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山东地方史>> 齐鲁文化
1938,一个村庄的抵抗和创伤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卞文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4-02 10:47:07

    今年春天,临清市金郝庄镇金东村和金西村村民,正在筹划新建一座村办纪念馆,地址选在夏庄支沟西侧。1938年,一场大屠杀为鲁西这个村庄村史留下了最黑暗的一笔。
    70多年前的金郝庄曾富甲一方,村外建有两三丈高的围墙,围墙外修有深深寨壕。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一个村庄的防御不堪一击,民众自发的反抗背后,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金增山和金兰青是两村的现任村支书,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撰写碑文,刻制石碑,告慰灾难中逝去的108个生命,让后人铭记那段惨痛的历史。
    时局内忧外患  乱世狼烟四起
    金郝庄镇,地处临清、高唐、夏津三县交界处。该镇的金郝庄村现在分成了金东村和金西村,两个村庄没有清晰的分界线,村里的老人们经常给后人讲同一件事:1938年农历九月二十九,鬼子用大炮打开金郝庄西门。
    今年88岁的金朝祥老人,惨案发生时还是一个不满13岁的孩子。现在,老人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不停地念叨:“真惨,真惨……”
    抗战初期,临清隶属山东省第四专署,专署机关驻临清。1937年9月下旬,山东四专署专员赵仁泉和国民党临清县长并一部分乡绅南逃。临清商民推举商会会长胡尽忱为地方治安维持会会长,不久,刘彝臣接任。值此群龙无首之际,土豪劣绅横行,兵痞匪首当道,司令如毛,社会秩序极度混乱。
    1937年10月28日,日军骑兵一部从邱县出发,过卫河浮桥,进攻临清,临清县城失陷。1938年11月20日,日军300余人从临清去高唐,途经临清县金郝庄村时,金郝庄村民团拒绝日军通行。
    民团拒开寨门  日军炮轰西门
    “那天,临清的鬼子从金郝庄路过,要去高唐。驻在村里的杂牌军不让过,双方闹翻了。”金朝祥说,当时的金郝庄外围有两三丈高的围墙,东西南北各有一个寨门。在战乱年代,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据村里人讲,金郝庄的“围子”在十里八乡有名,叫做“仁和寨”。在围墙上可以走马车,围墙外是很深的寨壕。现在位于金西村委员会西的小学,建教学楼的地方就是原先的老寨壕。
    金朝祥所说的杂牌军,受雇于村上的族人,是保护村里的治安民团。当时的金郝庄,在临清是富甲一方的地方,村里有上万亩土地,主要种棉花。花行(相当于现在的棉厂)和漆店做的都是大买卖。漆店大厅的柱子,粗得一个人都抱不过来。金姓人是地主,村里的异姓人都是金家的佃户。乱世中为求平安,地主乡绅修得起高高的围墙、雇得起团勇,在当时并不奇怪。
    1938年农历九月二十九,日本兵在村外叫门。寨门没开,杂牌军在“围子”上开了枪,打死了对方一个人,这个人是日军顾问。“鬼子恼了,这队日本兵来了300多人,还有三辆汽车。”金朝祥说,汽车往南开了,鬼子在西门外架起机关枪,支起了大炮。第一炮打偏了,第二炮,金郝庄西门门板被炸飞。
    日军开始报复,在村西不远的小树林边用大炮向西大门进行轰炸,同时用机枪向杂牌军扫射。经过激战,杂牌军寡不敌众而撤退。
    黑烟五里可见  屠杀平民108人
    金郝庄村民没有预料到的是,日军攻入村内,自西向东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疯狂屠杀。
    金朝祥的家在村西,见鬼子进了村,金朝祥从东门跑了出去,到肖寨村舅舅家去避难。日本兵进了村就放火,不管男女老幼,见人就杀。那天的滚滚黑烟,一直蔓延到了五里地外的肖寨村。
    “那天父亲午后去地里了,奶奶被家人抬到了马庄。”金朝祥说,当时,村民从寨门里往外涌,四处逃生。
    跑到肖寨村的姥姥家,金朝祥还能听到村子里响起的枪声。金朝祥的舅舅当时预感到,这回金郝庄出了大事儿。金朝祥和舅舅又悄悄回到了金郝庄村外,趴在路壕里探听消息。“鬼子下午两三点钟进村,到天黑才走。”金朝祥说,那一天,全村死了108人。
    据老人们讲,在西门里,那时有一家开花行的,与日本人通商,常到济南去卖棉花。听说日本人来了,出门去迎,结果被鬼子用铁丝捆住,然后被活活烧死。
    “花行一下被烧死了8口人,还有几岁的孩子被活活摔死,扔在了湾里(水坑里)。”金朝祥说,村西是被烧杀最厉害的地方,有的一家就死了三四口人。
    金朝祥印象最深的是,鬼子屠杀过后的村庄,鸦雀无声。“现场很惨,人都傻了”。那段时间,一到天黑,村里的人就都走了,都不敢在家。
    今年80岁的金家温,是金东村人。当年惨案发生时,金家温只有四五岁,别的事儿他不记得,只知道母亲抱着他一直跑,一直跑。
    遗迹见证多消失  “鬼子鸡”仍流传
    “金郝庄,新改良,拆了大寺修学堂。老佛爷,没有法,日本鬼子打郝庄儿。马连长,战西门,当街满地净死人。快上肖寨请人来,也管抬来也管埋。哭爹哭娘又哭孩,架子队里发了财。”九月二十九的惨案发生后,金郝庄村民编了这段民谚。
    金朝祥解释,顺口溜里的“大寺”指的是金郝庄清凉寺,“马连长”就是当时杂牌军的首领,“上肖寨去请人”是因为不远的肖寨村有个专埋死人的“架子队”。短短一句民谚,村民口耳相传至今。当年时局更迭,时势变迁,战争中村庄的惨状历历在目。
    对于金郝庄的惨案,金东村支书金增山和金西村支书金兰青都听老人们讲过。当年,日本兵进村后,在村西头杀得最厉害,街上跑的骡子和狗都没逃过。
    “奶奶住在村东头,出门正好碰到鬼子。”金兰青说,日本兵正忙着烧房,他奶奶侥幸躲过一劫。
    金增山曾听村里的老人讲,日本兵打金郝庄那天,村东头一户人家家中有丧事。日本兵来了,别人都往外跑,孝子还要坚守孝道。“孝子端着酒和烧鸡去见日本人,结果被一枪打死。”金增山说,在村西头,一个扛活的年轻人趁日本兵不注意将对方打倒,跑了出去。还有一名被扔进火堆的村民,被日本兵打了一枪后,从火堆中爬了出来,后来藏到一口棺材里,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侥幸躲过一劫的,还有金氏熏鸡第二代传人金英华。惨案发生时,他正在家中煮烧鸡,日本人闻到香味,破门而入,把刚煮好和用杉木熏好的烧鸡一抢而光,金英华因有此祖传技艺而使全家免遭日寇残害。后来这种烧鸡被称之为“鬼子鸡”,金郝庄村民借杀鸡吃鸡泄恨,金家后人至今坚持不改这一小吃名称。
    那次惨案中,金郝庄100多间房屋被烧毁。400多人的村子不到半天的时间死了108人。108名死难者中,多数是被烧死和刺刀刺死的。金增山告诉记者,听村里的老人讲,在这场灾难中死去的,全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为了了解那段历史,2006年12月26日,临清市抗战调研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员和临清市司法局公证处的公证员就金郝庄惨案的情况,到金郝庄乡金西村进行了司法公证和音像录制工作,对金郝庄惨案进行了司法公正和证据保全。
    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现在在世的已寥寥无几。“村里的‘围子’现在没有了,见证过那段历史的老房子现在一处也没剩下。”金增山说,为了让金郝庄的后人别忘了这段历史,他和金兰青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村里要建一个纪念馆,碑文中刻上惨案的过程和那些逝者的名字。完成这件事有困难,但金增山认为,如果不做这件事,那他这个村支书是不称职的。
    “老房子没了,城墙没了,甚至那些坟都被平了。”金家温老人说。但九月二十九这天,金郝庄的历史上发生过什么,后辈人不会忘记。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