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资料考证
女娲补天:古老沂蒙精神写照
作者:李玉亭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5-24 16:13:43

  关键词:女娲补天沂蒙山古之昆仑 赤水 沂河

  内容提要:女娲补天神话,看似情景纷繁,实际上,只是一个沂蒙地区天东南倾洪水为灾,女娲补天治水的故事。女娲是中国古老神话中最早的一个治理洪水的英雄。

1、

  娲,古之神圣女1,是我国古代神话中最伟大的一个女神,她的名字始见于《楚辞·天问》:“女娲有体,孰制匠之?”问了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揣度意思,大约是说女娲做成了别人的身体,她的身体是谁做成的呢?这个问题确实问得出奇,叫人无从解答。然而正因如此,女娲的神性也就可以想见。因此,注《楚辞》的王逸就引了汉代的民间传说:“传言女娲人头蛇身,一日七十化。”把女娲的形躯和神通来描写了一番。


  女娲“人头蛇身”的形躯,那是千真万确,没有疑问的。证以王延寿(王逸之子)的《鲁灵光殿赋》,亦云:“伏羲鳞身,女娲蛇身”,那是汉初艺术家根据当时民间传说画在鲁灵光殿的壁上,为后来王延寿游鲁时所目击的,足见无讹。不仅此也,再证以近世出土的许多汉代石刻画像和砖画,伏羲女娲确都是腰身以上作人形,穿袍子,戴冠帽,腰身以下为蛇躯,紧紧缠绕相交,亦足见王逸之说非虚2。这种汉代石刻画像,临沂地区也多有出土。临沂市博物馆,画像石厅也有展出。


  本伏羲、太昊、炎帝是东夷大汶口文化先民崇拜的运行在不同位置的太阳神,是东夷先民摹画的太阳神的符号。后来成为“伏羲鳞身”、“女娲蛇躯”之形象,是与东夷进入洪氾时期有关。“共工以善水名魟,禹父以善水名鲧;凡滨水善水之人,多文其身为鱼蛇之形,故共工与鲧皆为蛇身4。”


  《史记·补三皇本纪》云:“女娲风姓,蛇身人首,有神圣之德。代宓牺立,号曰女希氏。……一曰,女娲亦木德王,盖宓牺之后已经数世。金木轮环,周而复始,特举女娲,以其功高乃充三皇,故频木王也。当其末年也,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娲炼五色石以补天,断鼇足以立四极,聚蘆灰以止淫水……”


  前文《史记·三皇本纪》中提到“地维缺”虽无方向,但有倾义。《楚辞·天问》:“康回凭怒,地何故以东南倾?”(王逸注:康回共工也)《淮南子》言:“共工与颛顼争为帝,不得,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故东南倾也。”“天东南倾”是关键,不能不查。


  关于《楚辞·天问》郭沫若先生说:“这是一篇很重要的作品,……可以考定传世神话的时代性与真伪。凡在《天问》中有梗概的,我们便可以安心相信是先秦的真实资料,而非秦汉以后杜撰。这对于中国古代,也就提出了很丰富的史料,有的已由地底发掘的新史料而得到证明5。


  关于《天问》涉及的古史人事,从原始时代到封建初期。是屈原出使齐国时与稷下学士们所提出的问题6。


2、

  因为女娲补天发生在古之昆仑,要研究女娲补天,必先讨论古之昆仑何在。


  崑崙县圃,其凥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几何?


  ——《楚辞·天问》


  王逸注:“崑崙,山名也,在西北,元气所出,其巅曰县圃,乃上通于天也。”“凥,一作居。”


  《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赤水之际,非仁羿能上冈之岩。昆仑南渊深三百仞7。”


  《淮南子·地形篇》:“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山名。掘昆仑虚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8关于“昆仑其居安在”,是否在“西北”下面再论。


  《淮南子·地形篇》所记内容与《海经探源》查对可知:河水即黄河,在昆仑东北入海。赤水相当于沂河9,在昆仑东南。若水相当于汶水;合黎相当于东平的安山10,在昆仑西。羊水相当于沭河11,在昆仑东南。以上所述疆域——古之昆仑似乎是将泰沂山区包括其中。“女娲补天,天东南倾”,是指水的流向。泰山之南汶河,西行注入东平湖,水经注云:“入济”。与女娲补天“天东南倾”无涉。而蒙山之阳沂、沭河皆东南流入淮,最终归海,与“女娲补天、天东南倾”相一致。


  《庄子》:“黄帝游乎赤水之上,登乎昆仑之丘12。”前文已知赤水就是沂河,沂河发源于沂蒙山中的鲁山。鲁山西北,淄川南有昆仑山的山名流传至今。《博雅》云:“昆仑虚,赤水出其东南陬……入南海13。”


  根据山川地势、水流方向、历史典籍,相互对照,尤其是此地还保留着昆仑山的山名,可以得出沂蒙山就是古之昆仑的结论。至于前文王逸注:“昆仑山,名也,在西北”,源于汉武帝根据张骞等人的调查报告,做了错误的判断,将于阗南山定为“昆仑”14,而后《史记》记之,谬误流传所致。


  正如《辞海》所释:“昆仑,广大无垠。”司马光注:“昆仑者,天象之大也15。”“昆仑山”在神话里,是天帝在下方的都邑,也是百神所居住的地方,故汉族古代民间传说又以为是人类的发源地16。1981年山东沂源县骑子山出土的一件人类头盖骨残片和七枚牙齿化石17,证明在沂蒙山山区四五十万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1984年——1987年间,陆续在蒙阴县境内的东汶河流域发现7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旷野地点18。1996年9月10日,临沂市文物处在本市中国银行国际金融大厦工地(即蒙山沂水大剧院北)施工现场发现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2~3万年)的文化堆积,从中采集旧石器标本4件。是旧石器时代“沂蒙人”光顾临沂城的证据19。相继在沂沭河流域凤凰岭、青峰岭等地发现了距今1.9~1.3万年之间的细石器20。


  进入新石器时代,在沂沭河流域继而发现了后李文化(沂源扁扁洞)、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且传承有序21。足证是人类的发源地,同时也是百神所居,帝王朝蒙搞封禅活动的地方。(见《蒙山蒿文集》第27页)


3、

  关于《天问》涉及古史、人事很多,本文将讨论屈原在齐国对稷下学士们提出的与治水有关的问题。


  永遏羽山,夫何三年不施?


  伯禹愎鲧,夫何?变化?


  永遏,犹云长久禁绝。《书·尧典》注:“羽山,东裔。”《地理志》:“东海,祝其《禹贡》羽山在南,鲧所殛。”“施——作?。”《说文》作“?,弓解也”。


  伯禹之伯,当是“怕”的形误字,怕禹、愎鲧,相对立言。《说文》:“怕,无为也。”《左传·宣公十二年》“先縠刚愎不仁,未肯用命”,这和鲧的性格相同,故言愎鲧。


  上下二夫字,皆释为彼,上夫指永遏言,下夫指禹、鲧言,盖彼父子性行不同,到后来何以变化呢22?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谋略不同。


  羽山在蒙山东南,郯城县东北,祝其城西南23,今临沭县城南,是古之苗族亦称羽民居住的地方,正与“三苗在赤水之东24”相合。是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的地方25。数证,大禹治水发生在沂蒙地区当是信史。


4、


  女娲补天神话,看似情景纷繁,实际上只是一个洪水为灾,女娲用种种方法,诛妖除怪,堙塞洪水的故事26?。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某些神话、传说有的虽有些虚妄、失实之处,但其缘起,原有久远的、真实的历史踪迹为根据,并非全属虚无缥缈的杜撰27。因此治水必有洪水成灾的历史踪迹。


  1982年,为了配合兖石铁路工程建设,对凤凰岭遗址(需在此取土筑路)进行了考古发掘。凤凰岭位于临沂城东的沂沭河之间,为一海拔高度60——70米以上的丘状土岭。除春秋大墓和器物坑外,还有4点收获,进工地后,首先对遗址及周边调查,在岭西断崖处发现半个车轮和零星的马骨、铜环,经了解是附近王家黑墩村民取土所致。村民说:村里是黑土,这岭上黄沙细土是大水搬运来的,可填路、泥墙;在岭上地表和清理的88座战、汉墓的填土中,发现了五颜六色的细石器(见照片);消息传出,北京派来了国家山东队先在岭顶布方发掘无果,而后在岭南坡地瓜地,龙山文化堆积处挖探沟发现了细石器。考古资料证明, 龙山文化晚期进入夏代,证之此岭形成于夏代以前;而后在岭上探方壁见有“火烧”的遗迹,并清理出一个约75厘米的坑,当时暂定“烧土坑”(见照片), 消息传出,载于当年的《大众日报》,只是把“厘米”报成了“米”。后来,此“烧土坑” 经张学海、郑笑梅诸考古专家论证为“水的旋涡”。“火烧的痕迹”其实是土中所含铁沙被氧化形成的。这些收获证明,夏代以前,沂蒙地区进入洪氾时期。蒙山一带曾经霖雨连月不息,洪水东南倾,波浪滔天、沟满河平、汪洋一片,不见“沂、沭”,于是造成凤凰岭。此时期,人多树上筑巢,历山而耕。蒙山前,平邑县境内,至今有“历山”村名,村上有大汶口文化遗址,时间、村名、出土文物皆相一致。大水过后形成湖泊,后季干涸,方能耕作。蒙山之阳,今平邑、费县、临沂、南到临沭、郯城,乃至苏北邳州一带,农民下地干活皆说“下湖”。是洪水给沂蒙人民留下的历史乡愁记忆。


  沂蒙先民渴望有“神”来拯救这个地方,于是女娲补天的神话就产生了。


  关于此补天的神话在世界上其他民族中还不多见,在我国西南地区的苗族有“补天”和“撑天”的神话流传至今28。


  《海外南经》:“三苗在赤水(前文已证,赤水即今天只沂河)之东。”苗族在蒙山东南、沂河之东,羽山一带居住,蒙山洪水袭来,使之家园不保,被迫迁徙(一说舜伐三苗)。逃往贵州大山之中,成立夜郎国。在贵州振宇、紫云、西秀三县交界处的11个乡镇,共有两万多人,自称“蒙克”、“蒙慎”,他称古董苗,世代都将“夜郎竹王视为自己的老祖宗……”“蒙克”、“蒙慎”应是沂蒙山区的土著民29。苗族没有忘记故乡,皆在部落名称上冠以“蒙”字,他们补天的神话有“谷佛补天”和“龙牙颗颗钉满天”。“谷”是“女”的苗音,“女佛”当即“女娲”,她以青石板补天;流传于广西大苗山等地区,用龙牙和白头巾补好了天空的裂缝,后来白头巾就成了银河,龙牙也成了漫天的星星,则更富于诗情画意30。


5、


  女娲补天神话,是沂蒙地区“天东南倾”演绎而来。沂蒙地区是女娲补天神话的缘起之地,但沂蒙地区的人们后来却不祭女娲,着实令人困惑,查其历史,源于迁民所致。明朝初年,1369——1392年间几十年中迁民18次之多。1392年明洪武二十五年,向沂蒙地区迁民于费县、临沂、沂水、莒县等地,《明太祖实录》、《明史食货志》等均有详载,因为迁入居民众多,从而使新民俗与原民俗断档。据《甲申三百年》记载可知,明后期,社会混乱惨状,民俗荒废,又满清入关,乱俗所致。


  然,据史料记载,如明杨慎《词品》说:“宋以前正月二十三日为穿天日,言女娲氏以是日补天,俗以煎饼置屋上,名曰补天穿。”清俞正燮《癸巳存稿》卷十一“天穿节”条说它是“亦祝雨水屋无穿漏之意”,足见女娲补天正是为治水,补天神话的中心内容也是治水。


  煎饼是沂蒙地区的独特食品。《沂蒙民俗记略(饮食习俗)》说:“区内居民合家共同进餐,农忙时一日吃三餐,冬闲都吃两顿饭,城镇居民一年四季皆吃三餐。早年,境内农家当以高粱、谷子、地瓜糁子为主粮,上述粮食多做成煎饼食之。境内南部吃甜煎饼,北部山区吃酸煎饼(发酵过的)。”吃煎饼仍在传承。山里人俗称煎饼为“家宁”,似有煎饼置屋上,雨无穿漏,家庭就安宁之意。(或者“家宁”牌煎饼会随着祭祀女娲补天活动流传后世。此是后话了。)


  女娲补天治水很成功,为民做了巨大贡献,“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蛟虫死。”人们因此安居乐业,女娲完成了她的伟大功业,淮南王刘安敬而叹之,并在《淮南子·览冥篇》中这样描述女娲得到的功绩:“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晖熏万物。乘雷车,服应龙,骖青虬,援绝瑞,席萝图,络黄云,前白螭,后奔蛇,浮游消摇;道鬼神,登九天,朝帝于灵门,宓穆休于太祖之下。然而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之道,以从天地之固然。”


  临沂市五里堡曾经出土一块汉画像石(现存临沂市博物馆),上刻雷车出行,其内容与淮南王刘安弘扬女娲功烈的内容相一致,是汉代沂蒙人抒发对女娲补天的敬仰之情,为铭记女娲补天治水为民奋力而为的精神,刻石以记之。


  本来临沂地区的地势就是西北高、东南地洼,常年从山上向下流水形成了两条大河及其丰富水系。东边一条,《山海经》中叫做洋水、英水,现在叫沭河;西边一条《山海经》中叫江水、赤水,现在叫沂河。沂河、沭河东南流自古皆然,确成了女娲补天神话“天东南倾”的史影,也可见女娲补天神话起源于沂蒙地区是可信的。


 

  结语:


  治水神话在我国神话中比较普通,治水的英雄人物如女娲、鲧、禹、鳖灵、李冰等。这里我们不但要赞扬神话传说里的治水英雄女娲,还要彰扬祖籍蒙山脚下的治水英雄鲧,“尧封白马子鲧为崇伯。垞城,古崇国,在泗上。今治(泗水)东北40里”31。当在蒙山脚下。


  “鲧殛死三岁不腐,副之以吴刀,是用出禹”32。治水因此后继有人。


  鲧以顽强的生命和不怕死的精神感召后人,禹也不负众望,继承父志,最终完成了治水的使命。


  女娲、鲧、禹等治水英雄前赴后继、矢志不渝为家乡治水的故事感动着盼望被解救、被帮助的人们,因此他们的事迹后来被传为佳话,至今流传。


  女娲、鲧、禹等治水的故事,发生在古老的沂蒙地区,他们不屈不挠、乐于奉献的精神,正是古老沂蒙精神的反映。可见任何一种精神的发生、发展与形成,都有其深刻而久远的历史渊源和历史选择的必然,而女娲补天,正是今天沂蒙精神的历史写照。



  参考文献:


  1、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16页。

  2、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18页。

  3、李玉亭《蒙山蒿文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第8页。

  4、王献唐《炎黄氏族文化考》,齐鲁书社,1985年,第467页。

  5、谭介甫《屈赋新编》,中华书局,1978年,第428页。

  6、谭介甫《屈赋新编》,中华书局,1978年,第403页。

  7、袁珂、周明编《中国神话资料萃编》,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年,第82页。

  8、袁珂、周明编《中国神话资料萃编》,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年,第84页。

  9、广东社会科学部编,《海经·探源》山东省博物馆全文翻印,第17页。

  10、11、12同9。

  13、谭介甫《屈赋新编》,中华书局,1978年,第267页。

  14、司马迁《史记·大宛列传》,中华书局,第3173页。

  15、《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1671页。

  16、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45页。

  17、吕遵谔、黄蕴平等《山东沂源猿人化石》,《人类学学报》,1989年第8卷第4期。

  18、何传坤,徐淑彬《山东半岛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古生态环境暨适应模式》,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刊第49期抽印本,1993年12月。

  19、《关于国际金融大厦考古发现情况报告》,1996年9月13日。

  20、《凤凰岭文化概况》,河东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2018年11月。

  21、山东省文物局考古调查培训班资料。

  22、谭介甫《屈赋新编》,中华书局,1978年,第468页。

  23、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西汉东汉》,中国地图出版社,第44、45页。

  24、广东社会科学部编,《海经·探源》山东省博物馆全文翻印,第17页。

  25、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289页。

  26、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27页。

  27、王树明《莒县文化研究文集·仓颉作书与大汶口陶尊文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305页。

  28、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27页。

  29、王大友《上古中华文明》,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6年,第72、73页。

  30、袁珂《古代神话选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第27页。

  31、王献唐《炎黄氏族文化考》,齐鲁书社,1985年,第484页。

  32、严可均《全上古三代文》,商务印书馆, 1999年,第 195页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