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省情调研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区域研究 > 省情调研 > 正文
巨龙腾飞说苍莽——鸢都历史风情文化区纪行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赵连兆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11-15 09:17:23
    这个被当地人称为“龙骨涧”的地方,在山东省诸城市的西南。由于岁月风雨的剥蚀,无论远观近看,这个龙骨涧都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它甚至已经称不上一道风景。只有到了夏天山洪暴发之后,当地人才来到这里,用石镐或铁铲挖取一些白色的石块,研碎之后用来止血、止痛。直到有一天,一批考古工作者小心翼翼地从这里挖出许多白色的石块并用这些石块组成一个庞然大物的时候,人们才明白,这些白色的石块原来是恐龙的骨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原来还是龙的故乡。

    九曲黄河在奔腾万里绕过泰沂山系长驱入海之际,留给了齐鲁大地一块最大的平原,这就是名闻遐迩的昌潍大平原。诸城市的龙骨涧就在这个平原的南端,再往南去又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峦。号称亚洲第一恐龙的诸城鸭嘴龙为什么会长眠在这里,这对许多人来说还是一个谜。然而,当你步入昌潍平原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令人崇拜的巨龙同这块土地的渊源。

    首先牵动你思绪的是一只腾空而起的“长龙”。这是一只由数十块腰节组成的巨型风筝,从1 984年潍坊这个国际风筝之都成功举办第一届风筝节开始,巨龙始终是这个盛大节日的象征。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风筝已经成为昌潍平原的代名词,而巨龙风筝便是它的灵魂。作为国际知名的风筝之都,潍坊地区自古就有清明时节“纸花如雪满天飞”的放风筝的习俗。而最早飞翔在这片广袤平原上空的就是这种龙头风筝。据专家考证,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潍坊就有了制作龙头串风筝的民间艺人,只不过最初制作龙头风筝不是为了娱乐,而是用以祭祀神龙祈求平安。横穿潍坊城区的白浪河的岸边,相传就是龙头风筝最早升起的地方。白浪河原名白狼水,每逢夏季洪水为患,泛滥成灾,沿河人民受尽水灾之苦,于是把龙奉为神灵,每年清明前夕,洪水汛期到来之前,人们便扎制龙头风筝放上天空,祈祝平安与赐福。千百年过去了,如今的昌潍大地已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成为山东省的著名粮仓,凌空飞舞的长龙也早已改变了自己的使命,然而,当它那矫健神姿融入白云蓝天的时候,人们依然为之倾倒。

    潍坊风筝自唐代起源,到宋代开始流行民间,明清时期已经盛行乡里。据清代《潍县志》中记载,清明时节,小儿女往往作纸鸢、秋千之戏。纸鸢形制不一,除了仙鹤、飞燕、蝴蝶、金蝉之外,还有种种人物造型,无不维妙维肖,奇巧百出,可见当时放风筝在潍坊一带是多么盛行。而且,这一时期民间的风筝艺人扎制风筝不仅为了自娱自乐,更重要的是风筝开始作为商品进入了市场。清代诗人裴星川曾经有诗描绘当年风筝交易的盛况:“风筝市在东城墙,购造游人来去忙,花样翻新招主顾,双双蝴蝶鸢成行。”而今日的潍坊风筝更走出了国门,翱翔在异国的蓝天上。

    五彩缤纷的风筝在齐鲁大地上飘舞了上千年,它之所以能够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除了制作工艺历史悠久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它不仅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而且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地方性和艺术传统的相得益彰使潍坊风筝的魅力张扬到了极致。

    潍坊风筝的魅力之源,首推被誉为中国三大年画之一的潍坊杨家埠木版年画。杨家埠木版年画起始于宋代,明清时期已同天津的杨柳青、苏州的桃花坞年画齐名,最盛行的时候,有年画作坊百余家,四千多个画种。在杨家埠民间艺人中,很多是集木版年画和扎制风筝于一身的。他们把印制好的木版年画,剪贴在风筝上,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年画风筝。当栩栩如生的各式风筝飘上天空的时候,谁还能分得清哪是风筝,哪是年画?

    同山东的其它地区相比,潍坊的传统手工业是比较著名的,除了扎制风筝、刻印年画、剪纸泥塑外,潍坊历史上还素以“二百支红炉、三百砸铜匠、九千绣花女、十万台大机”著称。即使今日的潍坊已经成为山东重要的现代化工业城市,它的农业文明的光辉依然令人瞩目。人们之所以把龙同这片平原联系起来,也绝不仅仅因为潍坊有龙型风筝和旷世罕见的恐龙,作为农业文明叫象征的巨龙,在这片平原上有着深厚的渊源。距潍坊市区东南不到80公里的诸城市,据说是远古时期舜的故乡,舜是教会人类耕作种植最早的始祖之一,大禹治水的脚步也曾在这块土地上徜徉。而中国三大农书之一《齐民要术》的作者贾思勰则诞生在寿光市。时至今日,引发中国冬季蔬菜种植革命的寿光市,依然是神州大地上最耀眼的明珠之一。当一亩大棚蔬菜的年产值超过十几万元的时候,人们在惊叹生花妙手之余,谁又能不感念先祖们泽被万世的恩赐呢!

    阳光普照的昌潍大地,处处充溢着宁静和安详,人们用灵巧的手,美化装扮着自己的生活,用掩饰不住的笑意感受着生活的甜美。走进这一座座朴素洁静的农家小院,沐浴着醇厚热情的民风古俗,你又怎能不生发出对往昔的追忆和对未来的遐想!

    作为齐鲁故地的潍坊,早在七千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生产、生活、繁衍,久远的历史给潍坊留下了数以千计的文化遗迹,从春秋战国时期的纪国故城到清代的十笏园,从美伦美奂的隋唐石窟造像、青州窖藏佛像到人无寸高的云门山之“寿”,从孔子女婿公冶长教书的讲堂到汉代经学大师郑玄的书案,七千年的历史孕育了灿烂的文明,也哺育、滋养了无数彪炳史册的文化名人,其中最知名的当是曾做过潍县县令的郑板桥。

    郑板桥并不是潍坊人,板桥也不是他的名字。他是江苏兴化人,单名一个燮字,板桥只是他的号。后人把他列为“扬州八怪”之一,是以他祖籍而称谓的。郑板桥50岁时才开始踏上仕途,做潍县县令时已经快60岁了。郑板桥出身贫寒,十分关注民间疾苦,到任潍县后,恰逢闹大灾荒,于是自动承担责任开仓赈灾。这幅名为《风竹图》上的自题诗,可以说是他的为官宣言:“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仁者之心,跃然纸上。

    沧海桑田,日月如梭,昔日饱经苦难的土地,如今早换了人间。漫步在林荫道上,徜徉在田野山川,可以发怀古之幽思,可以品沧桑之巨变,而当这凝聚着人们寄托的巨龙在欢呼声中搏击长天的时候,你会更加相信美丽的昌潍平原,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