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资料考证
孙膑故里考证记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周方林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5-16 11:12:52
    孙膑是战国时期伟大的军事家,《孙膑兵法》与《孙子兵法》一样被认为是“兵学圣典”,其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国度,是我国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孙膑兵法》中“战胜而强立”的战争观,“必攻不守”的积极战略,“巧妙造势”的灵活战术,“以人为贵”的治军原则,以“道”制胜的军事哲学,已经被广泛地应用到现代社会的各个领域。军事战略家从中吸取到了伟大的战略思想;军事指挥员从中学到了战役战术方法;哲学家从中看到了朴素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观点;经济学家从中发现了古代军事经济思想的萌芽;管理专家从中追溯到了现代系统论、控制论的渊源;语言学家从中领略到了高超的修辞艺术……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对于孙膑及其思想的研究,长期以来由于资料十分缺乏,进展缓慢。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孙膑兵法》竹简的发现,是对孙膑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让后人分清了孙膑与孙武、《孙膑兵法》与《孙子兵法》的区别,从而结束了史学界近千年来的争论,并相继发现了多种《孙膑兵法》的注释本。

    1988年,在山东菏泽市召开的桂陵之战研讨会上,专家经过缜密考察、推论,确定了桂陵之战发生在今菏泽牡丹园一带。这是对孙膑研究中的第二个突破。会议期间,一些专家对孙膑故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提出:鄄城、郓城一带流传着孙膑的许多传说,可能是孙膑的故乡,要组织人员认真调查,找出可*的材料。

    孙膑故里究竟在何地?司马迁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载:“膑生阿鄄之间”。明人于慎行在他所主修的《兖州府志》中提出孙膑故里“疑为阳谷”之说。此后,在许多人物辞典和传记记载孙膑时,都依据阳谷说。但经过多年的调查,在阳谷一带虽有孙膑的传说,却难以找到能判定孙膑故里的确凿证据。而阿鄄之间,大体范围包括鄄城、郓城、梁山、东阿、阳谷及河南省的范县等六、七个县,因孙膑的确在此活动过,每个县都或多或少地有孙膑的传说。仅在鄄城县东部一带至今仍保留着三十余个以孙字命名的村庄,许多孙姓族人都把孙膑看作是自己的祖先并进行祭祀。在史学界专家的关心和支持下,菏泽地区社联自1990年起组织人员先后在郓城、鄄城一带进行全面调查。经过近一年的调查研究,在郓城未发现有关孙膑的任何有价值的材料。1991年3月始,调查的重点转移到鄄城东部一带,鄄城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同志给予了大力支持,有关乡镇的干部群众也给予了积极配合。鄄城县委和宣传部的主要领导同志还亲自到一些孙氏居住的村庄进行调查,几年走遍了鄄城东北部数十个以孙字命名的村庄,诸多孙姓人都说是从孙老家迂来的。6月初,他们寻访到鄄城县红船镇孙老家村,此村位于鄄城东北20公里处,是一个2300多人的大村。95%的人姓孙,村内至今尚保存有清代建成的家祠,祠堂中有一幅撰于清康熙年间的对联:“邑右立宗两千年家声未坠,古鄄分支六十世祠庙犹存。”祠堂中安放着孙氏先辈族长的灵牌,灵牌正中安放着“周齐国军师晋封左丞始祖孙公讳膑号伯灵暨苏夫人之神位”,每逢年节,附近孙氏族人都来此祭祖。孙老家孙氏族人,也皆称孙膑为孙氏始祖,孙老家为孙膑故里。经反复耐心的工作,孙氏族谱保存人孙志一先生献出了珍藏多年的《孙氏族谱》、《孙氏家祠序》。光绪九年(1883年),孙氏族人孙懋昭在谱序中写道:“膑字伯灵者,本居山左鄄邑黄河故道之边,曾辅政于齐,与田忌将军并肩齐名,官居军师,建功立业,为齐之梁栋,后安家于此,定名为孙老家,世代脉脉相继。”明景泰五年(1454年)的《孙氏家祠序》记载,“始祖孙公讳膑,字伯灵,曾佐齐威王、官居军师。因诞生于兹,后世遂建家焉,名孙老家也。”明确指出了:孙膑诞生在孙老家,是孙氏家族始祖。

    《孙氏族谱》被发现后,地县领导非常重视,菏泽地委于7月9日至12日在菏泽召开了“全国孙氏族谱及孙膑故里研讨会”。省内外知名专家、学者6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专家、学者们听取了家谱保存者的介绍,大家首先从族谱记载的历史事件,世系脉络等方面,断定了《孙氏族谱》的可信性,认为该谱所提供的内容是真实、可*的,是有历史根据的。其次,专家、学者根据史料,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围绕孙膑故里这一中心,重点从四个方面进行了科学论证:

    第一,从孙老家所处的地理位置上论证孙膑的出生地。《史记》载:“膑生阿鄄之间”。阿,即东阿,在今阳谷县东北;鄄,即古“鄄”城,在今鄄城北部的旧城镇。《孙氏族谱》载:孙老家“处于邑水之右”,“山左鄄邑”。邑水,古水名,是战国时黄河的一条支流,汉代消失,大体位置在今鄄、郓两县交界处。孙老家居其右,距今鄄城东北四十里,专家指出,此地正属阿鄄之间,这同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孙膑的出生地是完全相符合的。

    第二,从族谱碑文记载中分析论证孙膑是孙氏的始祖。专家、学者从四个方面进行了考证:其一,《孙氏族谱》中两篇序言和《孙氏祠序》中都明确记载:孙老家的来历,是因孙膑诞生于此,故定名为孙老家。其二,两个史料皆记载,“孙膑辅佐齐威王,官居军师,与田忌将军并肩齐名,建功立业,为齐之梁栋”。这与史书记载孙膑的生平是相符合的。其三,家庙对联曰:“邑右立宗两千年家声未坠,古鄄分支六十世祠庙犹存”。从战国中期孙膑始,到清初修复祠庙时,已有六十余世,这与历史时间是相吻合的。其四,族谱中记载孙膑字伯灵,孙氏祠庙中供奉孙膑的神位记载孙膑的夫人是苏氏,这是史料中前所未有的。可是,在孙老家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从族谱和家祠序中的记载以及孙老家历来延续的供奉传统来看,专家、学者认为孙膑为孙氏的始祖是有根据的,可信的。

    第三,从孙氏家族的历史变迁考证孙膑故里的久远。族谱序言和家庙碑文不仅记载了孙膑的生平事迹,而且还记载了孙氏家族在历史事件中的变迁情况,专家、学者逐一进行了分析考证。一是孙膑生于“邑水之右,为孙氏居住点。”可见此村历史之悠久。二是在梁、唐、晋、汉、周五代时,“孙氏被李晋王掠去,安之晋洪(山西洪洞)”。李晋王是后唐庄宗李存勖,与后梁为争夺黄河流域的统治权长期混战。《资治通鉴》载:后梁贞明四年(918年)8月,“晋王自引兵掠郓,濮(鄄城)而还,循河而上”。一直到同光元年(923年),李存勖率兵攻占濮、郓、曹三州,大肆抢掠,孙老家孙氏就是在这时被李晋王掠去山西安之洪洞县的。三是孙氏“因避金季之乱,复回山左古鄄孙老家。”金朝末年,蒙古族驱兵攻金。山西处于战乱之中,孙氏为避兵灾,又复迁回孙老家旧址,重建家园。四是清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天国派林凤祥、李开芳率精兵两万从扬州出师北伐,在天津受阻。次年又派军,到达山东境内,在临清被清军打败,退至鄄城孙老家一带,当地居民又难免遭受战乱之灾,《孙氏族谱》在这次战乱中部分遗失,当在情理之中。专家、学者认为孙氏家族在历史事件中的变迁情况,完全符合历史事实。孙老家历尽沧桑,毁而复建,几经演变,在战国立村,是孙膑故里信不谬也。

    第四,从孙氏的繁衍情况考证孙老家是孙氏家族的大本营。《孙氏族谱》明确记载,从战国中期至今从孙老家先后分支迁移的村庄,仅分布在鄄城、郓城、范县、华县、阳谷一带就有近百个,从孙膑开始繁衍至今,世系排列已到76世。专家、学者从时间上推算,孙氏家族的世系繁衍与最为完整的孙氏族谱世系排列大体上是一致的,人口的衍续与历史的发展相符合。

    同时,专家、学者还对在孙老家一带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作为对孙故里的旁证,也进行了认真地分析研究。会议经过多方论证,得出了符合历史事实的科学结论:孙膑出生在孙老家,孙老家就是孙膑故里。一致认为,《孙氏族谱》首次问世,是继1972年临沂银雀山《孙膑兵法》竹简出土后的又一重大发现,为研究孙膑及其故里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可*的资料。

    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细致调查,又发现了顺治十一年(1655年)由鄄城县孙老家孙氏族人孙大儒等纂修的家谱,最终解开了孙膑故里之谜。

    顺冶年间的《孙氏族谱》,主要材料仍来源于明代就已有的族谱,明代族谱因明末战乱大部分散失,孙氏族人才“极搜罗遗文,详稽宗派,成序家谱”。这部族谱在序言中写道:“吾始祖讳膑号伯灵者,曾为齐威王军师,因功晋封左丞,诞生于兹,后世丁繁众多,故定名为孙老家,世代冠裳簪缨代不乏人。”在这部《孙氏族谱》里,不仅明确了孙膑故里为孙老家,还提出附近郓城、巨野一带孙姓并非全是孙膑的后代。

    谱中还记载了孙膑墓地,与现在的孙膑墓地的记载也是非常吻合的。谱中称“相传膑祖及夫人苏氏葬在邑水西岸里许”。为了搜集更为确凿可*的史料。鄄城县的有关同志沿古邑水进行多方考察,于1991年夏天,在鄄城县宋楼乡孙花园附近挖出明代嘉靖三十七年(1559年)“重修亿城寺石碑记”,此碑因磨损严重,有些字已不甚清晰,然“(孙)膑墓址深邃”却清晰可辨。该村东小河过去是邑水故道,亿城寺原址在村北二里,该寺于魏晋时兴建,到清代仍香火不断。解放后寺虽已被毁,但最后一代和尚觉立仍健在,他至今清楚地记得,亿城寺前,有孙膑墓,相传每年八月十八曰,(孙膑逝世日),孙氏族人仍在此设坛祭祀。孙花园至今还保存有“孙膑著书馆”故址,相传孙膑晚年曾隐居在这里,专事著书授徒。

    此后于9月至11月间,又先后在孙花园、孙老家发现了两幅画像。孙花园的老农民孙学义献出的孙膑画像,是孙膑站像,绘在粗棉布上,布宽1.15米,长2.27米,为双幅缝合,画像身高1.7米,右上角写着“始祖孙膑”,在右下角有“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孟冬戌辰”绘制时间。在孙老家发现的孙膑传影,在粗棉布上绘制,布长2.2米,宽0.93米,为双幅缝制,影高0.73米,四周黄绢镶边,孙膑端坐在车上,背景为远山近树,浓淡相宣。绘画技法娴熟,衣文、勾脸,景物的点线都很圆熟。左上角篆书“始祖膑公传影”,左上角注明“大明万历岁次乙卯端月”。

    由于与孙膑有关资料的相继发现,引起了史学界专家、菏泽地区和鄄城县领导的高度重视。在他们的邀请下经省文物局有关专家,对族谱、画像、碑刻等进行了认真细致地鉴定,并提出了鉴定报告,确认族谱为清代初年撰写,孙膑传影的绘制时间即传影所写时间。

    国内外史学界、新闻界对孙膑故里的发现也非常重视。军事科学院和国家文物局的有关专家亲自到鄄城进行实地考察,日本、台湾、香港和全国一些重点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也相继到鄄城孙老家、孙花园参观考察,均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对今后的孙膑及孙膑故里的研究工作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中肯的指导。日本、东南亚各国及台湾、香港等地的新闻机构都作了大量的报道;国内各大报纸和中央、省电台、电视台也都做了报道;中央、省的领导同志以及近百位老将军也纷纷题辞祝贺。

    1992年元月,菏泽地委再次召开了孙膑故里规划建设论证会。省内外从事史学、文物、建筑、地方志、旅游、文学创作的近70位专家再一次认真分析了所发现的资料,一致认定孙膑故里为鄄城县孙老家,千年历史悬案终于解开。各位专家学者还就孙膑故里规划建设问题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

    目前,地、县领导更加重视传统文化遗产的发掘和利用工作,积极开发利用文化旅游资源,扩大鄄城县和菏泽地区的知名度,促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事业建设的迅速发展,作好作活以文促经的文章。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