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在抗战中成长 口述/王成斌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3:49:22 更新时间:2017-01-10 13:49:49

王成,男,1928年1月生,山东掖县(今莱州)朱家村人。1944年3月参加八路军,194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参加了胶东反“扫荡”、反顽战役、平度战役、掖县粉子山守备战、胶济路作战和县、州、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福州、厦等战役、战斗。1970年任陆军第三十一军副军长,1983年任南昌陆军学校校长,1985年6月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0年4月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北京军区党委书记。曾荣获三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勋章。是中共第十三届、十四届中央委员。

从东北逃难回家乡

我是从东北哈尔滨到家乡的,我在哈尔滨一中上的学,在哈尔滨四年。当时我们不知道我父亲是地下工作者,后来暴露了,他就跑了。他头一天晚上跑了,第二天上午就有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来我们家,问我母亲,你是德震(王兆敏)的夫人淑珍(百玉)吗?我母亲说是啊。来人说德震出事了,他已经在组织的安排下离开哈尔滨了,你们要赶快走,如果鬼子抓不到他,他们要对家庭实施报复的。我母亲说这怎么办。来人说,你现在不能犹豫,赶快带着有用的东西离开哈尔滨,由我负责送你们。现在你们赶快准备,下午我再来。那时,我父亲表面上是老板,家里值钱的东西还真有,光是衣服,打开衣柜一看就不少。我母亲看着家就不舍得走,那么多好东西,最后把值钱的包了一些,我背着一些,提着一些。我二弟那时才五六岁,也背着一些,提着一些。我母亲拿着值钱的、小的东西,还有个三弟抱在怀里,另外有些日本鬼子不准往外带的东西都和三弟的尿布什么的放在一起。下午他就来了,带着我们到了车站,车票都弄好了,说你们到大连下车,从大连坐轮船回龙口,然后从龙口回家,到大连有人接你们。现在我回想,当时我们的地下工作者确实很灵。他把我们送到哈尔滨南岗车站,一直到我们上车才离开。经过一夜,第二天早上就到了大连,因为他告诉我们不要急着下车,有人接我们。我们看人都下光了, 怎么也没人接。我母亲说,先走吧,先下车,车还要走,我们到下边去等。刚要走, 这时上来一个人,也不认识。他大概地盯着我们看了一下以后,看了看三个孩子,再看了看我母亲,他就问,你是淑珍吗?母亲说是。好好,我是来接你们的。他接到我们以后,给我们船票,中午陪我们在饭店里吃了饭,傍晚的时候,送我们上了轮船, 走的时候他讲:你们到龙口就没人接你们了,你们要自己安排回家。到了龙口确实没人接了,我们自己找了船,叫子,就回到家乡了。

村里掩护着一百多名八路军伤员

那时掖县还是日本鬼子统治着,鬼子的据点有掖县城、平里店、朱桥、海庙口等。汉奸队也很多。那个时候一些村子实行两面政权,表面上是日本鬼子和伪军的,暗地里都是八路军的。像我们的村子也挂着红黄蓝白黑的五色旗,称模范村,所谓模范村就是应付着日伪军,但暗地里帮着共产党做事。不那样不行,像我们村里掩护了100 多名八路军的伤员,专门挖的洞,一个洞能住十多个人,大概有十来个洞。一般鬼子不来,比较安静的时候,他们白天可以到上边来,在院子里面活动。鬼子进村了,都赶快回到洞里,藏起来。专门有人负责看病和送饭,吃饭一般都在院子里。我们村现在700 多户人家,那时才500 多户,是比较大的村子。我们村掩护那么多的伤病员, 没出过事,不光我们村,附近村子也有这样的情况。439

十六岁参加学兵团

我是1944年3月参加八路军的,参军一开始在学兵团,团长是贾若,就是胶东军区的参谋长,他兼任学兵团的团长。学兵团的学员都是各海区抽调的青年学生,这些人训练以后,大部分都到军队了。有的在部队当了干部,有的牺牲了,我们一部分人回到掖县,到了北掖独立营。

北掖独立营有个特工队,营里直属,30多个人,开始叫集训队,比如说北掖,有一区、二区、三区,区里都有中队,把中队的骨干召集一部分专门培训,当时叫训练班、培训班。特工队每次战斗后都要总结教训和经验,值得肯定的是哪些方面,需要接受教训的是哪些方面,总结教训实际上就是培养干部。特工队实际上不到40个人,当时北掖独立营的徐副营长兼队长。特工队是老百姓给起的名,老百姓看到这个队今天打个伪军,明天打次鬼子,老百姓给起名叫特工队,以后就这么叫开了。我打了几仗,领导还比较满意,后来一班长牺牲了,让我去接替了一班班长。我们队经常在烟路两侧活动,也就是朱桥、平里店到掖县城之间这一段。敌人从龙口、朱桥这个方向向掖县城运物资,押送车队,有时是马车,有时是汽车,所以我们经常在烟路上,截击敌人的运输队。后来发展到海庙口,掖县有个粉子山,粉子山出滑石粉,日本人挖了以后,运到海庙口,然后用船再运到别处去。海庙口有个据点,所以我们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当时主要任务是捕俘,见到单独活动的敌人就击毙。比如说有一次,本来队里给的任务是要抓一个了解敌人运送滑石的俘虏。我们在海庙转悠了半天,看到四五个便衣进了饭店,我们这个班几个人在外边警戒,我带着其他人进去,缴获了几支匣子枪,有几个顽抗的,当场就击毙了。类似这样小的行动有好多次。

惩处作恶多端的汉奸走狗

我在特工队负伤以后,在西由养了一个月,回来以后就找不到特工队了,我就找到了县政府,在那里帮助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当时县政府也是流动的,都是在老百姓家里,今天在这家,明天在那家。当时县长叫赵一川,兼北掖独立营的政委。后来听说特工队就在黑港口,离我家很近,就想回特工队去。走到离我家五里地的朱石村时, 被两个站岗的给抓了,把我送连部去了。我拿出介绍信,并说我是北掖独立营的,在烟路上负伤,住院一个多月好了,想回原单位。他们说那个队已经都划归胶东的特工队了,你去也没用,实际上是他们看了我的介绍信以后,想把我留下来,他们四连刚成立,独立营其他的几个连队都在高峰营长的率领下去参加反顽战役了,徐副营长在后面组建四连,实际上是一些伤员、老兵回来当干部,临时发动群众参军,组织起了四连,人数倒不少,一百七八十人,但都是些破枪,兵不像兵,因为刚召集起来。到连部以后,副营长一看是我(他原来就认识我)就跟连长、指导员讲了我的战斗经历, 就这样,我就正式成为独立营的人了。这之后,我们六进六出平里店。平里店据点在平里店的西边,靠着烟路。六进六出就是进去摸哨,进去侦察,有时候是捕杀敌人的伪乡长。在这些活动中,一个是捕俘,一个是惩罚作恶的伪军。像海庙口有一个监工头很坏,东北口音,别人都叫他老贾。上级给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老百姓最痛恨的老贾搞掉。他手里拿着棍子,天天打人,其中就有一个城北一个村的民工被他打成植物人了。他有个特点,中午吃完饭以后,晒着太阳,把帽子往下一放,就呼呼地睡觉。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把他搞掉了。搞掉以后,日本鬼子在海庙西南边的崔家南山,为他修了个墓,但很快让老百姓扒了,尸体扔在外面,棺材板都没有了,狗都不靠前, 臭了。以后鬼子又把他重新埋葬,又叫老百姓扒了,把尸体扔到靠近海庙的一个公共厕所的粪池子里面去了。人民群众对日本人和汉奸走狗是深恶痛绝的,所以我们在海庙活动比较多,多半都是捕俘,惩处作恶多端的汉奸走狗。

  (采访:烟台市胶东红色文化办公室 撰稿:郭恩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