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山东地方史>> 口述历史
游击区成长起来的一位抗日战士 口述/毛 泰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1:09:08

ë̩.JPG

毛泰,用名王玉山,男,1923年4月生,山东掖县(今莱州)人。1938年,加入商会自卫团,从事保商铺、保民宅的抗日自卫活动。1945年3月参加革命,入西海地区公安局,任生产组办事员,积极带领生产组队员从事种粮、榨油、做粉条等工作,为我党抗日武装提供了大量主副食品。1946年8月,任昌南县公安局武装工作队队员。1948年,任西海地区公安局事务长、管理员、科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平度县公安局局长、党校校长、检察院检察长等职。1982年7月离休。现居山东平度。

2015年2月26日,我们三人一同拜访了毛泰先生。

这位原公安战线上的抗日老兵已经92岁,身体依然康健,耳聪目明,得知我们要来采访,老人头天晚上就列出了提纲,把自己的经历梳理了一番,按我们的要求,他如数家珍地将抗战岁月里的那段经历娓娓道来。

 

ë̩-2.JPG

毛泰接受采访

 

家乡燃起抗日烽火

毛泰一边看着他写的提纲一边回忆说,1938 年2 月1 日,日军由烟台西侵占掖城(今莱州城),建立了日伪县政权。3 月8 日,中共掖县县委组织全县各抗日武装500 余人,在城北玉皇顶起义,9 日攻克掖县城,推翻日伪政权,活捉伪县长刘子容, 创建了胶东游击第三支队并成立军政委员会,郑耀南任支队长兼军政委员会主席。同年8 月,掖县民众抗日救国总动员委员会成立,王鼎臣任主任。9 月下旬,县民动会在掖县城召开扩大干部会议,决定成立区民动会和自卫团指挥部。

也就从那时开始,我们村(掖县槽碾村)有了共产党地下活动。我父亲毛翔举是村中最早加入地下组织的,并担任西海地委南掖县县委下设的秘密地下交通员,负责传送情报。有一次,我父亲白天送情报遭遇日本鬼子,他急中生智,蹲到草垛边假装解手,顺势把情报藏到草垛下面。鬼子把我父亲抓起来搜身,“干啥的?”“看病的。” 日本鬼子没搜出什么,照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朝他后背就捅了一刺刀,直捅到骨头, 鲜血直流,最后还是把他放了,虽然未危及生命,但刀伤也治疗了很长时间。事后父亲给我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恨得牙根痒痒,发誓长大后一定杀鬼子报仇。

由于家庭困难,15 岁那年,父母托街坊毛永清二哥带我经龙口到大连做工。当时龙口被日本鬼子霸占着,不知什么原因,鬼子限制小孩过海不卖给船票。永清二哥拉我向前购票,结果被鬼子用水龙头和扫帚好一顿抽打,上不去。为不连累二哥,我只好让二哥买票先走了,自己则雇了辆马拉大板车回家。这一去一回又给贫困的家里多了开销,使家里的日子更不好过。没办法,我又跟外祖父到掖县朱桥镇德昌祥酱菜园干活。

经此两事,我恨透了日本鬼子,抗日的怒火在心里燃烧起来。

入商会自卫团 力保一方安全

我15 岁那年(1938 年)就到掖县朱桥镇德昌祥酱菜园做工。酱园这个活很累也很苦,从养驴、铡草、起驴圈,到推磨、压碾、卖米面,再到腌咸菜、做酱、做香油、做醋,都是自己做,做饭喂驴都要学。

为反抗日军的侵略和压迫,区民动会和自卫团指挥部成立之后不久,朱桥镇也成立了商会自卫团,我被选为自卫团员,着黑制服,配有单打一钢枪,接受抗日救国教育,任务是在大街的东西南北四个大门轮流站岗保卫商号安全。1939年1月,日伪军刘桂堂(外号刘黑七)部队从朱桥镇东南方向偷袭过来。当时,掖县三支队在朱桥镇的南门里路西有家车马店,住着骑兵,派出的侦察骑兵回来报告日伪军已到,他们便撤离了。我在南门站岗耳听眼见,也把枪送到商会,顺着南北大街回酱园,路过十字路口向西走时,突然从东面有人打枪,子弹顺着我的耳边擦过去,我怕被打到,不能再往西走了。此时路边一家当铺正在关门,我就跑进去了,和掌柜的说明情况,他们给我换了衣服,交代说,我就是这里的伙计。时间不长外边就有人叫门,进来的汉奸兵脸上发亮瞪着大眼,卡着枪,挨个盘问完才走了。安定下来以后,我回到酱园,伙计们见了面才感到放心无事。后来三支队的主力赶到朱桥镇,在商会自卫团的配合下打退了刘桂堂部的进攻,确保了朱桥镇商铺安全。1943年,因我外祖父年老体衰,就把他领头办的酱园兑出去了,我只好回家务农,冬天兼做卖豆腐的营生以维持生活。

发动群众“空舍清野”

1944年冬天,我在家做豆腐卖,挣豆腐渣吃维持生活。因天气寒冷和过度劳累,我得了一场伤寒病。全家省吃俭用给我治好病,养好身体。1945年3月,我和本家毛凤阁大叔聊天,萌生了参加革命的想法。回家和父母、妻子商议,说明了三个理由:一是受父亲影响,二是在酱菜园当职工时受到抗日救国的教育,三是饱尝亡国奴的滋味。经再三说服,父母、妻子同意了。于是,我跟着毛凤阁大叔进入到西海地区公安局工作。当时,西海公安局正在掖县的郭家店开展大生产运动,开荒种地、办油坊、办粉坊等,因我曾在酱菜园干过,就把我分到生产组的粉坊,做酱菜供给机关和部队,后又让我到自行车修理处兼管账目。同时,又要发动群众抗日救国。

那时,莱西县南墅镇盘着一队日本鬼子,经常到掖县郭家店扫荡、抢粮。于是,我党就发动群众搞空舍清野,即让群众将家里和地里的粮食以及一切能吃的东西都藏起来,不让鬼子得到一粒粮。群众白天坚持生产,晚上怕被敌人抓去,就到野外挖洞睡觉,睡觉的外围区域埋上地雷。有一次天刚蒙蒙亮,生产组的大老李起来后将被子往背上一披准备回粉坊干活,谁知民兵埋下的地雷还未起出来,大老李一不小心踩响了地雷,轰的一声把他披的被子炸去了一大块,幸好有被子挡着没炸着身体。

1945 年5 月,狡猾的南墅日本鬼子头天夜里就潜伏到郭家店农户家里,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时,突然打了几发信号弹,鬼子按预先布置好的地点,封锁了郭家店大集,见到我方带枪人员就打,西海公安局看守所所长宋成当场牺牲。听见枪响,我连忙把修车处的门关好,和西海公安局事务长任波、油坊负责人王善喜向街上跑,任波安全脱险。我跑到一间空屋子抓起一个篮子装赶集人,也脱离了危险。王善喜被鬼子捅了一刺刀后被抓住,当鬼子押着王善喜走到一个苇子湾时,王善喜一头扎进湾里得以逃生。这时,我们的军队也得到消息并从西北方向向郭家店运动,鬼子见势不妙开始撤退,我军边追边打,迫使鬼子退守南墅镇而不敢轻出。

抗战胜利后参加解放战争

1946 年10 月,国民党第八军在军长李弥率领下由昌邑沿烟路东犯,妄图占领龙口、烟台、威海。当时,我已到昌南县公安局武工队工作,并到边沿地区发动群众。1947 年3 月,我们武工队一行15 人随解放昌南县的胶东解放军部队一起进驻山铁路车站,占领警察所,缴获轻机枪一挺、冲锋枪二支、匣子枪十二支、掷弹筒一门, 装备起我们这支15 人的队伍,我任机枪组组长。

昌南县解放后,我又参加了昌南公安局组织的剿匪行动和解放北孟和池子村战斗,和盘当地的还乡团”展开激战。1947 年10 月,胶河战役打响,主战场在平度与昌南县交界处的三合山、范家集、红石山一带,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1.2 万人, 扭转了山东战局。三合山战役中,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巡路、护送伤病员,防止“还乡团” 破坏,保证民工担架队安全通过。

1950 年,我任莱阳地区公安处治安科科员。1954 年以后一直在平度工作,其中, 在公安局工作18 年,在中共平度县委党校工作6 年,在平度县人民检察院工作4 年。1982 年离休。离休后的毛老心态平和,每天坚持读书看报、种花养鸡、打太极拳,看上去精神矍铄,身体硬朗。问起他的健康长寿秘诀,毛老笑着说,好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归纳了几句话,算是与大家共勉吧:

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

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早晚操劳勤锻炼,忙也乐观闲也乐观。

少荤多素日三餐,粗也香甜细也香甜。

新旧衣服不挑剔,好也御寒也御寒。

常与知己聊聊天,古也谈谈今也谈谈。

心宽体健养天年,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采访 撰稿:孙春丽 常兆合 陶瑞法)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