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资料考证
奇妙的“数势形”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马建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5-16 11:16:13
 
   (孙子故园座落在滨州地区惠民县城。近日游览,见到多国文字各种版本的《孙子兵法》,更觉先人荣耀。重读此著,细细斟酌,越发觉得其妙无穷。感叹之余,略作小议,与人共赏析)。

    春秋末期,齐人孙武所著《孙子兵法》,距今已经2500多年。漫长的岁月中,这部著作被后人尊为兵书鼻祖,始终放射着中国古文化的光辉。时至今日,仍然为世人所瞩目,所探寻,所敬仰,在国内外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仍然产生巨大影响。《孙子兵法》奥妙何在?三国政治家、军事家曹操说过:“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子所著深矣。”(《孙子兵法序》)。《孙子兵法》深在何处?从孙武关于“数、势、形”的论述中,可以窥见一斑。

    孙武说:“治乱,数也;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孙子兵法·势篇》)这句话的意思是,社会的安定局面和混乱局面的相互转换,是由“数”决定的;作战者的勇敢和怯懦,是由一定的“势”造成的;军事斗争双方力量强弱对比及其转化,是由“形”来体现的。在这里,孙武提出“数、势、形”三个概念。那么,它们究竟指的是什么?它们对于用兵作战又有什么影响?这是很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一)数,原意是表示事物量的多少。在这里,则表示带有趋向性的事物发展的必然过程。如果说《易经》八八六十四卦抽象反映了事物发展变化的全过程,其中每一卦反映了全过程中的一个具体过程,那么,每个具体过程以及它们的集合体便是数。《易经》的价值在于它不仅反映出事物发展的每一具体过程,而且提出了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应该采取何种对策,并如何行动。因此,《易经》便有了普遍的指导意义。

    数,看不见,摸不着,表现在许多具体事物中是有形的,但又无法确认为某一具体形态,所以又是无形的。它既顽强又从容不迫地表现自己,把万事万物的发展过程呈现出来。它具有不可逆转的特点,使人们顺则昌,逆则亡,于冥冥之中把人们引向命运的结局。

    三国时,刘备初起,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辅佐他打天下。第一次寻访诸葛亮不遇,回归途中,遇到诸葛亮好友崔州平。此人向刘备道出一番奇言:“公以定乱为主,虽是仁心,但自古以来,治乱无常。自高祖斩蛇起义,诛无道秦,是由乱而入治;至哀平之世二百年,太平日久,故干戈又复四起;此正由治入乱之时,未可粹定也。将军欲使孔明斡旋天地,补缀乾坤,恐不易为,徒费心力耳。岂不闻‘顺天者逸,逆天者劳’,‘数之所在,理不得而夺之;命之所定,人不得而强乎?’”玄德曰:“先生所言,诚为高见。但备身为汉胄,合当匡扶汉室,何敢委之数与命?”事实如何?尽管刘备胸怀复兴汉室大志,又得高智能军师诸葛亮辅佐,再加上个个忠勇的“五虎上将”,占巴蜀之地、荆益之关,殚精竭虑,毕生奋斗,终不能统一中华,到头来,却是魏、蜀、吴三国中第一个灭亡的。

    说到此,人们要问,对于数,难道不可以利用吗?完全可以。诸葛亮出山前对刘备提出大政方略,符合当时的治乱之数,后于乱中夺取了巴蜀之地、荆益之关,采取联吴抗魏的策略,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可是,刘备亡后,诸葛亮仿汉高祖出兵巴蜀进击中原之战略,组织了六出祁山的战役,成效甚微,损兵折将,劳民伤财,国力大衰,风流一世的诸葛氏最终鞠躬尽瘁,含恨而亡。同样据巴蜀之险地,圈中原之大略,汉高祖与诸葛亮结局不同,并非后者无能,实在是“数”不同。如果诸葛亮审时度“数”,更换扶不起的阿斗,提高西蜀政权威望,整备发展国内,养精蓄锐,坐山观魏吴斗,待时机成熟时,高举义旗,出兵中原,或许是另一番景象。可见,社会发展变更之“数”对于战争决策来说,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全局性的重要依据。

    (二)势,指的是政治、军事或其它社会活动方面的状况或情态。势由诸多因素构成,如人们的心理趋向、物质力量、时节、地域等等。战争中的“险”势,由被激发起来的具有一致心理趋向的作战群体,利用诸多物质条件形成一种爆发的、震慑的、冲击的状态。其主导因素是作战主体的“勇”,同时辅以作战对象的“怯”。以“勇”对“怯”,构成军事上的“大势所趋”,“势不可挡”。孙武曰:“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是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强弩,节如发机。”(势篇)可以想象,暴雨骤至,山洪暴发,水卷漂石翻滚而下,具有何等的破坏力。凶猛的鸷鸟,在高空中收拢翅膀,直冲而下,在瞬间击中地上猎物。拉紧待射的弩机,一扳发机,箭离弦飞去。水、鸟、箭这三者在平静状态中,并不可怕,一旦处于险势中,便具备了很强的杀伤力。

    那么,“势”是怎样形成的?《孙子兵法》没有告诉我们固定的答案,但强调一条:“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势篇)

    请看英雄楚霸王项羽败亡时的情况。公元前202年,汉军十面埋伏,把楚军围困在垓下。夜闻四面楚歌,项羽军心动摇。经过奋力搏杀,无法挽回败局。项羽不服输,对部下说:“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今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言罢,率二十八骑冲入敌阵,左突右杀,如入无人之境,砍旗斩将,连杀百余人。无奈汉军潮涌,败局已定,项羽终于别姬赠马,自刎身亡,成千古绝唱。好一个盖世英雄楚霸王!虽死不瞑目:为什么如此英勇善战,反而失败?殊不知,项羽不是亡于“天”,而是亡于“势”,亡于张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布下的“势”。

    项羽和刘邦同样起兵反秦,都符合秦王朝败亡之“数”。但是,强大的楚军却最终败给了原先弱小的汉军,这不能不发人深省。原来,张良协助汉王刘邦,采取了一系列争取人心的措施,以致于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形成汉王仁义、楚王残暴的共识。中原百姓欢迎汉王刘邦,而痛恨号称西楚霸王的项羽。就在项羽兵败逃跑时,向一百姓问路,这百姓故意错指了路。人心向背,形成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项羽单凭匹夫之勇,怎能取胜?由此看,项羽不懂“势”,也不会用“势”,是其失败的重要原因。

    (三)形,一般指事物的状态或表现。《孙子兵法》在论述“形”的问题上展示了丰富的思想。孙武认为:“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虚实篇)这里,他提出指挥作战的最高艺术境界是通过有形的活动而达到无形的境地,深奥得窥探不着底细,再聪明的人也无法谋算。那么,怎样才能达到这一境界呢?《孙子兵法》告诉我们,必须处理好“形”的诸多问题。

    内外全形。事物既有外部表面的形态,又有内在深层的形态。指挥员不能只看外部的表面的因素,譬如敌我双方兵力的多少、所处的位置、各自如何协同、敌对双方如何攻守等等;同时,更要注重内在的深层的因素,如人心向背、参战者斗志如何、将帅思维性格特点、军队战斗作风及技术状况等等,全面把握“形”的内外两方面,不可偏废哪一方面。《孙子兵法·形篇》着重谈的是内在之形,要求指挥员致力于内形上争取主动,使己方处于不可战胜的状态,使敌方可以被战胜。战争进程中,全面发挥内外形的合力。“胜者之战,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谷者,形也。”(形篇)

    真假变形。军队的“形”有真有假。指挥员要制造假象,迷惑敌方;同时要识别假象,不为敌方所迷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行传也。”(计篇)真真假假,变幻莫测,这是兵家谋略所追求的效果。

    奇正应形。“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势篇)按一般作战规律用兵为正,按特殊规律用兵出人预料之外称为奇。奇正之法,应形变化。“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势篇)“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虚实篇)根据战场多变的情况,因时因地而灵活用兵。有时以正为正,以奇为奇,还有时以奇为正,以正为奇,不墨守陈规,“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虚实篇)

    虚实因形。“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攻其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虚实篇)针对敌方虚实情况,决定我军兵力布署和行动,同时,使敌方摸不清我方虚实情况,不知其所措,从而掌握主动权。

    强弱示形。综合各种因素,“形”在全局上表现为敌我双方力量的强弱对比。高明的指挥员善于示形。“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势篇)“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虚实篇)示饵以诱敌,示利以动敌,示弱以分敌,示强以镇敌。待敌分散,我方集中优势兵力,将其各个击破,积小胜为大胜,逐步扭转全局敌强我弱的局面。

    孙武的后世子孙孙膑曾被庞涓陷害,用刑砍去双脚。然而,身为刑徒的孙膑,以其对兵法的深刻理解和灵活应用,最终取胜。孙膑对庞涓有两次成功的示形。一是他装疯卖傻,骗过庞涓,得以逃脱,变刑徒为齐国谋臣。第二次,用减灶的方法,使庞涓误以为齐军人员大减,从而轻敌冒进,中了埋伏,死于马陵山大树下乱箭之中。诸葛亮所设“空城计”也是一种较复杂的示形。实为弱,如示强,则敌军统帅心疑,因此以空城示弱。结果,敌军恐有诈,遂退兵使诸葛亮解困。

    高明的指挥员处理“形”的艺术效果表现为,不但敌方摸不着头绪,就连己方下属官兵也难以知晓其中的奥妙。“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虚实篇)

    “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也;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势篇)怎样理解孙武所说的“形圆”?不妨看看老子论“道”时的话:“周行而不殆。”“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道德经》25章)意思是“道”从不停止地循环运行,它长大了就向远处走去,消失得很远,最后还要回到自己的出发点,完成循环。以老子说法为据,孙子的本意可以理解为,把握了“数、势、形”,就把握了战争的规律,就控制了军队作战总的局势。做到这点,不管战场上激烈战斗得多么纷纭杂乱,战局多么浑沌模糊不易辨明,我军的意志和行动都不会被扰乱。当战争完成一个周期进行到结局时,胜利一定属于我方。这是多么恢宏而又深刻的思想啊!孙武不愧是揭示战争规律的大手笔。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