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口述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一个卫生员的抗战经历 口述/王吉安
来源: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1-10 14:35:28 更新时间:2017-01-10 14:36:00

image001_30.jpg

王吉安,男,1930年7月10日生,山东省东阿县大桥镇人。1944年6月参加工作,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在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的二团干卫生员,参加过攻打平、阳谷、东阿县城(今平阴县东阿镇)等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参加过安阳、张凤集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后在邯郸南山办事处、北京军区医院工作。1973年10月到大桥镇卫生院工作。2006年10月离休,享受副司局级医疗待遇。

2015年2月20日下午,我们赶到王吉安老人家对他进行采访。老人的家在东阿县建委家属院内,是一栋普通的楼房,老人家里简朴但很整洁。刚到他家,他和老伴拿出家里珍藏的老照片,一张一张翻着给我们讲解。老人身体很健康,头脑清晰,耳稍微有点背,口齿十分清晰。因为我们提前给了他一张想采访的内容提纲,在我们去之前老两口就准备好了讲述内容,然后按照我们问题,一一讲述,采访非常顺利、非常成功。因老人稍有耳背,他的老伴在我们中间当起了“翻译”,帮了很大的忙。

我叫王吉安,1930年7月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大桥镇。小时候,母亲就去世了,跟着奶奶和父亲长大。家里生活贫困,吃喝都不怎么够。我们这里有黄河大堤,大堤外面就是共产党的游击区,大堤里面就是日军占领区。我们就在日军占领区内。我们这一带,日军的据点很多,凌山、陈店子、苫山都有日本的炮楼,其中陈店子的炮楼里驻着日本鬼子,其余的炮楼多是伪军。当时,家里不仅穷,还要经常受日伪军们的欺负,会被他们抓去修炮楼。

备受欺凌 父子参军

我们村旁有一条大路,是陈店子通往铜城、老东阿(今平阴县东阿镇)的大公路,电线、电话线都在路旁架着。日军经常在这条大路上路过,路过时就在我们这里歇歇脚,在这里休息、吃饭是常事。他们休息的时候,就会让我们给他们马去,不去马就是一顿打。

当时,八路军、县府支部的人经常偷偷破坏鬼子的电线和电话线。电线和电话线一断,东阿城里的鬼子很快就到了,他们认为是群众干的,就在我们村挨家翻,找到可疑的年轻人,就带到老东阿城里审问、拷打,有的人被日本鬼子用烙铁烫过,浑身是伤。这样割电线,然后鬼子抓人的事,发生得十分频繁。鬼子抓人的时候,还在我们那里强奸过村里的妇女。

19443月,共产党老二团的部队在东阿县大桥镇一带偷偷招兵,我父亲就带着我一起参军了,属于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的老二团。参军后,我们就随军到了平,主要活动在平、博平、高唐、夏津。因为我年龄小、身体瘦弱,我就当了卫生员,负责给战士们看看病、包扎伤口。刚开始,我在营部里当卫生员,经过学习和锻炼,医疗技术提高后,就把我派到了老二团二营五连当卫生员,当时一个连只有一个卫生员。打仗的时候,卫生员也要跟着战士们冲锋上前线,战士们冲到哪里,我们就要紧跟着到哪里,见到受伤的,要迅速简单包扎,然后运送到安全地方。

转战鲁西 与敌厮杀

1945 年5 月17 日,冀鲁豫军区与东阿县武装以6 个团的兵力攻打东阿县城(今平阴县东阿镇)。黄河里还没有水呢,老二团转移到东阿县大秦村附近,穿过黄河,准备攻打老东阿的西城。老话说:“东阿城,城两半。”一条大河将县城分为了东城和西城,东城住的是日本鬼子,大约有30 余人。西城住的是汉奸, 大约有1800 余人。当时军事部署是一团打东城,二团打西城,二团大约有1200 余人。西城里外围主要是汉奸,很快就把外围的汉奸拿下了,大围里面还有三四个大炮楼,炮楼里驻的是日军。日本鬼子的武器厉害,躲在炮楼里,用机枪“啪啪啪啪不停地扫射,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炮楼。打了很久,也打不进去,后来,用炸药把炮楼打了一个大窟窿,五连100 余名战士担任主攻,就冲进去跟敌人拼了刺刀,我是卫生员,也紧跟着进去了。我们拼刺刀技术不如日军,很快就伤亡过半了,我迅速包扎向外运送伤员。这时,另外两个炮楼的日军也下来支援,我们就被撵出来了。第二天,我们又攻打炮楼,这次攻进去的部队多,尽管伤亡很大, 终于攻下了2 个炮楼,剩下了1 个炮楼。当时,县府支部的人负责在平山头打增援。东阿一开战,济南、泰安的日军得到消息后,向东阿靠近支援,县府支部的人却没有阻击住增援日军,好几汽车的日军涌向东阿,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撤退了。除西城日军独立据点未攻克外,其余据点内伪军全部投降。战斗中毙伤日伪军110 余人,俘伪军600 余人。8 月14 日,泰运军分区以5 个团的兵力和地方武装一起,在司令员刘致远、政委邓存伦指挥下,再次向东阿县城发起进攻。此时, 县城内有日军30 余人、伪军500 余人,匆匆逃往济南,东阿县城收复。东阿县城内有大量的粮食,攻下东阿后,我们部队就组织群众向外运粮,战斗收获不小。

1945 年7 月21 日至26 日,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宋任穷、副司令员杨勇指挥发起阳谷战役。阳谷属于冀鲁豫军区第七军分区,七分区的主力部队是老七团、八团、九团,他们担任主攻。当时聊城城里的鬼子很多,怕他们得到消息去阳谷增援,因此我们部队被安排在石佛一带打增援。因为吃了打东阿因为增援失败的亏, 这次在石佛一带安排了大量的部队,当时我们还唱一首歌:“我们的任务是打援,石佛一百人赛一个团,骑兵团、步兵团,围着四五十个村庄团团转。”阳谷战役下来,毙伤、俘虏伪军35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5挺,迫击炮2门,掷弹筒19个,长短枪3000余支,粮食100万公斤。

作战勇敢 英雄辈出

我们老二团作战勇敢,指战员和士兵都有很多英雄人物。我们的团长刘克、政委王克寇都死在了抗日的战场上。

1944年,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开始不断攻打日军据点。5月份,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泰运军分区)主力部队攻克湖溪渡、牛角店据点。1944年5月,我们老二团的政委王克寇就在牛角店战斗中牺牲了。

1944年冬,老二团攻打距铜城30多里的平县龙王山(二龙山)。龙王山驻着汉奸三支队,这里也有个大围子,围子外有3道沟用来防守。从晚上打到天明也没打下来,天亮后,从平来了好几汽车的日本鬼子,把我们包围在龙王山西边的一个村里。我们老二团和日军在村里展开了恶战,在村巷里来回拉锯拼刺刀。日军在西头,我们在东头,双方拼过去、拼过来,伤亡都很大。那时,想撤出来也已经不太可能,没有了撤退的余地,只有拼死坚守。日军眼看伤亡很大,就趁机撤离了,我们也趁机撤离。当时,一营担任主攻,我们二营是后来支援上的。在这次战斗中,我们老二团的团长刘克牺牲了。

我们二营的营长外号叫李大猛,个子高、作战凶猛,每战必冲锋在前。打平那次,我们营追击败退的敌人,连子弹都没有了,他还继续追赶,弯腰捡起地上的土块向敌人投掷。

我们五连的连长外号叫“莽狼”,他个子不高,脸上是小麻子,但是打仗勇敢。

19459月,我们老二团向占据平县城的汉奸李岐山部发起攻击。当时,平县城里主要是汉奸,日军已经没有了。我们老二团主攻北门,我们沿着战壕靠近城门,然后由梯队竖起梯子向上爬。汉奸用檩条把梯子砸断,我们的第二梯队紧接着又上去一批。战斗越来越激烈,最后我们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跟敌人拼。当时负责主攻的七连出了个英雄人物,姓张,是个机枪手。当时这个张英雄的哥哥就在梯队里,刚爬上城墙,就被打死了。弟弟听说哥哥被打死了,义愤之下扛着机枪就爬上了城墙,敌人哄一下围上来,让他用机枪一阵狂扫给打退了,当场打死敌人20 余人。受他的英雄行为感染,我们老二团士气大振,顺利地攻下了北门。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跟随晋冀鲁豫部队向南,打过安阳、张凤集等战斗,后来又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又在邯郸南山办事处、北京军区医院工作过。2006 年, 在大桥镇卫生院离休。

  (采访 撰稿: 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