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山东地方史>> 齐鲁文化
药山:春前锄芍药,雨后种芙蓉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11-14 09:02:31
    北望黄河,南倚马鞍,山下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山上青松翠柏、草木成荫,这便是“齐烟九点”之一的药山。
    药山共有大小9个山峦,分布如同一朵九瓣莲花,故又名“九顶莲花山”。清代诗人任宏远在《赠药山高羽士》一诗中写道:“远避云深处,结第在九峰。春前锄芍药,雨后种芙蓉。元悟心常静,丹炉火自熔。不绿卖药出,人世那能逢。”如今的药山,虽然已没有了当时春锄芍药、雨后芙蓉的诗情画意,仍以其草木成荫、奇石嶙峋的自然风貌和引人入胜的民间传说,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成为城里人回归自然、修心养性的绝佳选择。
“九点齐烟唯此独尊”
    药山北坡,有一座“药圣坊”,牌坊上写着一副对联:天宝物华人杰地灵,九点齐烟唯此独尊。
    济南云山四抱,海拔仅125米的药山算不上雄伟壮美,如此不起眼的一座小山,为何能在“齐烟九点”之中拥有“唯此独尊”的地位呢?
    民间传说,药山是因神医扁鹊到此采药而得名。“扁鹊”这个名字,本属于上古轩辕时期传说中的一名神医。春秋战国时期魏国三川郡(今河南汤阴县)有位医生叫秦越人,因其医术精湛,人们就以神医扁鹊的名字称呼他。按照古人的说法,扁鹊治病救人,走到哪里,就将安康和快乐带到哪里,好比是带来喜讯的喜鹊。
    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扁鹊云游四方,行至药山,见此山九点连绵、险峻逶迤,心生欢喜。于是攀援而上,在山中寻找药材。一番探寻,扁鹊发现此处居然是野生药材处女地,随处可见未被采用各种药材。于是,扁鹊决定在此居住一段时间,一来可以慢慢采药,二来可以为当地百姓看病。
    扁鹊在药山居住行医两年多,他就地取材,将山上俯拾即是的草本植物“山花豆”和“天麻”加以利用,让百姓晒干“天花豆”的花泡水喝,取下“天麻”块状的根茎做菜吃,均收到了意想不到的“食疗”效果。他还与当地百姓一起,在山上广种草药及松柏、桑树,使药山产药不断且古木繁茂。百姓为纪念扁鹊,将此山命名为“药山”。
    在药山脚下生活了70年的卢恩柱老人讲述了另一个传说:尧帝时,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酷暑干旱导致民不聊生、尸横遍野。尧帝命勇士后羿射掉太阳,后羿张弓连发九箭,九个太阳砸在地上变成九个深不见底的天坑。后来,观世音菩萨吩咐二郎神将她在普陀山种植草药的九顶莲花山背来,以莲花山的九峰填满天坑。从那时起,人们所看到的只是九顶莲花山的顶端。因此山是观音菩萨种植药材之处,百姓都称其为“药山”,这也是药山之上盛产灵药的原因。
    古人云死生为大,药山盛产草药材,能救死扶伤,善莫大焉,这可能就是有人用“九点齐烟唯此独尊”来形容药山的原因吧。
一山聚得八方客
    药山“三月三”庙会曾盛极一时,有“一山聚得八方客,不上佛山上药山”的说法。
    庙会起源于远古时代的宗庙活动,每逢祭祀之日,为渲染气氛,人们会演出精彩的社戏,也称庙会戏。到了明清时期,庙会开始向市集贸易的性质转变,大多赶庙会的人以游玩和购物为主要目的。
    《药山春秋》的编者之一汪洋介绍说,药山庙会明清时便有,短则三天,长则五天。由于名声在外,药山吸引了方圆几十里的民众来赶会,甚至还有人从河南专程赶来。不同于以买卖货物为主的其他庙会,药山庙会既重视商业活动,也不忘拜谒神明。庙会期间,山上处处有善男信女,几间庙宇香火缭绕,人们烧香拜佛,祈求一年风调雨顺、平安吉祥。
    上世纪三十年代,日军入侵,药山庙会被取缔,从此就没有恢复。年逾花甲的王兴振因为没能赶药山庙会而遗憾不已,每每听到老人讲起庙会的盛况他就心生向往。
    药山盛产草药,药山庙会也以买卖药材为主,还有许多平时稀罕的农产品,俨然是一个“农博会”。庙会也是儿童们的节日,因为可以吃到各地的特色小吃,如红心脆萝卜等。听着小商小贩的叫卖声,闻着氤氲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在庙会上,人们拜谒神明、互通有无、听曲看戏,兴旺热闹的景象甚至使人忘记了昼夜之分。
    如今的药山已不见当年香烟鼎盛、游人络绎不绝的场面,只有光秃秃的巨石古树和庙宇的断壁颓垣,仅有一座药山寺还有香火。据《天桥县志》记载,药山寺位于药山顶部,建于乾隆年间,内祀药王和天、地、人三皇的塑像,因此当地人又称其为“三皇观”。
    旧药山寺早已毁去,新寺建于药山东侧,隐于一片苍松翠柏之中,静谧而祥和。寺中供奉着药师佛、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寺北侧又单独供奉一尊药师佛石像,坐北朝南,遥望着南侧的扁鹊像。寺中的演聪法师介绍,药山寺坐落于药山之上,故除了佛教传统的“三世佛”之外还供奉药师佛以及扁鹊。演聪法师说,药山寺近几年香火旺盛,每逢初一、十五都有很多香客来许愿、放生,其中大部分都是来拜药师佛以求身体健康,一些未出家的居士也经常来寺内和念佛诵经。
不见昔日“中药铺”
    清代诗人董芸曾以“药山”为题赋诗一首,诗云:“垠崖劚破碧嶙峋,积雪全消洞口春。木瘿犀通皆是病,如何顽石葆天真。”寥寥几句便将当时药山奇峰耸立、木叶森森的景色勾勒出来。岁月流逝,药山饱经沧桑,植被和山体屡遭破坏,但依旧保留了不少的奇石草木。
    81岁高龄的李金友负责药山的卫生清理工作,在药山上已经工作40多年了,每天至少上山两趟,俨然是药山的“山主”。“我们药山常年有警务岗,昼夜值班,你要来玩随时可以,白天黑天都行,我保证你的安全。”每当游人到来,李金友就会发出热情的邀请。
    日夜与药山为伴,山上的一草一木李金友都如数家珍。李金友说,过去药山盛产各种名贵中药,俨然是一个中药铺子,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阳起石”,堪称药山镇山之宝。
    阳起石可碾碎煎汤,也可散于药丸之中,有温肾壮阳之效。《本草纲目》云:“阳起石,已能命名……黄白而赤重厚者佳,云母之根也。”药山所产阳起石正是《本草纲目》中所说的白中泛黄的佳品。《齐乘》载:“药山,山出阳起石,极佳,故名。”
    药山出产的阳起石曾给附近的百姓带来不小的灾难。明朝时,皇室贵族骄奢淫逸,向民间大量征收阳起石以满足淫欲,药山附近的百姓被官府逼迫上山采石,达不到征收标准便会遭受毒打,苦不堪言。如今,药山之中阳起石已经绝迹,据说,这种石头有的像蜘蛛,有的像蛤蟆,形状很是奇特。
    除了阳起石,药山上还生有千头菊、柴胡、生地等多种药材。丰富的药材种类吸引了众多的采药人,采药人采药时往往会连根拔起,这种竭泽而渔的采药方式极大地破坏了药山的草药资源。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饥饿的百姓纷纷上药山找吃的,“能吃的都吃了,差不多把整座山都吃光了。”如今,药山上的名贵中药材已经踪影全无,只有枸杞、艾草等还零星地散布于山间,令人惋惜。
    今天的药山虽然已经没有价值不菲的奇珍异草,但肥沃的土壤依旧滋润着青松翠柏,长成一片片的树海,为城市增添了一抹浪漫的诗意和盎然的生机。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