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省情调研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区域研究 > 省情调研 > 正文
青岛二题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马天彩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11-03 09:48:46
  青岛是我国黄海边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为了领略这座城市的风韵,也为了“崂山道士”的神奇传说,我率文史考察团踏上了这片海风吹拂了千万年的土地,偿还了夙愿,大开了眼界。
 

  青岛的樱花

  据说,青岛之所以叫“青岛”,是因为在胶州湾入海口有了小岛,“山岩耸秀,林木蓊清”,并与胶州湾内另一黄岛遥遥相对,彼黄此青,因而得名。

  多少年来,人们多以“碧芙蓉”、“绿翡翠”等来形容青岛的美丽。应该说,那是青岛的底色。但当我们考察团一行人在青岛小住一日一夜,实地观察一番后,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是那风姿绰约的樱花。

  青岛初识樱花,纯属偶然。那天,天刚蒙蒙亮,我们下火车后乘青岛市政府接待处的轿车向下塌之处行驰。车掠过一段街区后,转入林荫深处,随着车灯的射向,眼帘中映入一个亮点,由远而近,终于看清楚是一棵花树。几秒钟时间,花树在花柱中“定格”,那密密匝匝的一树鲜花,似雪如霜,在四周晨曦的陪衬下,显得分外亮丽,分外妩媚。在同行的惊异中,青岛市政府接待处的夏处长热情的告诉我们——这是樱花。

  初识樱花竟是在如此独特的“镜头”之中,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缘份,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千里之行以后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见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樱花——熟悉的是她的芳名,陌生的是她的倩影。  

 
  以后,我们先后参观了崂山,小鱼山,小青岛,提督府,雕塑艺术馆,海水浴场,五四广场等,每到一处,我都不由自主地寻觅着樱花。善解人意的夏处长,看出了我对樱花的渴望,便引导我们来到一处樱花园。在樱花园里,我首先看到的是一株红樱树,淡紫色的花朵,在阳光中显得分外明艳。我在花树前驻足,凝望视线可及的每一个花朵。花儿很浓很密,每朵小花由五个花瓣组成,若干花朵生在一个小枝上,形成松散球状,整株花树便由一个个“大花球”汇成。夏处长说:这是青岛最常见的双樱花。美丽的花朵,带着露水,透逸出浓浓的生命气息。绿叶躲在花后,让花尽展芳容。几只彩蝶在花间穿行,那舒展的彩翼,似和青岛少女新款衣裤的花色媲美。

  移眼向纵深望去,但见花树错错落落,花色浓浓淡淡,热烈中透出秀美,繁荣中隐露娟丽,使人在赏心悦目之余留一下深深的眷恋。

  据夏处长介绍,青岛人很早就种樱花。日本军队侵占青岛之后,日军在城里广植樱树,于是青岛更是樱花处处。在军国主义张狂的一些年头里,樱花成了军盔铁蹄的陪衬。然而历史无情,侵略者的阴魂在太平山消失,日本人种植的樱花正好为这个城市的后来人留下一种历史的见证。青岛人自此大力种植自己的樱树,青岛变成了真正的樱花城。

  在汇泉湾畔的一条樱花长廊里,我看到几对穿婚服的青年男女站在花树前合影。这是青岛近年流行的新婚俗。青年们在花树前留下了自己花一样的年华,花一样的爱情,同时也充满了对花团锦簇的美好前程的向往和憧憬。

  崂山的石与树

  崂山,这座海上名山。当我有幸登临后,给我印象最深的,却不是那深幽的太清古刹,也不是那虚无漂渺的海市蜃楼,而是那虽为知,却少为人道的石与树。

  我登山的那天,阳光明媚。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海岸,穿过幽幽绿树,扑向崂山。左边,是壁立千仞的山峰,那好像随时都可能轰然倾下的山石,看上去使人疑惧,惊骇;右边是波涛滚滚的黄海,浪借风威,滚滚滔滔卷向岸边蹲伏的礁石。山上的树木,或从岩缝中拔出,或在石板上屹立。有的从石下曲向天空,有的从崖上斜向涧底,一株株都可怜巴巴地舒展着自己的枝条。我心中暗觉不平,如果没有这满山嶙峋的怪石,山上的树木不也会生长成气势壮阔的林海吗!

  然而,下车后仔细观察了崂山石,才知道它是不可小看的,它有非同凡石的风韵。这里几乎是无石不奇,放眼望去,只见四面山上,云雾之中巨石参差,布满山脊沟壑,叠峰兀起,组成奇妙的画图。有的似锦鸡引颈,有的像雄鹰展翅,有的如金龟嬉戏,有的疑麦垛高叠,有的似皮靴倒挂……看不出形状的也是石上有石,架床叠屋,谷下有谷,深幽难测。这里的石上大多刻有字,大者洗削整面石壁,写洋洋文章;小者暗取石上平缓之处,留一字两字。山风呼啸,石林挺立,秦篆汉隶旁出左右。千百年来,各种各样的人们在这里挥汗如雨,留诗留句,倾诉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的意志。我曾在崂山奇石馆驻留,这里荟集有全国各地的奇石,有黄河石、雨花石、泰山石、岫玉石、石英石……一石一姿,一石一图。漫步在奇石馆,使人不能不惊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功,不能不领会“非鬼斧神工,莫能为之”的含义,也不能不由衷赞美中华山石的奇美。

  崂山道士院中多古木,多嘉木,有千年银杏,百岁山茶,还有珍贵红楠。然而我最喜爱、最崇敬的是一株已然作古的汉柏和一株奇迹般生长的凌霄。

  汉柏是一株有2200多岁的古树。树干铁青,全身暴筋,看似无皮,树干顶部呈焦炭状,有大火焚烧过的痕迹。据传,数百年前一场雷击,以致这千年汉柏遭此劫难,再也不见有浓荫蔽日的树冠, 不见有绿影婆娑的倩装,无声无息、无绿无荫数百年,逐渐被人们遗忘……忽一日,在那烧焦的枝桠中,生出一株藤科小树“噌噌噌”往上窜,缘枯木朽枝上爬,绿意葱茏,使老树着绿回春,充满生机。导游说,这树叫凌霄树,它的出生像美猴王出世那么奇特,那么简单,同时又众说纷坛:有人说是小鸟筑巢时衔来颗种子,刚好跌落于汉柏的枝桠之中;也有人说是海风刮来一根小树苗,寄生在古柏怀中……

  人的想象是极丰富的,无论怎么猜测、推想,都只会给这株有着美丽名号的凌霄树又增加一层神秘的色彩,我不知道植物学里是否有这种凌霄树,但我是十分希望有的,因为它的出现不仅给这古柏起了报告春天的作用,而且表现了一处绿色奇迹、生命奇观。而这奇观能使人怦然心动,深刻感悟到自然与生命的珍贵契合。
分享到:
上一条:山东又一处旅游胜地
下一条: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