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新泰抗战回忆 口述/刘汝泰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0:57:41 更新时间:2017-01-10 10:58:56
image001_2.JPG

 

  刘汝泰,男,1921年生,泰安市新泰翟镇村人。1941年加入中国国民党。1938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九军,任副官。抗日战争时期,在新泰同日军进行过多次战斗。

  2015年4月10日,在民革新泰支部的介绍下,我们一行来到新泰市翟镇的翟镇村,见到了刘汝泰。94岁的老人不仅身体硬朗,记忆力更是好得让人难以置信。为了向我们证明这一点,老人背起了孙中山先生的《总理遗嘱》:“致力于国民革命凡三十年……”一字不差,令我们钦佩不已。

  刘汝泰,1921年出生于翟镇村。当时翟镇村属于新泰县第二区。老人向我们介绍自己说1941年就已经是国民党党员了。“我1941年经董老师(董少羲)介绍加入国民党。当时参加国民党时我填了表。”刘汝泰所说的董老师,名永和,字少羲,在新泰人们都称他董少羲。董少羲出生于1885年,新泰市北寨村人,清末中秀才,后到文登县任教。他早年加入同盟会,是山东籍较早加入同盟会的成员之一,曾参加同盟会组织的烟台起义。1912年辛亥革命后,董少羲回到新泰。他关心民众疾苦,热心教育事业。当地匪患严重,他参与组织当地农民武装“黑旗会”,带领百姓抗击土匪骚扰。1928 年任新泰县教育局局长兼第一高等小学校长,并任国民党县党部执行委员。这一年5 月,北伐军进入新泰,他组织青年学生及广大群众,到城外迎接国民军北伐部队,并在城里举行欢迎仪式。1933 年,国民党县党部内各派系间互相倾轧,董少羲被撤销国民党县党部执行委员、县教育局局长之职。抗战时,他任新泰县抗敌自卫团总团团长,领导着新泰的民众开展抗日斗争。

投笔从戎 亲历抗战

  抗日战争以前,刘汝泰在新泰城里的县立高等学校上学。“当时,老师们和同学们都觉得我聪明,我学习也比较刻苦,学习成绩好,七七事变时正好毕业。那时候, 董老师是校长,经常对我们进行抗日宣传教育,我们的同学和老师都充满了抗日报国的思想。”

  1937 年10 月3 日,日军第十师团大举入侵山东。12 月22 日夜,日军强渡黄河。23 日向济南与周村进逼。24 日夜,韩复榘率部放弃济南,向泰安、兖州撤退。日军一路于27 日占济南,31 日占泰安,山东大部沦陷。1938 年1 月1 日,中共山东省委领导的徂徕山和泰西抗日武装起义爆发。到4 月中旬,蒋介石派石友三率六十九军的3 个师进入山东,想在抵挡日军向鲁中山区侵略扩张、消耗石友三力量的同时,借其力量与八路军争抢地盘,限制八路军发展。这时,石友三奉命留在敌后进行游击战, 他也别有抱负,为保存实力,转而与共产党合作,希望在其支持下确立对山东的控制。于是在进入山东前他通过中共长江局要求共产党派人担任政治部主任,以便联系。周恩来遂派共产党员张友渔以进步教授的身份到六十九军任职。

  当时,石友三的部队进驻莱芜、新泰、蒙阴、沂水一带,司令部设在新泰县东部的上门村。刘汝泰说:“那一年,石友三有部队在谷里,部队里的刘文申介绍我加入石友三的抗日部队。当时他说,去了以后,不是小兵子,给个小职务也就是当个副官。我想,又能打鬼子,又能有个小职务,于是就痛痛快快地参了军。我们的营长叫贺坤(音),那时候我是个有文化的,就当了个副官。我记得我们这个营有3 个连,一连连长是李超,二连连长朱茂礼,三连连长的名字我忘记了。”

  7 月,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与石友三商定,建立新泰县抗日联合政府。石友三派张克威(中共地下党员) 任县长,并成立县大队,曲明任大队长。下旬,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经张友渔提议,由六十九军军长石友三主持,在新泰龙亭镇召开山东军政会议,通知参加会议的国共双方共100余人。国民党方面的有张里元、厉文礼、秦启荣等;共产党方面有黎玉、张经武、郭洪涛、马保三、廖容标、孙陶林、林浩等参加。会议达成了两项协议:成立联合参谋部、建立民运指挥部;三项协定:彼此不搞摩擦、不互相瓦解部队、不许向友军防地扩展地盘。8月5日,新泰县各界抗日救国动员委员会在龙廷成立,大家推选有影响的开明人士林笃泉任主任,颜和庵任副主任,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发动群众抗日救国。

  六十九军在新泰同日军进行过多次战斗。刘汝泰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当时的山后村、南流泉一带都有石友三的部队驻防,后防设在山后。高随印的一营在谷里伏击战时,一些负伤的战士被抬到了山后的一个打谷场上。当时的伤病也不多。

  “我记得俺们这个部队在禹村曾经和日本鬼子打了一仗。当时,鬼子和汉奸从禹村出来,他们一共有100余人。我们事先得到消息,就埋伏在路边上,等鬼子汉奸队伍进入了伏击圈以后,立即开火,一下子消灭了部分日伪军。具体是多少,到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当时清清楚楚地看到,至少有四五个敌人被当场击毙,另有部分日伪军负伤,敌军被我们打回去了。”

  围山庄保卫战是当年新泰抗战中影响较大、战果颇丰的一次战斗。1941年9月6日拂晓,日军得到情报说八路军的一支部队驻扎在围山庄,遂纠集1200多人包围了围山庄。其实,八路军在三天前就转移他处了。鬼子先向村内发射多发炮弹,炸死了五六个人,围山庄的自卫团在徐天之的领导下进行还击,日军就放毒瓦斯弹,攻进村庄。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战。刘汝泰向我们讲述了当时的情景:

  “我记得,围山庄保卫战的时候,正好是阴历七月十五。围山庄被日军包围之后,国民党的一支部队前来解围,八路军的部队也前来解围,国民党来了一个营的兵力。当时,围山庄里面有徐天之等人指挥,奋力抗击,可惜家伙(武器)不行。鬼子支起了大炮,几下子就把寨墙轰开了,眼看着围山庄寨里的徐天之他们就要不撑劲(方言,意为支撑不下去),国民党的这一营官兵和八路军的一些部队一起来了,一起解救围山庄的徐天之他们,打死了不少的鬼子汉奸。后来,徐天之带领寨里的民兵和群众突围,还是死了72口子人!不过,这一仗打死打伤了鬼子汉奸200余人。”

全民抗战 保家卫土

  当时在新泰的抗战部队很多,成分也很复杂。国民党方面的有石友三、秦启荣, 还有董少羲领导的新泰县抗敌自卫团总团。共产党方面的有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部队组成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还有一些民间自卫武装,比如陈三坎的土匪武装,不过先投靠秦启荣,后来又投降日军,成了汉奸。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全民抗战,保家卫土。刘汝泰在六十九军亲身参加抗战的同时,也听到了许多抗战故事,他也一一向我们道来。

  “秦启荣当时是别动总队游击第五纵队司令,山东省第十二区行政特派员和保安司令,统辖邹县、滕县、曲阜、泗水、淄川、博山、益都、临沂、泰安、新泰、莱芜11 县的党政军务。”1937 年夏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秦启荣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鲁北游击司令,没多久改任冀鲁边区游击司令,组织鲁西、鲁北国民党地方武装。他是蒋介石亲自批准破格录取的黄埔军校第六期学员, 他不但是蒋介石的学生, 也是蒋介石的忠实信徒。“当时是1938 年7 月下旬,在新泰龙亭镇召开的山东军政会议上,秦启荣顽固坚持‘一个政府,一个领袖’,攻击八路军,声称国民党军队可以包办山东抗日,用不着共产党插手,要把共产党请出山东,遭到众人批驳,他只好借口‘不能久离部队’中途退场。后来他坚持反共立场,成了‘摩擦专家’。”

  “不过秦启荣的部队在新泰一带,开始时是同日本鬼子打过仗,但是打败了。队伍被打散以后,有人就说:家走吧。失败了就回家了。”由于龙亭会议上秦启荣大唱反调,反对石友三无视沈鸿烈主持山东大权,与石友三结下了积怨。当时秦启荣有1000 余人,十几挺日本造的机枪和几十门迫击炮,石友三对其早就垂涎三尺。这期间, 秦启荣部下搜刮民财,军纪败坏,惹群众怨恨。石友三便打着“为民除害”的旗号, 讨伐秦启荣,将其赶到滕县一带。

  “我还知道董少羲在葛沟桥伏击日本鬼子的事。当时董老师是新泰县抗敌自卫团总团团长,他访听到(方言,打听到)日本鬼子要把葛沟桥炸掉,便带着自卫团去打伏击。葛沟桥西边有一个榆山村的树林,在那里打死了一个日本鬼子。打死了这个鬼子以后,日本鬼子的队伍就散开了。日军散开以后进行了还击,董老师就带领自卫团向北边莲花山撤退了。鬼子占领了村子后,就放火烧了村子。前羊村的王志文打鬼子很勇敢。当时,他也参加了董少羲指挥的葛沟桥伏击战。

  “我还听我谷里的亲戚说过六十九军谷里伏击战的一些事,我的这个亲戚亲身经历了谷里伏击战。他记得,六十九军的高营长率部向东南岭撤退以后,日本鬼子进了谷里街,接着就在谷里的门楼子上架起了机枪,对着高营长他们撤退的方向猛烈地扫射了起来。”

  陈三坎是新泰的土匪,是陈家上汪村人。因排行老三,所以叫三坎。1927年当土匪后,带兵窜入徂徕山。1928年8月,被韩复榘擒获,韩对他十分赏识,让他任特务便衣队司务长。1938年,他秘密窜回新泰,以“抗日救国”为名,拉起20余人的队伍。为找靠山,又投靠伪军谢书贤部,被编为特务三大队,陈任大队长,驻防城东和庄。后嫌官微势小,又投靠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秦启荣部,被编为二十旅十一团,任团长,有部队1000余人。1938年底,被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任命为泰新莱蒙边区司令。8月,陈三坎投降日军,并带兵配合日军“围剿”抗日根据地和县抗日民主政府机关,被日军任命为“山东中部民团司令”。1944年9月,随日军“扫荡”鲁中根据地时,被八路军鲁中军民包围在沂水的葛庆,9月3日被俘。押解途中,他自知罪不可赦,自杀身亡。

  “陈三坎的部队开始时是打过日本人的。有一次,陈三坎在寨子把日本鬼子打得服了气。那一次,陈三坎的队伍一开始在寨子里,和日本鬼子对着打了起来。日本鬼子武器好,火力很猛。陈三坎一看,在寨子里光挨打,于是他下令叫部下开开寨门,把队伍分散在山上地里和鬼子打。陈三坎和他的部下对莲花山太熟了,那里有沟有坎,哪里有藏人的洞,他们都一清二楚。陈三坎和他的部下一霎霎(一会儿)从这里钻出来,一霎霎又从那边冒出来,东一枪,西一枪,把鬼子撂倒了不少。鬼子呢,那可真是‘洋鬼子看戏——傻了眼’,光等着挨打,连个陈三坎队伍的人毛也见不着。打来打去,鬼子真服了气,抬起死伤的鬼子撤退了。”

  (采访:郭 伟 牛尊先 郭正高 撰稿:牛尊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