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志鉴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齐鲁方志>> 志鉴论坛
《环翠区志》的三个突出特点
作者:高玉山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1-04-13 14:39:31

    《环翠区志(1983~2002)》(以下简称《环志》)是一部优秀志书,它全面、系统、深入、准确地反映了环翠区情。正如区委书记王学文在“序”中所说:“作为《威海市志(1398~1982)》续志的《环翠区志》,立足当今,求实存真,客观记载了20年来环翠历史发展之轨迹,展现重大事件之状貌,昭明人杰地灵之内涵,解释事物变迁之规律,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时代特征,是一幅反映环翠区20年光辉成就的历史画卷,也是一部全区政治、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史。”
  《环志》的指导思想明确,写作态度实事求是,观点正确,体例完备,资料系统翔实,结构严谨,地域特点鲜明,语言质朴无华,装帧精美。这些优点,大家都很容易看到,笔者不再赘评。本文仅就给我印象深刻的三个方面,略作评述。

    承上启下,三个关系处理得好
  1987年,地级威海市成立,原县级威海市行政区域设立威海市环翠区。《环志》是县级《威海市志》(以下简称《威志》)的续志,距《威志》出版时间正好20年。但是这部续志并不好写,原因是环翠区的区情比较特殊。断限内1983~1987年为县级威海市,隶属烟台市。1987年6月15日后,原县级威海市的行政区域改称环翠区。环翠区又是威海市唯一的中心城区,是威海市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活动的中心。续志记述的范围、内容、时间、空间等方面都有很多交叉之处,到底如何把握?驻区单位及其活动等内容记还是不记?经过广泛讨论,集思广益,环翠区史志办的同志在编纂中做到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主次关系,即主体是区属,要详记;客体是驻区,要略记。1983~1987年县级威海市要详记,1987年上划地级威海市的略记。在文字表述上,“全区”指环翠区行政区域内区属的事物,“境内”指环翠区行政区域内包括区属和驻区两部分内容。二是整体和局部关系。环翠区作为一级政府,有其独立性,又有局限性,即作为市辖区,按现行管理体制缺失许多职能,但是它又有管理城市、服务于城市的特性。因此,在记述体现整体功能和以环翠区为载体开展的工作方面,都不可或缺。三是《环志》和《威志》的关系,做到详今明古,对《威志》记述的有关内容在每个编下以无题小序的形式作概要记述,使读者承上启下,大致了解1398~1982年县级威海市有关情况。
  通观全书,这三点《环志》做得比较到位。如在与《威志》衔接方面,《环志》在概述、编下无题小序中尽量追溯上限之前的历史,力求从发端开始记述,叙述事物发展、变化之过程和规律,交代历史进程。如在“概述”中,首先从“1398年(明洪武三十一年),明政府在文登县新汪都三里设威海卫,派兵驻屯防倭,始有威海卫”开始说起;在“人口”编下小序中,首先从“据境内出土文物考证,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即有人类在此聚居。明代威海设卫屯兵后,人口总数约为8000人左右,且多集中于威海卫城及近郊”说起;在“教育”编下小序中,首先从“威海设卫后300多年间只有一处官办卫学(儒学),启蒙教育仍靠私塾”说起……。又如,在“金融”编“机构”章中,除了记载区属7个银行、信用社外,还介绍了设在境内的其它3个商业银行;在“教育”编“高等教育”节中,记载了设在区内非区属的4所高等院校;在“附录”中记载了境内22个驰名商标、著名商标、老字号及境内88个驻地机构名录……。还有,在卷末“附录”中登载《威志》的目录、大事年表(1398~1982)。这些记述,大大增加了信息量,使读者能看出这些事物发展的大致线条和现状,对加深全面了解环翠区情非常有好处。

    图文并茂,照片运用得当
  《环志》印制精美,采用全铜版和亚酚纸相结合、全彩印形式。首先,卷首的彩色插页就很吸引人,其编排错落有致,艺术性很强。卷首43个彩色插页95幅照片非常全面,有中心城区鸟瞰及威海湾、城区夜景、标志性建筑物等风光照片,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政要视察和访问威海市环翠区的历史瞬间照片,还有广场、道路、海岸、桥梁、商厦、工厂、农村、学校、医院、体育场馆、公园、景点、历史遗迹、考古发现、书画作品、民间艺术、居民生活等照片,这些丰富多彩的照片实属宝贵,既载入史册,又使后人和外地人通过阅读志书观察历史镜头,领略环翠区美好风光。
  《环志》正文中图片用得较多,方面较全,这些照片兼具存史和审美两种功能,但更注重其证史作用。《环志》有不少具有珍贵史料价值的图片,如“建制区划”编里的“始建于明永乐元年(1403年)的卫城东门”、“威海卫卫城全景”、“收回威海卫交收仪式”(1930年),“交通邮电”编里的“清末时期跑差”,“社会生活”编“宗教”章里的“天主教宽仁院”(1935年),“民俗”编里的“1927年在威海卫首次出现的小汽车”、“1986年纪念路东侧正在拆迁的四合院”等等照片,起到了直观历史原貌、证实典型史实的作用。还有一些新旧对比照片,如“医疗卫生”编“医疗机构”节中“威海市立医院”(2002年)与前身“威海卫公立医院”(1930年)大门对比照片;“城镇建设”编“城市改造与开发”节中“旧城改造”目中有改造前和改造后的城区小区对比的照片,更增加了历史感和可信度。又如书中登载了北洋海军提督署、英国领事馆等典型建筑物,以及岛屿、港湾、景点、城市雕塑等照片,都是留存价值较高和非常值得一看的。
  图片在志书中的作用很大,它具有存史和审美的双重价值。存史价值即形象化地展示事物、事件的历史原貌;审美价值即美化版面,使志书达到图文并茂的效果。第一轮志书,由于受种种条件限制和认识不到位,使用图片资料普遍较少。第二轮修志,各位同仁都注意到图片所具有的特殊作用,加大了用片力度。但是运用图片要注意一种极端倾向,就是防止照片过多过滥。《环志》在这方面做得较好。全书共有367幅照片,平均每2页1幅,比较恰当。看得出是经过精心遴选的,版面和照片尺寸的安排也是比较得体的。

    资料丰盈,前志补遗辨正好
  20年过去了,《威志》很少了,并且很多人不能同时拥有《威志》、《环志》两部志书,所以《环志》就必须担当其全面展示环翠区情的重任。《环志》的最为成功之处就是资料性强,这对以备各方查检利用资料而非逐篇阅读的志书来说,是最大的优点。
  县级志书贵在详尽。在第一轮修志之初,出现一些人为规定字数,过分强调志书“精炼”等倾向,致使修出来的不少志书过分简约,人们使用起来,有些明明是本地发生的事情,结果查不出来,或者只是一言以蔽之,使志书的这一地域百科全书的作用大打折扣,令人掩卷作叹。《环志》做得较好,没有受所谓“精炼”的干扰。对比《威志》可以看到,《环志》从横向上力求门类齐全,从纵向上力求记事完备,非但没有缺项,而且补充许多新发现考证的东西,修订不实之处,进一步丰富了信息含量,增大了可用度,可见编者用心良苦,责任心强。
  如《环志》的“自然环境”编增加了“地貌”、“物候”两章,在具体内容上,也有新的补充和更正。在“自然环境”编中单设“地貌”章,山脉海拔100米以上山峰《威志》记载47座,《环志》记载88座;河流《威志》12条,《环志》28条;港湾《威志》10个,《环志》18个。这里有区划变更的原因,也有《威志》没有考证收全的原因。再如“三摞麦岛”的记述,《威志》说“位于皂埠嘴岬角东北,系一礁岛,有大小三礁并列,远望似麦垛,因此得名”。《环志》说“位于城区东南15.5公里,皂埠嘴岬角西北0.8公里。由三块礁石东西横列组成。岛呈三角锥状,东西长约80米,南北最宽约24米,面积约1000平方米,海拔27.7米。岛岸线长约0.8公里。距大陆最近点0.02公里。系由海蚀而形成的大陆岛。是一组受断裂构造控制的海蚀基岩残柱。出露岩层以下元古代荆山岩群片岩为主,其上无土壤”。显然,《环志》的记载全面详细,有科学依据。
  关于“前志补遗和辨正”,笔者认为,这是续志重要内容之一。上一轮志书既有资料欠翔实的缺陷,又难免有遗漏和错误的地方,所以补遗、辨正十分重要。正如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所言:“如前志无憾,则但当续其所有;前志有阙,但当补其所无。”(《记与戴东原论修志》)。不能认为这是写续志,不管前志,前志有了就不记了;不是本志期限的也不记;或者只是简单地补遗一下。而应该坚持对前人、对后人负责任的态度,重新全面考证,与前志有机结合。《环志》这一方面做得很到位。《环志》在“附录”中设正误表,但是《环志》的显著特点是将补遗、辨正体现或渗透在各编、章中。如在“建置沿革”编中,增加了威海设卫以前的隶属演变,从夏商时期说到元代,对明代以后的建置沿革也较《威志》详细多了。“村庄由来及沿革”都有新的补充和更正。如“前双岛”的记述,《威志》说“明代建村,村西北有大、小二岛,村庄位置居南,故名。”《环志》说“据村前有明隆庆年间(1567~1572)所建潮水庵(今改学校)推测,建村年代应在隆庆年间前。因村西北海里有大小两岛名双岛。后此处二村皆名双岛,此村居南,始名前双岛。”
  资料丰盈还体现在人文记载上。《环志》在这方面显然用功不少。如在“人物”编中,《环志》除将《威志》64名传略人物姓名再录外,还新增31个传略人物,按卒年时间其中16人应在《威志》收纳,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收录,这次收录可见编者用心之大。值得一提的是收录了1902年5月首任威海卫文职行政长官的骆可哈特、英租威海时期最末一任行政长官庄士敦的传略。这两个“中国通”可以说是在中国近代史上颇有影响的外国人物,庄士敦还是近代唯一一位在紫禁城中生活过、也是中国几千年帝王史上唯一具有帝师头衔的外国人,在中国政府收回威海卫事件中也有积极作用。简介人物98名,荣誉表收录了68名省部级表彰的先进人物,我们从中看到了一些著名人物,如著名作家董均伦、空军原司令员王海上将、近代史专家戚其章、著名女导演董克娜、著名漫画家毕克官、著名作曲家谷建芬等等,能感觉到环翠区地灵人杰。又如,在“附录”的“传说”节中收录了“刘公岛的传说”等11个,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善良、勇敢、忠厚、勤劳,栩栩如生,读来给人印象深刻。
  《环志》也有值得商榷之处和疏漏之处。如“人口”编下的无题小序中,第四次、第五次人口普查数的脚注称“总人口数含无户口的人员”,这里“无户口”似应改为“流动人口”或“无本地户籍”为妥。
  再如事物在“大事记”中要简记,正文要详记,同类事物要素表述要一致,不矛盾。但《环志》有几处疏漏。举几例:
  “1985年4月6日,巴拿马籍‘太阳花神’号货轮驶入威海港,该轮是威海港开放后驶入的第一艘外轮。”这是此类事物的发端,正文“港口”节中应记却未记。
  “1997年8月19~20日,环翠区受11号台风影响,遭特大暴风雨袭击,平均降雨量达304毫米,并伴有7~8级大风,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2亿元。”可是正文“自然灾害”章“水灾”节中,却说直接经济损失2.2亿元,而且没有降雨量的记载。

                                                                          (作者单位:乳山市史志办公室  邮编:264500)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