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两次遭遇鬼子袭击 为守机密当“逃兵” 口述/班立月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4:34:46 更新时间:2017-01-10 14:35:24

image001_21.jpg

班立月,男,1930年3月生,山东临县店头镇东措庄人。1944年8月入伍,成为了一名通讯兵。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1955年5月退伍回乡。现居临

幼年失去双亲 十五岁当兵保家卫国

我叫班立月,今年85岁了,是临县店头镇东措庄人。前几天,村干部到家里跟我说记者要来采访我,听我讲抗日故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为啥呢?我15岁当兵,那时个头小、年龄小,扛不动枪,首长就安排我当了通讯员,专门为领导送信。在送信过程中,我遭遇过2次小鬼子袭击,但为了保护好机密,一次是同志们掩护我逃跑的,一次是当地的群众掩护我撤离的,实际上我当了2次“逃兵”。为此,我一直耿耿于怀,不能和鬼子面对面杀,但是部队首长还表扬我顾大局。

在我三四岁的时候,我爹娘相继去世了,只留下我和哥哥相依为命。那个年代,谁家都是穷得叮当响,吃不饱穿不暖。我哥哥就带我四处要饭,晚上找个柴火垛,冻得直打哆嗦。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不住掉眼泪。后来,村里的一位大娘看我哥俩可怜,就收留了我们。东一顿西一口,乡亲们谁家要是有吃的,就给我们送去一口。大娘把我哥俩当亲生儿子,只要家里有啥吃的,也都先想着我们。就这样,我们又有了“娘”疼,虽然经常吃不饱,但是至少不用露宿街头。

那个年月,土匪横行,地主欺压,自打我记事起,日本鬼子就侵略了中国。鬼子对老百姓是烧杀抢夺,无恶不作。一次,鬼子横行到我们村,见啥抢啥。大娘紧紧护着我们,鬼子拿走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粮食。临走时,还狠狠地了大娘一脚。大娘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我恨死了鬼子,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替大娘报仇。15岁那年,部队来我们庄里征兵。我问带兵的首长能打鬼子不?带兵首长跟我说八路军就是要打鬼子,打土豪,给老百姓分田地。“我跟首长走,打鬼子!”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八路军战士。

在日照河边突遇鬼子 战友们拼死保护我撤离

刚入伍那会,我年龄小,个子矮,浑身上下没有力气,就连背枪也背不动。首长们就给我安排了一个轻快活:为领导们送信,当通讯兵。在生活上,同志们也对我很照顾,大家伙都把我当成小孩。说实话,要不是个子矮,我还真不服气。1944年8月底,首长有一封机要信件需要送到另外一部队首长那里,命令我和另一名通讯兵前去完成任务。部队的一个排恰巧也接到命令向那一带转移,我们就一同前往。刚走到日照一条河边时,我们就发现河的对面有很多鬼子,初步估计得有一个团的兵力。我们只有百余人,鬼子有千余人,这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打肯定是不占优势,撤退早已无路可逃。危急关头,排长高呼一声:“所有人掩护通讯员撤退!”我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同志们推到了河边,唯一可能逃生的地方就是河。我们被推下水后,不一会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枪声。我们拼命游了几公里,上岸后我们看到我们撤离的地方硝烟弥漫。我当时地一声就哭了,战友们为了掩护我们,不知战死了多少。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同志们冒死护送我们就是让我们把信送到首长手里。起来,走!要不他们就白死了!”战友起我,飞奔跑向目的地。我们把信送到了首长手里。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特意来到了河边,那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啊。一个排的战友,100余人哪,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鲜血直流。有的打断了胳膊,有的少了一条腿,有的头都被子弹打穿了,还有的身子在这边,头颅却在那边。我们把尸体抬在了一起,竟然有2 个战友还有心跳,我们背起一个,搀扶着一个,把受伤的战友送到附近老乡家。后来,我听受伤的战友说,为了掩护我们撤离,争取更多的时间, 他们与鬼子展开了激战,被鬼子包围了,他们就拼刺刀。这样,150 余人的队伍就剩下了2 个人。

在水桶里放鞭炮 送信去的时候八人回来两人

如果你不经历战争,你就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如果你不曾在生死线上走过,你就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和我朝夕相处的战友,刚刚还和你谈笑风生,突然间就死去了。这就是战争,生死一瞬间。

农历八月十四那天晚上,团长安排我们通讯班去给某地驻守的连长送信。为了能保证信件安全送达,班长让我们8 人同行。经过一夜的行军,第二天下午我们途经一村边,没想到,和前来抢夺百姓的一队鬼子碰了个正着。鬼子立马向我们开枪,似乎只是一两秒钟,4 个战友倒地身亡。1 个战友大喊:“往炮筒子里撤!”我们4 人飞奔着跑向村口的炮筒子。但在跑的过程中,还是有2 名战友被鬼子击中牺牲了。我和另一名战友躲进了炮筒子,幸好里面有石头,只要鬼子一靠近,我们就扔石头。鬼子进攻了几次都没成功,索性在炮筒子前面休息了。天黑了下来,鬼子开始坐立不安, 而我们也几乎坚持不住了。为了能完成任务,我们必须要活着出去。趁着天黑和鬼子吃饭的空隙,我们决定偷偷爬出去。幸亏个子小,我们趴在地上,小心地往前挪。在爬出大约几百米后,还是被鬼子发现了。离我们最近可以掩护的地方就是村子啦,可我们又怕连累乡亲们。鬼子紧追不舍,把我们逼到了村里的巷子。

我们没有枪,没有手榴弹,如何才能干掉这十来个鬼子呢?正当我们手足无措时,七八个村民出来了。他们商定,三四个人从村后溜到村外田地,拿着水桶和鞭炮; 三四个人护送我们出村。不一会儿,从田地方向,我们便听到了啦的枪声”, 我们喜出望外,以为队伍或者是当地武工队来救我们了。村民们催促我们赶紧撤离, 我们还安慰他们说:“队伍来了,老乡们别怕。”村民们笑着说:“那是刚才出去那几个老乡把鞭炮放到水桶了,点燃发出的‘枪响’,也不知鬼子能不能识破。”我们恍然大悟。同时,听到了鬼子逃跑的声音。就这样,在老乡的帮助,我们又一次捡回了一条命。安葬好牺牲的战友,我们连夜将信送达了目的地。

日子好了 心里舒坦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1955年,我退伍回到老家店头镇东措庄。其实,我可以不转业,继续留在部队。村里很多人说我傻,放弃了大好前程,回家务农。每当这时,我总是嘿嘿一笑。其实,我也不甘心,可是大娘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我得回来照顾她。我和哥哥无家可归时,是大娘收留了我们,她老了,我就得给她养老送终,要不,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转业回家后,我娶上了媳妇,生了四个孩子。如今,我儿孙满堂,生活幸福。能活到这个岁数,以前想都不敢想。人老了,就总是回忆过去,战场上的经历历历在目,想想死去的战友,总是忍不住流泪。多想他们还活着呀!

(采访 撰稿:赵思齐 姜 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