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年少苦命娃 战时英勇兵 口述/贺东江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4:34:08 更新时间:2017-01-10 14:34:41

image001_29.jpg

贺东江,男,1930年3月生,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阿东村人。高小文化。9岁时,遭逢阿城“二月二惨案”。11岁至13岁,任儿童团团长为地下党送情报。14岁参军,隶属于聊城第六军分区,任警卫员。参加过解放东阿、平、阳谷、聊城等战役。1947年,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参加郑州、开封等战役,在开封负伤。1948年参加淮海战役。1949年参加渡江战役。后挺进贵州,参加贵阳战役。1944年至1950年间,共参加大小战役200余次。1951年退伍,先后在聊城专属粮局、寿张粮局、打渔陈粮所、侯庙粮所、吴坝公社工作。1983年在阳谷县张秋镇离休。

2015210日下午,我们赶到贺东江老人家对他进行采访。老人的家在阳谷县阿城镇阿东村,是一个不大的平房院落。院落比较宽敞、亮堂、干净,家里挂着许多老照片,还有许多当地领导去慰问、走访的合影。知道我们要去采访,他和邻居几个老人已经在家里等着。老人身体很健康,头脑清晰,耳稍微有点背,口齿十分清晰。尽管贺东江老人稍微有点耳聋,他和比较熟悉的老邻居交流起来并不费力,于是,一位听力较好的邻居就充当了我们翻译。整个采访过程,老人一直在讲,不愿意停顿、不愿意休息,令人感佩。

我叫贺东江,1930 年3 月出生于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阿东村,伤残军人。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我和哥哥是在姥娘家长大的。那时候,家里穷得很,比要饭的叫花子也好不到哪里去。1937 年,我哥哥(16 岁)参加革命,他曾给3 位阳谷县的县长当过警卫员。原来我们村有我们两个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革命, 现在哥哥过世了,就剩下我自己了。

遭逢大难 劫后余生

我们阿东村就在阿城镇的旁边。阿城镇是京杭大运河沿岸一个较大的城镇,有近千户人家。抗战初期,阿城镇镇长刘镇南号召地主、富农购枪,要求有30 亩地之家买1 支枪,有50 亩地之家买1 支好枪,最后共筹得82 支枪,由地下党员李志平转交给了赵健民部。

农历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这一天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要早起“围囤”,祈求一年的好年景和好收成。可是,1939年的农历二月二却发生了我们这一带人都不忍提及的“二月二惨案”,也叫“阿城惨案”。

1939 年驻守阿城镇的是国民党山东省保安第四旅冯寿彭第十团一部。3 月22 日(农历二月二)凌晨4 点左右,早起的人还听到“冯二皮”(冯寿彭)的部队在北门操练,接着又听到了激烈的枪声。1500 余名日伪军从聊城、东阿等地出动,进犯阿城镇。附近的村民看到日军指挥官蛮横地举着指挥刀,士兵端着枪挺着胸脯向前冲,但是,他们很快遭到守城部队的反击。第十团驻军顽强抵抗,给予日伪军重大杀伤。战斗十分激烈,持续到正午时分,忽然来了一架飞机,使用空炸炮弹和燃烧弹,守军无力抵抗,日军攻入阿城镇内。第十军团官兵270 余人牺牲,日军也伤亡惨重,鬼子尸体装满了三四辆汽车。

日军攻下阿城镇后,在附近村庄展开了报复性屠杀、抢掠。那年我9 岁,住在姥娘家。只记得姥爷很紧张地对我说:“小来(对小男孩的称谓),日本鬼子来了,你别害怕,我把你藏起来,你可别动、别出声。”于是,姥爷把我藏在床底下,并用簸箩把我扣住。那时候,我还是小孩,不知道日本鬼子是啥,还以为是骡马牛什么吓人的怪物呢。我在簸箩里藏着,听着有“哐哐的脚步声进了屋,吓得我一哆嗦,簸箩也跟着抖了抖,一个人用尖刀把簸箩一挑,住我的脚脖子把我从床下拉了出来。他一见是个小孩,也没杀我,反倒抱着我出去了。后来,去了我姥爷家附近的一户人家,家里有个妇女,只见5个日本兵正在轮奸那个妇女,那妇女嗷嗷叫,后来都不会动弹了,哎呀,那个惨啊!在那一天,我们这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被杀了,我姥爷也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杀死了。有个叫朱朝芝(音)的,他们一家爷都被杀了。守城士兵和乡亲的尸体一堆一堆地在西边桥附近堆着,得有100多个,狗吃死尸吃得都疯了,见了活人也咬,吓得我们都不敢从那里过。

从那时候起,我才真正知道日本鬼子真啊!后来去了部队,尽管不满15岁,我也争着抢着上前线,受伤了都不肯下战场,一定要打日本,恨日本人呀!

儿童团长 对党忠诚

1941年,日伪军推行“治安强化运动”,集结万余人兵力,向鲁西抗日根据地疯狂“扫荡”,根据地的地下工作越来越艰难,阳谷县政府想找几个小孩帮助做地下工作。我哥哥当时是县长的警卫员,又是本地人,比较熟悉情况。于是,专门做地下工作的县委委员高华山找到我哥哥,让我哥哥帮忙找人,我哥哥就向高华山推荐了我,又让我找了另外两个小孩(李洪祥和刘玉)。我们三个小孩成立了儿童团,我任团长。

儿童团也并不是谁都可以入的,因为我哥哥的关系,党组织相信我,才让我入了儿童团,当了儿童团团长。帮助党组织干地下工作,最重要的是对党忠诚、政治坚定。我们这里有个抗日英雄李万民,我干地下工作经常与他接触,他就经常教育我:“小贺,一定要注意保守秘密,千万不能叛变。如果被抓了,也坚决不能说出秘密,就算说出秘密,日本人也一样会杀你。再说,共产党也不会放过叛徒的。”我当时就坚决表态:“我死也不会说出秘密,不当叛徒!”那时候,我哥哥偶尔回家住的时候,夜里我们哥俩说话,哥哥也经常嘱咐说:“可记住,千万不能当叛徒!”

1941年至19433年间,我一直在为地下党放风、送信。县委党组织还有个叫张万青的人,这是经常联系我、让我送信的人。一旦有了什么重要消息或者文件,张万青就会找到我,让我把信送到指定的地下交通站。那时候,刘楼有个地下交通站,站长叫刘文义(音),我们3 个一般都是把信件、汉奸和鬼子活动的消息、名单等送到他家,然后再有专门的人联系他,取走这些信、消息和文件等。这种地下工作,一般都是单线联系。

那时候,汉奸一般不注意我们这些小孩子的活动,主要是本地的坏人发现或者告发,所以我们一般都选择黑夜或者黎明时送信。有时候把信放在脚底下,有时候挎个小粪篮,找张烂纸把文件、信一包,放在粪中间,到了那里再把信取出来,别提多脏了!要是重要文件或者写着名单的文件,我一般不放在粪篮里,省得弄脏。

那时候,鬼子在阿城、七级都有炮楼,七级的鬼子叫龟川,党组织想动员我去炮楼里伺候龟川,顺便探取情报。那时候,我年纪小,只记得哥哥说过,不让我当汉奸,总觉得伺候鬼子就是汉奸,会落个骂名,不愿意去。

1943 年春,县政府在距此地8 里地的古河驻扎,当时没有多少人,也没有多少枪, 只有一个警卫连。共产党故意放风给本地的汉奸,汉奸便将消息报告了阿城的日军(当时阿城有5 个鬼子),他们果然上当了,开始向北进攻县政府。在进攻县政府的路上,他们要经过刘楼,刘楼当时驻着东阿县县长徐翼领导的老三团,老三团与日伪军交上了火,日伪军损失惨重,当时那个汉奸吓得都不会跑了,让他的侄子背着他跑走的, 而日本鬼子撤退不及时,有一个鬼子被包围了。当时,上级下令活捉这个日本兵。但是,这个日本兵拒绝缴枪投降,举着枪顽固反抗,有个班长顺着他的枪打了他一枪,他的手受伤,枪掉到地上,他用另一只手想摸身上的手榴弹,这时,8个战士分四个方向向他冲上去,按住了他。为了活捉这个鬼子,我军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好几个人都受伤了。当时,我在战场上拾炮壳,亲眼见到了这一幕。

1943年冬天,我们村的汉奸李德才(音)把我们3个儿童团团员给地下党送信的事给举报了,日伪军便一心想捉住我们3 个。记得那天夜里大北风呼呼的,敌人进村抓我们3 个,当时党组织的李恒投了一个手榴弹、打了一枪,敌人以为有部队来救援吓跑了。县政府怕我们3 个儿童团团员遇害对革命影响不好,为了保护革命儿童,就派县政府警卫连的人连夜把我们3 个送到了六军分区(即聊城军分区),分别在不同的部门做不同的工作。后来我们3个都当了八路军,现在他们俩已经去世了。

当时,我被安排在军区医院,在医院工作了2 个月后,部队上的周参谋长见我勇敢、机灵,就对我说:“小贺,你不适合在医院,跟我上部队吧!”于是,1944年我正式参军了,当时隶属于聊城六军分区,后划归二野五兵团十七军五十一师一五三团。

土坦克” 破东阿

1944年,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开始不断攻打日军据点。1月份,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在司令员刘致远指挥下,在聊城、阳谷、东阿、平、博平等地作战36次,并攻克东阿杨柳、阳谷阿城等伪军据点16处,歼俘伪军1000余人。5月份,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主力部队攻克湖溪渡、牛角店据点。

打博平那次战斗十分顺利,用了约2天时间,第一天走到,探了情报、挖了工事,第二天晚上八九点钟就开始进攻,博平城里有800余伪军,他们很快就崩溃了。打阿城也算顺利,当时二团负责攻打阿城北关,北关的伪军有心投降,但是又害怕以后被鬼子找后账,于是派了代表来找二团商量,让二团向东打枪,他们向西打枪,一阵乱打就投降了。阿城还有一个铁杆汉奸刘洪筹(音),他是国民党陆军学院毕业的,坚守着贺五楼,放出话来:“活着我刘洪筹,失不了贺五楼,喂了阿城的狗,也不让一二团捡走!”不过最后,他还是被活捉,然后被枪毙了。

1945年5月17日,冀鲁豫军区与东阿县武装以6个团的兵力攻打东阿县城(今平阴县东阿镇)。老话说:“东阿城,城两半。”一条大河将县城分为了东城和西城,东城住的是日本鬼子,大约有30余人;西城住的是汉奸,大约有1800余人。当时军事部署是一团打东城,二团打西城。二团大约有1200余人,两天时间就把西城基本拿下了。一团打东城打了5天,也丝毫没有进展,死伤还非常严重。当然不是一团缺乏战斗力,实在是日本鬼子的武器厉害,鬼子躲在炮楼里,用机枪“啪啪啪啪不停地扫射,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炮楼。

当时,我们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的刘致远司令员忽然说:土坦克吧!我这个警卫员年龄小、好搭话,接话茬说:“‘土坷垃坦克会跑吗?刘司令员一把把我拨拉开,说:去!你一个小孩知道啥?!”“土坦克就是先把被子用水浸泡湿透,然后蒙在八仙桌上,找两个人顶着桌子慢慢走,再找一个人抱着炸药包随后。土坦克一出动,我们就用机枪狂扫,掩护他们。机枪这样打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土坦克”才走到炮楼下,他们把炸药包放好,人撤回来,点火!只听“轰”一声,炮楼就被炸了个大洞,我们的人趁机冲进去,跟鬼子拼了刺刀。这种拼刺刀,我们也不沾光,日本的刺刀也比我们的好,日本鬼子死伤五六人,我们却死伤了二三十人。当时,东城内有3 个日军炮楼,炸毁了2个。除西城日军独立据点未攻克外,其余据点内伪军全部投降。战斗中毙伤日伪军110余人,俘伪军600余人。后因泰安、平阴日军派兵增援,我们就主动撤离了。

8月14日,泰运军分区又一次以5个团的兵力,再次向东阿县城发起进攻。此时,县城内有日军30余人、伪军500余人,还没开战,他们就匆匆逃到济南去了,东阿县城收复。

解放阳谷 活捉李岐山

1945年7月21日至26日,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宋任穷、副司令员杨勇指挥发起阳谷战役。那天,天下大雾,对面看不见人,攻城十分顺利。当时我们部队被安排在石佛乡打增援,聊城城里的鬼子很多,怕他们得到消息去阳谷增援。阳谷战役下来,毙伤、俘虏伪军35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5挺,迫击炮2门,掷弹筒19个,长短枪3000余支,粮食100万公斤。

1945年9月,泰运军分区司令员刘致远指挥5 个团共5000人,在部分县武装配合下,向占据平县城的汉奸李岐山部发起攻击,最后解放了平,活捉了汉奸李岐山。汉奸李岐山作恶多端,曾经活剥过3个共产党员的人皮,并把整张人皮钉在城门上示众。后来,我问李岐山的警卫员:“你们怎么活剥的人皮?”那个警卫员说:“哎!别提了,咱是汉奸也觉得可怜。在人头顶上划个口子,然后用水银灌进去,水银沉,人皮慢慢地就被整个活剥下来了。”

李岐山是山东省保安第二十六旅旅长、伪平县长,曾经勾结日军在张家楼村制造了张家楼惨案”,大肆烧杀抢掠,杀害村民333人,殴打致伤残271人,抓走264人(其中7人被送到日本做苦力),烧毁房屋273间,抢走牲口86头。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李岐山抓壮丁9298人,杀害男性1101人,残害妇女1385人,致2249人失踪,烧房屋21539间,抢杀牲畜25201头。活捉李岐山后,全体战士一致要求严惩他,1946年7月28日,平县2万多人在第四区南陈庄专门集会,声讨李岐山罪行。

后来,我跟随部队参加了解放聊城、开封等系列战役,1951年退伍。

  (采访 撰稿: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