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志鉴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齐鲁方志>> 志鉴论坛
《福山区志》主编柳宗铎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徐嘉涛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11-12 14:45:51

    1990年6月,《福山区志》问世了。发行全国和世界32个国家和地区,并在1994年全省志书评比中获一等奖。当人们陶醉在喜悦之中的时候,自然会想到为志书倾注一腔热血的主编柳宗铎。
                                                  身先士卒
    在福山区直机关,了解柳宗铎的人都知道他工作上玩命,是有名的“拼命三郎”。他是1985年12月到史志办任主任兼主编的,一到任,即赶上志书进入紧张的编纂阶段,柳宗铎身先士卒,整天拼在办公室,头脑里压根没有星期天的概念。三伏天他带头加班,隆冬数九,他带上干粮在炉子上一烤就是一顿饭。本来就有严重心脏病的柳宗铎,由于白天拼命,晚上加班,终于把自己累倒了。1987年7月,脸色憔悴,眼皮肿得象小灯笼的他,硬是被同志们“逼”上了医院,经检查,他心脏病严重复发,若不是来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而此时,他心里想的却是:初稿尚未杀青,工作刚刚开始,现在哪是住院的时候啊?他身在医院,心在书上,病情刚稳定,就让前去探望的同志捎去些稿子,背着医生在医院里改稿子。一个月过去了,病情稍有好转的他就出了院,却连家门都没进,直接回到了办公室。大家劝他先休息几天,他却说“我这点小病算得了什么,眼下编志工作正是关键时候,我哪能坐得住呢?”
    是的,柳宗铎干起工作来,就象怀里揣着一团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1998年7月,柳宗铎和一个年轻同志到古现、八角两处乡镇采访,他全然不顾年过半百,身体虚弱,白天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采访,夜晚支起蚊帐挑灯夜战整理文稿。经过半个月的奋战,采访百余人次,搜集整理有使用价值的资料达10万字。
                                                  秉笔直书
    秉笔直书是修志工作者最可贵的精神。任《福山区志》主编的柳宗铎,上任伊始,就面对着如何对待历史人物和现实事件,如何把握分寸,正确予以记述,再现功过是非的问题。对此,柳宗铎给自己定的宗旨是:秉笔直书。
    古现镇清末国子监祭酒王懿荣是封建官僚,在立传时有争议,对他是否是甲骨文的发现者也有异议,对于这个历史人物,柳宗铎没有人云亦云,而是亲自到北京、天津等地采访,查找历史史料,最终,确认王懿荣于1899年以偶然的机会发现了甲骨文,《福山区志》对此作了肯定的记述。现代人物王历波,1960年代初任省委秘书长,“文革”期间随王效禹进了省委常委,做了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有负于人民。针对这一问题,有人认为不应该立传。对此,柳宗铎本着“一分为二”的观点,先让其子详写了“小传”,然后通过采访落实,核对有关资料,立传时既写了王历波19岁时加入共产党,参加革命的过程,较为详细地记述了他在不同时期的革命表现,也记载了他“文革”期间的全面情况,从而做出了较为准确的评价。日本华侨郭永殷,只是一个普通的侨民。但他从1954年开始,即自赠和发动福山籍华侨捐赠人民币6万元,帮助城里村购置灌溉工具,建磨坊、架高压线,资助县政府修建华侨办公用房,给家乡购买3部轿车。同时,在中日尚未建交之际,在侨民中宣传党的政策,使侨民消除疑虑,大胆与大陆通信、通汇、回国探亲、观光。在他的带领下,到1985年底,福山侨胞共为家乡捐赠人民币203.7万元。柳宗铎坚持主张为其立传,在海外侨民中产生极好影响。
                                                   一丝不苟
    柳宗铎作学问一丝不苟。用他自己的话说:“编史修志是项浩瀚的文化工程,是千秋万代的事,可不能让后人指着脊梁骨骂娘,所记载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力求一丝不差。”
    于宗潼是福山湘河人,1889年考取进士,在任四川省夔州知府和成都知府时,辖区内发生过轰动江南的“洋教事件”、“保路运动”,后又任《福山县志稿》主编,堪称福山名人,理当立传。但是由于他在四川为官时没有留下资料。柳宗铎为得到第一手资料,于1986年7月下江南,进“火炉”,在35度的高温下行程数千里,奔波32天,收集资料10余万字,终于弄清了“洋教事件”、“保路运动”的真实经过。从而使于宗潼粉碎洋人“血洗三角坝”阴谋和“愿与众俱碎”以身挡住炮口拯救民众的大无畏精神,光照千秋,永垂千古。
    对福山古城育犁治所的考释更充分地体现了柳宗铎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宋代以前其治所无文字记载,其后说法不一,计有四处:福山城西北10里处,芝罘区宫家岛村后,乳山县育黎集,文登境内。对此,柳宗铎颇费心思,查阅了《明一统志》、《齐乘》、《牟平县志》、《寰宇记》、《中国历史地图集》等文献资料,又根据福山文物馆1980年文物普查资料,多次骑上自行车到10里外的奇章村北小山上实地勘察,确认福山区臧家乡奇章村后的“营子头”便是古育犁治所。柳宗铎根据自己实地考察结果,写出了《古育犁治所考释》论文,在《山东史志丛刊》发表,得到了专家的认可,解决了几百年来的疑难问题,奠定了《福山区志》沿革部分的基础。
    1990年6月,《福山区志》出版,按说,他可以松口气了。可是他又给自己压上新的重担,主编并出版《福山游子》一、二、三集,期间还多次在《中国地方志》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伴随着事业上的成功,党和人民也给了他很多褒奖。他曾多次被省、市志办评为先进工作者,年年被福山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并被记大功1次。
    他的名字载入全国4家名人大词典。现在,走进柳宗铎的书房,可以看到墙上挂着一副“读万卷学识通渊,纪百家文史昌明”的对联,它透露出,年逾花甲的柳宗铎仍将在对史志研究执着追求的境界中,壮心不已,笔耕不辍。
                                                                           (作者单位:福山区史志办公室)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