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志鉴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齐鲁方志>> 志鉴论坛
挖掘优秀传统文化 做好旧志整理工作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孙善英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12-02 15:44:41


  

  内容摘要:旧志作为地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记录了丰厚详实的物质文化资源,也沉淀了大量的制度文化与精神文化。旧志整理工作在挖掘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与充分利用旧志之间架起衔接桥梁。然而旧志整理工作受制于历史和现实的客观因素,未能真正做到“古为今用”,因此,只有不断优化旧志整理的路径选择,拓宽旧志开发利用渠道,才能真正深入挖掘和阐发蕴含其中的优秀传统文化资源。

  关键词:优秀传统文化   地方志  挖掘  旧志整理 

    一、优秀传统文化的界定

  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虽历经曲折而保持独特优势,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宝贵遗产。数千年来,其中所包含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发展过程、思想文化及其价值观念,已成为各时期人们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传播与弘扬民族精神的不竭源泉,激励着一代代中国人不断创造着中华文化的灿烂辉煌,它是中华民族不断前进的基石。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时期,党和国家以及全社会对优秀历史传统文化有着真诚的需求与渴望。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指出:“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其中重要的一个讲清楚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那末,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呢?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所长、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长卜宪群对传统文化作出解读,他认为构成传统文化的核心有三个方面: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

  今天的疆域山川河流、祖先留下来的各种物质形态遗产,是物质文化。历史上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文化制度等,是制度文化。历史上的哲学、史学、文学、艺术、宗教等,是精神文化。物质文化需要我们全盘继承,没有什么精华、糟粕之分。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中有精华,也有糟粕。由此,优秀传统文化的界定也就一目了然,传统文化中剔除糟粕的精华的部分就是优秀传统文化,或者说优秀传统文化是指制度文化、精神文化中的精华部分与物质文化。

  卜宪群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有三个载体。第一个是物质载体,即形态化的文物,第二个是书籍文书,也可以看成是文物,是制度文化、精神文化的主要载体。第三个就是思维,是流淌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里的精神。在中国,即使是不识字的老农民说出来的话及其思维方式,一定是中国人的、中国风格的、中国式的。这也恰恰再次证明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精神滋养。我们应该珍视优秀传统文化遗存,注重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加大对物质文化的保护力度,深入对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挖掘与探讨,为优秀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二、旧志中的优秀传统文化

  地方志,是全面系统记述一定区域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自然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历来被视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是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纽带,更是展示当代中国风范的独特载体。地方志与国史、家谱一起,共同传承着中华民族丰富而宝贵的历史文化财富。  

  地方志源远流长,自汉代的“图经”算起,至今已有2000余年的历史。自隋、唐确立史志官修制度以来,历朝历代均将修志作为一种官职、官责,并颁布政令统一规范修志,至宋基本定型,至清达到极盛。千百年来,地方志编修工作代代延续,至今尚存的府志、县志、乡土志、卫所志等各类志书约8500余种,11万余卷,占我国现存古籍的十分之一,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优秀文化传统,旧志对挖掘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发挥了其他古籍资料无可替代的作用。

  地方旧志首先是一部资料性文献,汇聚一定行政区域的自然和社会各方面的历史与现状的综合性著述,内容涉及行政区划的建置、沿革,古迹、风俗、灾异、山川、水利、物产、金石、寺观、赋役、军事、人物、科举、艺文等名目,可谓“一方之全史”,包罗万象,一定行政区划的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发展过程、思想文化及其价值观念,均可在地方旧志中找到印迹。

  从横向的范围来看,地方旧志记述了丰富的物质文化,对一定行政区域特定历史阶段的山川、河流,风物古迹、城池官署,河槽驿站、仓场寺观均做了客观详实的记述,对当时经济的记述极为完备,比如对耕地,小至几分几厘;粮食细至几合几勺;财政的支出,包括迎来送往、请客送礼,膳夫的工资、脚夫的脚钱,均精确到了毫厘。如清康熙《聊城县志》卷一中河槽部分的记述“闸夫,见役本县李海闸十名,通济桥闸原编十五名,奉例添派十名,共二十五名,每名工食十两八钱,桩草一两;闰月银十二两六钱,并银四百二十五两六钱。二项俱力差。”田赋卷赋役部分的记述“府学租地  六十三亩二分四厘,共征粮五两八钱九分一厘”“本县知县俸银,二十九两一钱五分九厘。门子二名,皂隶十二名,仵作四名,马快八名,民壮三十五名,禁卒八名,轿伞扇夫七名,库子四名,斗级四名,共工食银六百八十八两四钱四分”像这种具体到几钱几两几厘的记述全书比比皆是,一方面向世人展示了当时的制度规范,另一方面也佐证了地方旧志记述之细微详实,因此说地方旧志是研究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的首选资料,也是必备的资料。同时,地方旧志也记述了地方的民俗、艺术、文化教育事业等与地方文化密切相关的文化资料,碑志类、人物传、诗词歌赋等,地方旧志同时也是探究地方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重要载体。

  从纵向记述来看,地方旧志具有悠久的历史传承性,历朝历代保持了修志的优良传统,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实现了接续记载,而文化正是需要这样一种沉淀和接续。经济、政治、文化制度、习俗等都不是突然显现的,均有其发展的历史进程和时间上的演变过程,而地方旧志对文化资源的记述正迎合了历史文化资源的这种特性。因此,无论是从横向的范围还是从纵向范围看,地方旧志都是挖掘和阐发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选择,并且基于其自身的特殊性具有不可替代性,不是单一的历史、文学、社会伦理、哲学著作和文化艺术著作所能替代的。

  从地方旧志的自身性质来看,“不同的地域诞生不同的文化精神和文化内涵。由于特定的地域以及历史的因素,造成不同地域文化的差异性,主要是由特定的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决定的。如草原游牧民族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从事以畜牧业为主的生活方式,……既重视生态保护,重视对草原、森林、山川、河流和生灵的保护。使草原文化具有明显的独特性。”[1]地方旧志的地域性更有助于深入认识和掌握一定地域范围的域情域况、人文习俗,把握一定地域的历史沉淀和历史文化资源。

  综上所述,地方旧志作为一种历史上传承至今的优秀传统文化载体,蕴含了丰厚的传统文化资源,包括详实的物质文化记载和不同形态的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记载,旧志毫无质疑是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集合体。

  三、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与旧志的充分利用在旧志整理工作中得到衔接

  地方志蕴含了丰富的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亟待开发与利用,但是旧有方志受时代限制和古今语言的隔阂,与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很难协调,更谈不上达到“古为今用”的效果,对旧志进行系统的梳理与整理的工作也就极为必要。全国古籍出版规划小组曾表示承担都分旧志的规划、整理出版,但因种种原因,大多由各地的地方志部门承担了旧方志的整理任务。在《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和《关于续修地方志工作的若干规定》中,均将旧志整理当作一项与新志编纂同等重要的史志工作提了出来.这也有力地椎动了全国的旧志整理工作。

  旧志整理工作在历史上早已有之,自宋元以来,官方在组织编修志书的同时,对前代志书也做整理、补刻、校勘或重印,翻刻旧志的传统延续至今。地方史志机构承担了旧志整理的主要工作,自然也承担起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阐发与开发利用的职责。历代旧方志因时间久远以及种种历史或现实的原因,流散遗失的情况非常普遍,许多是孤本,有的分藏在世界各地,对其进行全面整理和保护,也变得刻不容缓,因此,作为负有旧志整理与开发职责的史志机构,必须切实承担起这份职责,一方面对流散遗失的旧志进行抢救式的搜集与整理,另一方面对旧志中一脉相承的传统文化进行梳理归类,联系实际、服务当今,让旧志发挥其“古为今用”的作用。自此,挖掘和阐发旧志中的传统文化在旧志整理工作中得到最好的诠释。

  四、当前旧志整理工作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全国地方志系统的整理工作其实自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旧志整理工作应该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开展了旧志普查摸家底工作,各省市因此编辑了一批方志目录、提要,如《山西省地方志联合目录》、《江苏省旧志提要》、《广西方志提要》等,也整理出版了一批数量可观的旧志成果,但也存在地区不平衡、质量参差不齐的一系列问题,导致旧志整理工作未能实现预期的效果,直接影响了对传统文化挖掘的深度和阐发的力度。

  (1)旧志整理在当前阶段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缺乏系统性,缺乏整体的规划,并因此呈现整理的不平衡性。全国地方志系统的整理工作与首轮地方志的编修同步展开的,1984年中指组成立了旧志整理的专门机构,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旧志整理工作委员会,部分省份相继成立了旧志整理班子或者指定专人负责此项工程,但是相当一部分省市和地区受制于人力、财力、物力还有领导人的重视情况等因素,缺乏精细长远的旧志整理计划,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以至使得这项工作在某些史志工作机构很大程度上被搁浅,大量的地方旧志被束之高阁。经济基础相对较好的省市,如广东省,“2003年省委省政府就在《广东省建设文化大省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系统整理、出版我省各历史时期的志书”的要求,2005年,广东省史志办就成立了编委会和编辑部,全面启动了此项工程……截至2014年底,《广东历代方志集成》11部已全部印刷完毕。”[2]

  (2)旧志整理工作的不平衡性还体现在整理水平的不平衡。旧志整理工作是一项技术性较强的综合性工作,必须讲求科学规范。当前部分地区尤其是县区一级在旧志整理工作中主要是停留在收集影印、重新出版阶段,有的开展了点校整理工作,也是水平不一,有的县区整理的旧志时间短,错误多,漏洞多,水平欠缺,质量堪忧,整理手段单一。不可否认,搜集旧志并对旧志进行影印出版是旧志整理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基础和前提,但是旧志整理工作毕竟是一项综合性工作,影印出版只是迈开了整理工作的第一步,还有后续的点校、重组、分类研究以至开发利用,服务当今等工作。同时,点校工作是旧志深入整理的连贯性基础工作。由于旧志质量千差万别,不是每一部都值得点校;另外,各地的地情不同,不是每个地方均具备旧志点校的条件.当一部旧志价值不大,或整理条件不成熟时,可暂不做点校,切忌一拥而上,必须慎重从事。为旧志加注标点需要深厚的古文功底,旧志校勘则是用精密的方法、确凿的证据,校正旧志传抄、刻印(或翻刻)、装订中出现的字句篇章谬误,对校正人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些因素都直接制约着旧志整理的质量和水平。

  (3)史志机构普遍存在缺乏专业人才的情况。这也是上述探讨旧志整理水平和质量存在不平衡性延伸出来的一个问题。旧志整理工作专业性较强,对工作人员有较高的专业知识要求,而这方面方志系统人才缺乏。就市县级史志机构而言,人员队伍本身比较紧张,常规性的志书编修和年鉴编纂工作已经占据了人员的主要工作精力,往往认为整理旧方志是份外事,重视修新志鉴,轻视整理旧志工作,在这个前提下,能腾出时间和精力参与旧志整理工作的人员少之又少,更谈不上对人员的专业能力要求了。

  (4)旧志开发利用工作远远不够深入,欠账较多,亟待加强。旧志整理的最终目的是开发利用,也只有对旧志进行开发利用,才能充分的挖掘和阐发优秀传统文化,挖掘历史沉淀的传统文化,让传统文化发挥其“古为今用”的独特优势。当前少部分省份对旧志的开发利用充分重视,并大胆探索,系统整理类编旧志中的相关资料,让旧志贴近部门、服务大众。但是相当部分省市在开发利用工作上,做的工作不够深入,甚至是“零利用”,旧志中有现实价值的资料没有真正的被挖掘利用。旧志的开发利用是一项系统的文化工程,仅仅局限在史志机构的研究与开发,依当前的史志机构的现有条件来看还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史志机构亟待加强与科研机构、高校,知名学术专家等的沟通与交流,拓宽开发利用的研究渠道,让旧志走出史志机构,得到更多研究者的研究与关注,在更大的平台获得更深入的挖掘阐发。

  五、旧志整理过程中挖掘优秀传统文化中的路径选择

  旧志,承载了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新志更有借鉴价值。旧志整理与开发是挖掘和传承旧志中的优秀传统文化的主要途径,也是史志工作机构和史志工作者阐发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渠道,针对当前旧志整理工作中存在的不足,现对旧志整理过程中挖掘优秀传统文化中的路径选择作如下探讨,以期充分挖掘蕴涵在旧志中的优秀传统文化,发挥好旧志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优势。

  (1)旧志整理工作需要制定系统的规划方案,才能确保旧志中的传统文化资源被探索、被挖掘。从宏观层面上要开展全国性的旧志保护和整理工作,从微观层面而言,一个省份、地市、县区需要制定本行政范围的旧志整理的中长期规划和方案。对本行政区划的旧志进行普查摸底,弄清楚现存旧志的整体情况,包括有哪些旧志、收藏于何处,哪些属于孤本、善本。对于书名、卷数、编修者、版本、收藏情况做一次全面的摸底工作,拉出目录,这也是旧志整理工作的必要前提。宏观层次而言,统一领导全国修志工作的中指组应及时制定和下达一个全国性的历代方志整理和保护通知文件,对全国各地方志机构有计划地完成整理、复制出版本部门储存的历代方志做规范性的要求。旧方志由于时代久远,有些纸张出现不同程度的碳化、霉变、虫蛀,破损严重,为防止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毁在档案柜里,我们方志人必须承担起这份旧志整理的历史担当。当前部分省市在旧志整理工作中做出了自身的特色,整理工作步入轨道并趋于成熟,取得的相关经验和做法值得其他省份和地市学习。其中值得借鉴和学习的重要一条经验那就是有规划、有保障(必要的人力、财力、物力支持),规划先行、保障是基石、后盾,如此,旧志整理工作才有方向、有动力,才能克服当前整理过程中出现的不平衡性。

  (2)旧志整理需要制定整理形式规范,提高精品意识和整理水平,这是挖掘和整理其中的传统文化资源的前提和基础。“除了推介精品,从正面总结成功经验,还要从反面检讨以往古籍整理中出现的问题,从学术上分析其致误原因。古人曾有致误通例的归纳,我们也可按古籍整理的不同方式,分别梳理标点致误通例、校勘致误通例、繁简字转换致误通例等等,以吸取教训,提示来者规避错误。”[3]这也是解决当前旧志整理工作中存在的“错误多,漏洞多,水平欠缺,质量堪忧,”等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立标杆,树标准,指明应该怎样做是规范的、怎样做是不科学的、不规范的,避免在整理过程中走弯路,避免标准不一、各自为营。旧志整理需要耗费不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出版一部处处纰漏、经不起当今和后人推敲的旧志整理成果是我们不愿接受的结果,而一部经得起推敲和值得传承的整理成果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因此,制定旧志整理的形式规范和标准是非常有必要的。上海市在整理乡镇旧志的过程中,在听取古籍专家学者意见后,就对点校工作做了统一的记述规定,大至整理原则、小至错字纠正规范均作了详细的规范,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对旧志整理工作极具针对性和指导性,非常值得借鉴学习。

  旧志整理工作同时也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一个过程,旧志作为一定历史阶段的精神产品,其中蕴含着大量精华,但也有思想文化的局限。这对就旧志整理工作者的自身素质提出极高的要求,旧志整理不仅需要编纂者精通古文、有较深厚的历史文化功底,还要具备这种敏锐的辨别力,因此加强专业人才引进和培训是非常有必要的。要加强业务培训,引进文献学、古代汉语、古典文献整理等专业人才。另一方面发挥协作精神,联合大专院校、修志机构、科研院所等专家、学者力量参与整理和评审工作。只有这个必要前提做好,后续的开发与研究才能保质保量的展开。

   (3)旧志整理需要做好开发利用工作,让蕴藏其中的传统文化切实发挥应有的价值和作用。旧志整理的过程其实就是旧志中传统文化资源合理利用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需要投入相当的人力、物力,需要较长的时间保证、部门配合才能确保这项工作的实效。当前大部分旧志整理工作仅仅停留在影印补全旧志上,对旧志中的资源缺乏有效的分类整理。也有这方面的尝试和探索工作,例如广东省史志办整理出版了《广东旧志疫情史料辑录与研究》,就是通过旧志中关于瘟疫的记载,将广东各地瘟疫发生的时间、灾害程度、民众心理反应、社会各界控制的措施以及有关控制瘟疫的医疗药方整理成册,广东省还编辑了《广州地区旧志气候史料汇编与研究》,应该说这种尝试是成功的,不仅充分挖掘了旧志资源,而且充分发挥了旧志的指导作用。当前旧志中的反映当地情况的地震资料、灾害资料、经济资料、社会人文资料亟待挖掘整理,这是旧志开发用的最直接的途径,直接提供给部门行业,或为古城维修改造提供借鉴,或为领导决策提供依据。因此,旧志的开发利用需要的到足够的重视,大至国家级、省级,小至市级、县级均可以依据旧志资源,进行分类类编,按不同的主题类编不同的分卷,军事卷、经济卷、盐业卷、水利卷、方言卷、文化艺术卷等等,如此,旧志中的传统文化资源才能真正凸显,才能接地气,焕发其应有的生机与活力。

  (4)做好旧志中传统文化资源的挖掘与整理工作需要走开放式联合研究之路。首先,旧志影印后的一个重要去向就是被保存、研究,对旧志进行深入的地情研究,就是对旧志最好的尊重和保护。社会上高校和科研机构同样需要研究和探索旧志中的文化历史资源,因此,适当的与社会上的高校、部门科研机构进行旧志的交换和赠送本身就是保护和挖掘旧志的一个重要方面。其次,与高校和科研机构进行联手、举办各种专题研讨会,鼓励并学习高校、科研院所对旧志进行研究,一方面扩大了旧志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弥补了方志部门科研力量薄弱的缺憾,确保了多渠道、多角度的对旧志中的传统文化资源进行挖掘和探索利用。

  综上所述,优秀传统文化资源涉及物质文化、精神文化与制度文化,旧志中蕴藏了丰厚的传统文化资源,需要被挖掘、整理、保护,旧志整理工作恰恰契合了这一主题。只有对旧志进行系统的、规范的、高标准的搜集整理,并联合社会力量、高校和科研院所进行深入的开发和利用,方能确保旧志中的传统文化资源被发现、被保护进而被利用。

  

  (2015年全省方志理论研讨会  聊城市史志办公室 孙善英)

   

[1] 杨泽荣:《地域文化的收集整理和开发利用》,《中国地方志》第11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第2期

[2] 王丽娃:《广东旧志整理回顾与展望》,《中国地方志》第34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第2期

[3] 周少川:《古籍整理与弘扬传统文化》,《中国社科院报》2014年12月17日第681期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