然向突击部队开火,机枪、小炮的密集火力与国民党军火力形成交叉网,攻击部队遭到很大伤亡。二十三团敌工科长李振华用日语喊话,命日军速派代表前来领取通牒。日军代表过来后,李振华厉声喝道:“你们违背了投降宣言,知道应负什么责任吗?”日军代表被质问得抬不起头来,喃喃地说:“请宽大,请宽大,完全是出于国军的要求。”李振华命令道:“要想取得宽大不难,你部迅速离开镇子,撤到车站北面,向我军投降!”300多名日军撤走后,二十三团迅速将国民党军全歼,其中生俘敌师长康乐三以下2000多人。
  孟家仓、官桥战斗,是抗战胜利后山东人民军队与国民党正规军的首次交锋,初战即全歼十九集团军一个建制师,摸清了国民党正规军的底,缴获两门山炮及炮弹千余发,苏罗通机关枪1挺,轻重机枪30多挺,步马枪2000多支,子弹15万发,其他战利品一大宗。八师以缴获的两门山炮为基础,随即成立了山炮连,用牛车拉着山炮去打滕县。
  在此期间,新四军部队于11月26日发起攻势,经两天激战,攻克临城火车站、韩庄及临城、枣庄之间伪军据点多处,歼灭伪军2000多人。这次战斗后切断了滕县与临城,临城与徐州的联系。在临城的国民党十九集团军总司令陈大庆,于12月1日命令铁道游击队的冤家对头——日军临城铁道警备大队长小林,率部1500人向南出击,企图打通临城至徐州之间的联系。当日军进入新四军第七师伏击圈时,七师发起强大军事政治攻势,敌被迫投降。
  拿下官桥、孟家仓后,兖州到临城100多公里的铁路线中间,就剩下一个突出孤立的敌据点——滕县城了。守敌北进不得,南回不成,但仍广筑堡垒,企图依仗古老的城墙、坚固的工事和优良的武器固守,等待北上的主力军。滕县城城墙高大坚固,设有几十个隐蔽火力点,城墙下每隔10米即有一地堡;四关外围工事亦十分强固,碉堡林立,鹿砦密布。为加强防守,守军强迫东城墙外护城街数百户居民搬迁,房院全部拆除,筑起围墙。城内明碉暗堡数百个,地堡之间有地道通连。街道两侧房屋上下,到处设由沙袋组成的射击掩体。按原定作战计划,山东第八师担任主攻,新四军第二师第五旅阻击临城可能北援之敌,第四师第九旅攻歼临城东南陶庄、小窑的敌新编第三十六师。八师师长兼政委王麓水和副师长何以祥研究决定,由二十二团主攻,首先从东门突破,得手后向南、北两门发展;二十三团攻击西关、西门;二十四团攻击北关,并佯攻北门。战斗定于12日晚打响。
  12日下午,王麓水亲自去主攻团了解战备情况。当王师长带着二十二团团长王吉文抵近城墙观察敌情时,不料被敌炮兵发现,一颗炮弹在他们面前爆炸,王师长当场牺牲,王吉文也负了重伤。二十二团飞速向何副师长电话报告这一噩耗,何以祥命令二十二团参谋长毕庆堂代理团长指挥攻城,并立即向陈毅军长报告。陈军长责成何以祥指挥部队仍按原定计划攻城。
  当天晚上,八师发起攻城战斗。为了不影响指战员的情绪,何以祥命令严密封锁王师长牺牲的消息。战斗打响后,城东的两门山炮、两门九二步兵炮和多门迫击炮,向敌城门楼及周围工事怒吼起来,准确地摧毁了敌人前沿工事、城门楼,炸开城门,打开冲锋道路。突击排开始突击,敌人拼死阻击,冲在最前面的排长、副排长相继牺牲。战斗英雄高满城挺身而出,指挥全排攻上东城门,并连续打退敌人的多次反扑,掩护后续部队登城。战至19时,二十二团占领东城墙大部,第一营向南攻进,第三营向北攻进,第二营和临时调来的二十三团第二营协力沿大街向城中心攻击。23时,第三营十一连攻克北城门,随后与后续部队合力攻击西门,守敌缴械投降。接着,第一营攻占南门。固守于沿街两侧和院落的敌人,以四五挺重机枪交叉火力,封锁各通道。攻城部队以一部兵力正面佯攻,主力分进插向两侧,经激战,将残敌压缩于城西。在强大军事、政治攻势下,暂编第一师师长李华于14日凌晨2时率所部3000余人投降。枪声稀落下来,滕县古城宣告解放。
  此战,除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徐良率少数随员化装缒城逃跑外,守敌9000多人全部被歼,计击毙保安第二师师长赵毅轩以下1900多人,俘虏日军100多人,暂编第一师师长李华以下7636人;缴获山炮6门,掷弹筒75具,轻重机枪180挺,枪5700支,子弹50万发,还缴获流线型小汽车3辆、卡车5辆。攻城部队牺牲70多人, 300多人负伤。
  这时,新四军部队也传来捷报。第九旅首先攻克小窑,敌军除支队长冯英先等几人逃往西陶庄外,其余日军、顽军被全歼。之后,第九旅攻击西陶庄。敌新编三十六师师长何志斌在全军即将覆没之时,被迫率部3000人起义。但是何志斌反动立场并未改变,9天后叛变,率部向临城逃窜,被解放区地方武装截歼2000多人,余部逃入临城。
  滕县战役后,12月27日,津浦铁路徐州、兖州段沿线据点日军4000多人,因津浦线被切断,又慑于人民军队强大攻势,被迫缴械投降。28日,人民军队又乘胜扩大攻势,解放曲阜城。
  蒋介石为了在停战令下达前夺取有利阵地,密令部队“星夜前进,抢占战略要点”。在津浦路徐州方向,从1946年1月7日开始,敌人以10万兵力,以收编的伪军、杂牌军打头阵,在大批飞机配合下,采取宽大正面阵势,分3路纵队向津浦路以东峄县、枣庄方向猛攻,中路七十七、五十九军从贾汪向东北推进,侵占黄邱套山区;左路五十一军进攻韩庄、多义沟;右路第六路军进至台儿庄。为保卫山东解放区,彻底粉碎敌人北上计划,山东野战军在华中野战军第六纵队配合下,除以一部继续包围临城外,于1月9日夜向台儿庄、枣庄、临城线及津浦线中段之敌发起猛烈反击。第八师由滕县南下,经台儿庄抄到敌人右侧后,在运河以南发起反击作战,经3天激战,夺回黄邱套山区。激战至停战令生效的13日,攻克韩庄,包围兖州、临城、枣庄,歼敌2000多人,迫敌全线溃退,缩返徐州附近。在强大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郝鹏举率第六路军近两万人在台儿庄马兰屯宣布起义。
  津浦路战役,历时70多天,津浦前线野战军以伤亡6000余人的代价,获得歼灭敌人2.8万多人,争取近两万人起义的重大胜利,收复邹县、滕县、宁阳3座县城,控制津浦路200多公里,津浦线徐州至济南段除临城、兖州、大汶口、泰安外全部解放,粉碎了津浦路沿线的蒋日伪合流,挫败了国民党军于停战令生效前打通津浦路北上的计划,牢牢地把住了山东南大门,保卫了山东解放区。同时,也有力地配合了中共中央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