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两汉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先秦两汉 > 正文
祢衡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27 16:31:19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8:57

  祢衡(173—198年),字正平,平原般(今山东临邑)人。东汉末年文学家。
  祢衡“少有才辩”(《后汉书·祢衡传》),由于生于汉末,时势混乱,政治腐败黑暗,才不得施,志不得展,由抑郁到愤慨,写成《吊张衡文》以寄寓自己的怀抱。祢衡说,张衡的秀姿,大于钟秀的南山;张衡的聪慧,能测知大自然的奥秘。张衡的降生,实同如负“河图”的龙马、载“洛书”神龟的显现。这是国家复兴的瑞物,国家升平的祥兆。然而偏值“苍蝇争飞,凤凰已散;元龟可羁,河龙可绊”的汉季,致使像伊尹,吕尚一样的辅佐大材不遇明主,竞致泯灭,祢衡的追慕张衡,实以自况,所以这篇文章在当时有着较强的现实意义。刘勰称其为“哀而有正,则无本伦矣”(《文心雕龙·哀吊》),诚为中的之言。
  第二次党锢之祸的汉代政治,更为纷乱。黄巾军农民大起义,使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更为激化,诸豪强各据一方,争雄称霸。迫于生计,祢衡不得不避乱荆州。尔后,得悉汉献帝迁都许昌,政局有所稳定,便赴许昌,以期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孔融深爱其才,多次向曹操推荐。曹操召见,他托病不出,且出言不逊。操怀忿,欲予以羞辱。“闻衡善击鼓,乃召为鼓吏,因大会宾客,阅试音节”,而衡应召击鼓,“方为《渔阳》参挝,蹀而前,容态有异,声节悲壮,听者莫不慷慨。衡进至操前而止,吏诃之曰:‘鼓吏何不改装,而轻敢前呼?’衡曰:‘诺。’于是先解衵衣,次释余服,裸身而立,徐取岑牟、单绞而著之,毕,复参挝而去,颜色不忤。操笑曰:‘本欲辱衡,衡反辱。”(《后汉书·祢衡传》)由于在正史中曹操是个僭逆的反面人物,因而祢衡便成了一个反僭逆的正面英雄;不止《后汉书》大书特书这一情节,而且后代评书、戏曲亦多取材于此,使祢衡被塑造成浩气冲云天的志士。当然祢衡对于鼓艺娴熟精湛,致祢衡一死,《渔阳》参挝失传,很多人为之叹惋。如《文士传》称:“衡击鼓作《渔阳》参挝,踏地来前,蹑趿足脚,容态不常,鼓声甚悲,易衣毕,复击鼓参挝而去。至今有《渔阳》参挝,自衡始也。”梁王僧孺亦提及:“散度《文陵》音,参写《渔阳》曲。”(《咏捣衣》)把《渔阳》参挝同嵇康演奏的《广陵散》相提并论,足见出祢衡于鼓曲、于鼓技不同一般。由此而论,祢衡当又是一位著名的鼓艺演奏家。
  祢衡的“裸衣庙堂”,使援引他的孔融很被动。孔融一方面批评祢衡:“正乎大雅,固当尔邪?”一方面又在曹操面前替祢衡原囿:“衡狂疾,今求得自谢。”孔融自以为两面都疏通好了,“操喜,敕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宴。”却不料祢衡“乃著布单衣,疏巾,手持三尺税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演成了较之“裸礼庙堂”更为激烈的场面。曹操恼羞成怒,责备孔融,并说:“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曹操欲借刘表之刀杀祢衡。祢衡初至刘表处,亦甚相得,后来“侮慢于表,表耻不能容,以江夏太守黄祖性急,故送衡与之。”祢衡后来与黄祖发生龌龊,“祖大怒,令五百将出,欲加箠;衡方大骂,祖恚,遂令杀之。”“衡时年二十六岁”(《后汉书·祢衡传》),葬身于武昌江边的鹦鹉洲。祢衡“矫时慢物”的品格,诚然导致了他政治上的悲剧,另一方面却形成了他文学创作上成功的原因。
  祢衡到达荆州,曾应黄祖之子黄射之请,在宴席间,对着有人献来的鹦鹉,他“笔不停辍,文不加点”(《鹦鹉赋序》),挥毫写成了传诵千古的《鹦鹉赋》。祢衡“少有才辩”而遭际坎坷,“情志既动”,故感“殊形”而感“共体”,视“异气”为“同声”,“抽心呈貌,非彫非蔚”(《后汉书·艺文志》),自然地流露出自己心中的感情。祢衡写作《鹦鹉赋》极写鹦鹉的哀苦之状,以期“哀鸣感类”,求得黄射的怜恤,最后寻找到一个安身栖息之所。赋中的物我交织在一起,浑然一体,造成了“溢气坌涌”、“慷慨商厉”的典型文学作品,当然更体现出“以气为主”的风貌。
  祢衡生前凌厉,死后垂名,又与孔融同传,并补孔“文”之不足,二人之在汉末,实相辅而相成,在中国文学史上,应该具有同等地位。
  祢衡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二卷,已佚。今存《鹦鹉赋》诸文,散见于《文选》、《艺文类聚》和《太平御览》。

 

分享到:
上一条:仲长统
下一条:刘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