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尚坡好,马上咱就走上坡路了” 口述/李尚坡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4:32:39 更新时间:2017-01-10 14:33:24

李尚坡,男,1929年生,济南市商河县韩庙镇胡营村人。1946年加入商惠独立团,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参加济南阻击大会战,11月参加了淮海战役。1952年跟随大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1956年复员回乡。

2015年5月6日,在商河县史志办主任陈丽梅的引领下,我们采访了李尚坡老人。

为有饭吃去当兵

我的父母去世早,早早地我就成了一名孤儿。兵荒马乱的年代,周围亲戚自家吃饭都成问题,再加上孩子多,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管我,我只能靠讨饭为生。

1944年左右,村子里来了一支抗日队伍,具体是哪支抗日队伍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都称呼他们为十一团。那个时候八路军的力量弱小,为了迷惑敌人,都是往大了说,虽然称为一个团,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人,也就有个三四十人,相当于一两个排的兵力。

有一天我去我二奶奶家玩,当我将要跨进二奶奶家大门的时候,我往里一看,“吆,这不是八路吗!”这时候院子里的人也看见了我, 就不让我走了,把我领进了屋里。里边的八路军战士问我:“小孩,你吃饭了吗?”我说:“没有。”他们就拿出来了两个窝头让我吃。这时候我二奶奶进来了,她看到我就把我领到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团长)面前说:“老总啊,你看这个孩子爹娘死得早啊,无依无靠,你们能不能把他收下,叫他能有碗饭吃?”那人听完,就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问我:“你几岁了?”我说:“我14了。”他“了一声后,又问:“你爹娘早过去了吗?”“”“唉,这个可真是个苦孩子。”过了一会,团长起身拿来一支步枪,将步枪竖起来在我身上比了比,说:“不行啊,孩子,你看你还没有步枪高呢,你太小了,还不能扛枪,我们作战行军时你跟不上趟啊!”说完,又坐回到椅子上。这时村里有位二伯父来给他们送饭,也对团长说:“你们带着他走吧,多少能顶点用,要是搁家里,不饿死也会被鬼子打死的。”团长听了,低头想了一会说:“要不这样吧,你到张北台村(今德州乐陵市郑店镇张北台村)华东医院(华东区医疗队)去做看护员吧,我给你写封信,你拿着信去就行。” 就这样,我成了华东医院的一名看护员。

 

 IMG_9240.jpg

李尚坡获得的纪念章

   

在部队起名“尚坡”

我来到医疗队以后,就开始照看伤病员。那时候,伤病员特别多,一个屋里就有二三十个,一个看护员就得负责照料一个屋的伤病员,非常辛苦。尽管很苦,但总算有了个吃饭的地方,我就尽心尽力地干了一年。

1945 年,医院里来了一个连长,姓王,名字我忘记了,他从前线受伤回到乐陵养伤,组织安排我照顾他。他是在和敌人正面冲突时腿部受伤的,据说还打死过几个日本兵, 在我心中他就是英雄,我照顾起来格外卖力。由于他伤得不是很重,恢复比较快。当年9月份王连长伤愈后要归队的时候,他把我叫过来问:“小李子,你愿意跟着我去扛枪去吗?”我说:“我愿意啊。”就这样我正式成了一名战士。

来到部队后,建军籍需要名字,一个叫李茂泉的指导员就问我:“小李子,你在老家也没有名字吗?”我说:“没有。”“那你兄弟几个?”“我是个孤儿,就我一个人。”他又问我:“你有近门的堂兄弟吗?”我说:“堂兄弟有啊,我有个大哥叫李尚文,还有个二哥叫李尚武。”指导员听了说:“要不你叫李尚坡吧。”我说:“尚坡?尚坡多不好啊,整天上坡多累啊!”指导员笑着说:“尚坡好,马上咱就走上坡路了。”我一听:“行,那我听你的,就叫这个名。”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名字。

   

破坏敌人交通线

当时我们的力量较弱,很少与敌人发生正面冲突,多数情况下是小范围骚扰敌人,与敌人打游击。

虽然在后方照顾伤员,有时候我们也在受伤战士的带领下,和敌人展开小规模战斗。当时商河县成立了一个“三编县”(现在位置大约是惠民县的西部、商河县的东部和南部、济阳县的北部)独立师,和敌人进行地下战争。说是独立师,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人,也就有二三百人的样子。平时也不在一块,分成几个小队出去打游击。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去德州地区破坏铁路。敌人的一批物资和部队要通过德州,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去德州破坏铁路。当天晚上,我和“三编县”的一些战友二三百人来到德州平原恩城,当时的工具有限,我们就拿着铁锹、榆木棍子等工具,靠人力硬掀。我当时年纪小,力量不足,比别人要费劲一些,而且道轨特别沉,不一会儿,手上就磨出了血泡。就这样,一晚上下来,沿线二三里地,每隔二三百米我们就把铁路道轨撬起来一段,掀到铁路下边。就这样打乱了敌人的运输计划。

抗日战争结束后,我又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从朝鲜战场回来后,我就成了当时公安军北京部队的一名班长,直到1956年复员。

(采访 撰稿:孙春丽 延军 陈丽梅 王 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