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山东地方史>> 齐鲁文化
丁汝夔:“庚戌之变”,忠臣遭斩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7-15 11:09:37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一场“庚戌之变”,让一向自命不凡的天子世宗朱厚熜丢尽了颜面。世宗要泄愤,首辅严嵩要塞责,兵部尚书丁汝夔就成了那只无辜的替罪羊。丁汝夔被斩杀,身居京城的一家老小遭了殃,远在鲁北的故里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变迁。
不畏权贵  横眉奸佞
    丁汝夔,字大章,号沦源,今沾化县古城镇管家庄人。他的宗侄孙、管家庄村委会主任丁松林告诉记者,管家庄绝大多数都是丁氏族人,“丁汝夔没出事之前,这个村叫丁家庄,庚戌之变后,丁家庄更名管家庄。”
    关于丁汝夔的幼年,丁松林说家族中流传的故事并不多,只知道他生而端颖、聪慧,垂髫无书不读,记忆超群,文才出众,揖志於濂洛关闵之学。正德十三年(1519年)参加乡试,中科举人第五名。连捷正德十四年进士,殿试二甲,入选翰林院庶吉士。庶吉士号称“储相”,能成为庶吉士的,都有机会平步青云。然而,丁汝夔的为官之路却并不平坦。
    世宗继位后,丁汝夔任礼部主事,曾因争大礼被皇上金殿廷杖,开除回家。不久后,世宗念其文才出众,人品高尚才复其官。历任山西左布政使,甘肃、保定、应天巡抚,湖广参政,河南巡抚,吏部左、右侍郎,兵部尚书兼督团营。
    当时,蒙古地方势力中的鞑靼部首领俺答骁勇善战,经常进犯边关,成为明北部地区的主要对手。南方沿海各省,倭寇猖獗,百姓横遭涂炭。而世宗皇帝,昏庸至极。他戒居西内,迷恋后宫,又广招天下名道炼丹,欲求长生不老,但却不理朝政,数月不上早朝。
    丁汝夔宗侄孙、丁氏文化研究者丁桓起说,世宗只宠信严嵩一人,大权全由严嵩父子窃取。而严嵩父子专横跋扈,网结党羽,贪婪无度,无功于国,专事殃民,北通胡虏,南结倭寇,搅得大明江山国无宁日。刚正不阿的丁汝夔,为官期间曾数次“得罪”严嵩,被严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丁汝夔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协管院事期间,严嵩之子严世藩一伙“凌官吏,鞭役卒,敲诈勒索”。丁汝夔发现后即裁之,削职不用。严嵩听说后,大为不满。
    丁汝夔任兵部尚书期间,部属劝他依附严嵩,让他给严送礼。丁汝夔问:“需要送多少才够他的口味?”部属答:“例白金四十斤。”丁汝夔说道:“那得需要多少年的俸禄啊。”部属答:“取公款足矣。”丁汝夔说:“我当兵部尚书靠的是皇恩,怎么能拿国家的金银给他送礼呢?”因此,坚决不送。为此,严嵩怀恨在心。
    “不识时务”的丁汝夔发现,在严嵩党羽把持下,军队腐败,编制弄虚做假“以一充十”,老弱病残没有战斗力,冒领军饷现象十分严重。在一一核实后,丁汝夔严惩贪官,此举得罪了严嵩的党羽势力,令“嵩众怒矣”。与此同时,丁汝夔向皇上连奏数本,提出改革国防体制、消除军中弊端、还兵部以治军之权及富国强兵的建议。条条诤言,字字珠矶,切中时弊要害,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丁汝夔的《边务十事》。奏折虽得皇上恩准,严嵩却如鲠在喉,实施不了。丁汝夔的一系列触动严嵩利益的举动,令严嵩动了除他之心。“因皇上非常器重丁汝夔,直接弹劾,又无借口,只能巧用计谋、借外部势力激怒皇上,借皇上之手将其杀害。”丁桓起说。
身陷奸计  含冤替罪
    由于世宗拒绝了鞑靼部首领俺答贡市的要求,双方军事冲突进一步扩大,这也给了严嵩将“眼中钉”丁汝夔拔掉的机会。
    据丁桓起介绍,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七月,俺答率兵犯大同。大同总兵仇鸾是严嵩的亲信,他派人厚贿俺答,请求他不要攻打大同,移攻他处。八月,得了好处的俺答率兵沿长城东进,至潮河川南下,抵达古北口。得到消息的丁汝夔,迅速调兵遣将,奋力抵抗。那些严嵩的亲信将帅们则不肯出力,不是给丁汝夔送些虚假情报,就是贪生怕死不敢向前,难以与俺答对垒。严嵩怕丁汝夔功成,谋陷无隙,遂以权压丁汝夔勿战。俺答则顺利突破古北口防线。俺答另遣轻骑绕黄榆沟,破长城墙而入,直逼京畿。
    丁汝夔迅速调动京畿守备部队。这一调露了馅,号称三十五万的人马只有四五万人,还有一半是老弱病残,另一半年轻的士兵都被内外提督大臣们弄回家当了家丁,真可谓“朝无可恃之将帅,营无可用之兵戎”。无奈之下,丁汝夔只好动员在京的应试武举和百姓参战。百姓摩拳擦掌,积极响应。去武器库领武器,管库的宦官库头又按例索贿。强行打开武器库,竟没有一件可用之武器!不仅如此,严嵩还切断丁汝夔宣调来京的部队给养,士兵们四五天吃不上饭。
    严嵩吓唬前来请示如何战守的丁汝夔:“塞上打仗,败了可以掩饰,京郊打仗,败了怎么掩饰?”丁汝夔说:“我不敢贪功,只是事情紧急,国家给我厚恩,应以身报国,不敢擅自退,所以必须请求出战抗敌。”严嵩见劝说无用,又威胁道:“皇帝正在西苑休息,你坚持出战惊动了皇帝,这不是自取其罪吗?敌寇抢够了自然就会退去,我会在皇上面前说明情况,保证不追究你的责任。”
    丁桓起说,俺答这次是按“计”而行,主要矛头针对皇上及王公大臣们的利益,专门焚烧抢掠皇陵和王公大臣们在京郊的房产庄园。王公大臣们纷纷向世宗告状,世宗非常气愤。此时,严嵩又买通皇帝近侍,教唆其在皇帝面前散布谣言:“尚书纵敌”,欲将丁汝夔置于死地。
    果然,世宗听信谗言,以不设守备之罪,将兵部尚书丁汝夔、都御使杨守谦二人打入天牢,后斩于市。阴险狡诈的严嵩怕丁汝夔揭发自己,以致事情败露,安抚他说:“有老夫在,决不让丁公屈死!”直到临刑前,丁汝夔才明白这是严嵩设下的圈套,他怒火难平,大骂:“嵩贼误我!”含冤赴死。
感恩管家  更改庄名
    当初丁汝夔入狱后,消息很快传到了沾化。来报信的是跟随丁汝夔的老管家。
    丁松林告诉记者,当禁军冲入府中逮捕丁汝夔时,李姓老管家见大事不好,立即想到快回沾化老家报信。他趁混乱溜出京城,买了一匹快马,不顾年高体弱昼夜兼程800里。当时,丁汝夔的父亲丁忠等老兄弟5人及其家小,均在原籍。老管家把丁汝夔等在京的遭遇说出,嘱咐全家人赶快分散逃匿。话刚说完,就咽下最后一口气闭了眼睛。
    “丁汝夔的父亲兄弟五人分别叫文、忠、信、仁、义,他是忠的儿子。老兄弟五个把老管家草草葬在村子尽西头,就带着家人四处逃难去了。”丁松林说。
    丁汝夔被斩杀后,其夫人被流放到三千里外的福建,中途气结而亡。其子,庚戌之变前在京任礼部主事的丁懋正也被判流放辽东铁岭。流放途中,家人走散,只有管家孙明相随。到了流放地,受严嵩暗中指使,丁懋正很快被折磨致死。当时,丁懋正夫人张氏生下一名男婴才25天,遭此打击一病不起,弥留之际将婴儿托付给管家孙明,说给这遗孤取了个名字叫继志,如能帮他逃得性命,使丁家后继有人,死也瞑目了。孙明发誓,只要自己命在,就有孩子在。他装扮成货郎,专走偏僻路径赶往山东沾化。辽东铁岭距沾化数千里之遥,孙明历时三个多月,赶到时才知丁家已经人去室空。孙明怀抱继志四处寻找,终于有一天,孙明在一个小渔村遇到丁懋正的叔婶,这才将遗孤交给他们。丁继志以拔贡、举人入仕,任过怀柔司训。
    十几年后,权臣严嵩终被扳倒,朝廷为丁汝夔彻底平反。丁家族人陆续联络着回到故土,只有文祖一支迟迟未能联系到。回到沾化的四兄弟,将李老管家重新葬于丁氏祖茔内,对孙明管家厚养终生,又把沾化老城东门里丁家庄改名管家庄,使后人永记李、孙两位管家的恩德。此后,每年清明祭祖,必先从管家坟祭起,数百年未变更。
    丁桓起就是文祖的后人,他说,当年丁汝夔的伯父文已九旬余,其子汝兴也逾七旬以上,下有三子带领全家几代人来到沧州南七十二华里的王寺附近住了下来,取名丁家院。据说,那里地理环境甚好,土地肥沃,且风水极佳,仕途无限。因文祖父子早已伤心仕途,住了几年后改变主意,又向北走了十八里,找到了一块只保人丁兴旺的风水宝地住了下来。这里也就是如今的南皮县大浪淀乡丁庄子村。“1567年隆庆帝继位,丁汝夔得以昭雪之事,长子文祖一支并不知晓,直到清光绪年间,文祖一支才回到沾化原籍,续上了家谱。”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