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一个抗战号兵的故事 口述/宋 旭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4:31:32 更新时间:2017-01-10 14:32:03

宋旭,曾用名宋永旭,男,1929年3月生,山东海阳人。1943年入伍,历任战士、文化干事,参谋、科长、处长、团参谋长、副师长、解放军体育学院训练部副部长等职。1984年离休。抗战期间,在胶东参加过水道、村、即墨、行村、牛尺布、孙守、金口等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参加过辽沈、平津、横广等战役。

参军入伍 转战南北

我是个穷孩子出身,在家里种地没有地,读书没有钱,拿了家里2块大洋2吊钱,参加了八路军胶东十六团,从此我就跟八路军一起进行了游击战、麻雀战、地雷战,反对日本鬼子大扫荡,参加了行村战斗、隧固头战斗、牛尺布战斗、即墨平山战斗等50余次战斗。我在战斗中负过伤,被评为胶东的战斗模范、爱民模范。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我随着胶东十六团到了东北,参加了东北自卫战。在新开岭战斗中,全歼国民党的正规军七十二师,活捉李正宜,受到中央军委的表扬。解放战争中,我还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横广战役。

万第会战歼灭赵保原顽敌

赵保原是东北张作的部队,后来到了胶东。1941 年,胶东有个许世友指挥的部队歼灭了一部分赵保原的部队。后来赵保原跑到发城修据点。那时咱们武器不行啊, 于是就挖地道,挖到那个村根,打得他又带着部队跑了,跑到万第就住下了。万第有3 个万第:前万第、后万第、西万第。抗日战争末期,我们想发动一次全面歼灭战争。打这个战斗动员了胶东所有的部队,十三团、十四团、十六团,胶东就这3 个主力团, 此外还有北海独立团、西海独立团、东海独立团,还有海阳独立营、莱阳独立营、掖县独立营、招远独立营,基本上把胶东部队全部集中起来了,胶东人民也踊跃参加战斗支援。这些部队呢,一部分部队是打增援的,真正打万第的主要是十三团、十六团。1945 年2 月11 日,农历除夕开始打,第一天没打下来,只是攻下周围几个碉堡。当时我就在十六团二营,团长叫江元,二营营长是彭辉,教导员是江民风。南万第南面有个碉堡,就跟楼房似的,不过是个圆的,三层,它阻挡了我们的进攻。我跟营长和教导员讲,我去喊喊话。我说,我们是八路军,今天晚上就打你们,你不打枪,我们就优待你们。他们马上不打枪了,我们部队就从碉堡根过去了,他们连哨兵都撤回去了。南万第前面有个小山,山脚下有个碉堡,接着就打这个碉堡。这个碉堡外面都有铁丝网、壕沟,都被我们破坏完了,然后用炸药把它打下来了,我们占领了这个碉堡。十六团一营攻打万第,第一晚上没攻下,接着第二天晚上打进去了,是十六团一营先打进去的,接着我们二营也打进去了。我们一个穿插一个护尾,不到2 小时就把赵保原部队给歼灭了。万第会战取得胜利以后,赵保原带着不到100 人逃跑了,跑到青岛山一带去了。

军号调出濯村顽军的号班

打完赵保原之后,我们就急行军去打村。村驻着顽军的一个团,不是正规部队,其中也有赵保原的,也有陈一堂的,是个杂牌部队。村是个比较平坦的地方, 所以我们不好接近。我随着十六团的三营九连,到了这个地方,后来一看九连没打下来,炸药上不去,我就吹号。当时我当号幕,我吹号,苏联的号谱、国民党的号谱、日本鬼子的号谱、共产党的号谱我都懂。那时指挥全是靠号,一个连里有号,一个团、师都有号。我跟村的一个号长接上了,我说咱们都是亲弟兄,你把你们号班带出来,他们的生命由我负责。他带出来十个司号兵。这样顽军的指挥就失灵了,接着我们就发起攻击,不到两个钟头全攻下来了。把村打完了,接着就继续往即墨、山那个方向前进。

坟墓里走出个活人

走到莱阳五龙河时,碰上了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有两个中队,都配有九二式、八八式先进武器,咱们的武器跟不上,打不过就撤退。五龙河水很深,部队都游泳过去了。我们营教导员江民风的马给打死了,撤退完以后,教导员叫我回去,说马死了无所谓,但马套里盛着文件,让我给拿回来。我回去后又碰上日本鬼子了,鬼子说抓住那个小八路,因为我穿着军装。我就跑,他们要抓活的,不打枪。正好五龙河这边有个坟墓,我就把坟墓砖头拿开,在坟墓里藏着。日本鬼子就来搜索,墓地里有树有草的,日本鬼子也怕,他们就撤走了。我就把马套里的文件找到了。回来以后,江民风说,你怎么跑出来的,我说,我藏在坟墓里。

烟袋锅代替号嘴

后来我们就在莱阳住着,准备晚上打格庄。正准备走的时候,五连的一个号兵把号嘴丢了,号兵把号嘴丢了,就等于部队没有枪,因为一个部队全靠号来指挥。那时我当号幕,就相当于号兵的班长,下面管着几个连的司号员。当时已经来不及买了,我就动脑筋想办法,我看到一位老大爷的烟袋锅和号嘴差不多,我说老大爷你把这个烟袋锅卖给我吧。他说你要我家里有个新的,老大爷把新烟袋锅给了我,我给了一块大洋,老大爷不要。可咱们有纪律啊,不能白拿老百姓的东西。那个村里有个铁匠铺,铁匠把烟袋锅直起来,切下来,焊到号上去,一样好用。当天晚上,就打格庄,刚吹完冲锋号,这个号兵就再联络不上了,他负伤了,把动脉都给打断了,浑身是血,最后我去找到这个号兵,他已经牺牲了。

空手夺取一支日本大盖枪

部队到达即墨后,日本鬼子来攻打我们,我们那时就一个连怎么能打过他们,我们就撤。我就猛跑,没有枪,后面背着个号,日本鬼子在后面追,其中有一个伪军。他就喊抓活的,抓那个小号兵。跑到营上村时,我已经很累了,敌人追得快,没办法我就跑老百姓家里去了。我就躲在街门后面,一个日本兵拿个大盖枪过来搜我,他看不到我,但我能看到他。准机会,我夺过他的刺刀,把他捅死了。我叫老百姓赶快把我藏起来,老百姓也害怕啊,说咱们跑吧,我就从后面的窗了跑出去了,不远处就是苞米地,我把夺的大盖枪藏在那个玉米地里。敌人撤了,我就出来了,咱们的部队也来了,来找咱们牺牲的同志,我带着部队找到了十几个伤号。

  (采访:烟台市胶东红色文化办公室 撰稿:郭恩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