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省情调研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区域研究 > 省情调研 > 正文
运河九曲赋华章
山东运河文化区纪行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赵连兆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11-15 09:58:45
  春末夏初的早晨,是运河一年四季中最美的时分。在山东大地上曲折奔流了千百年的大运河,如今正像一位悠闲的淑女,在淡淡的晨霭中展示着她的宁静和安详。

    唤醒运河的是一声悠长的汽笛。当几支十几支驳船联在一起,像游龙一般驶进晨曦中的时候,运河的一天开始了。

    这就是今天的运河,这就是历尽千百年风雨剥蚀而雄姿依旧的运河。从元朝京杭大运河全线贯通至今七百余年,运河写下了属于自己风流而灿烂的历史,尽管由于黄河泛滥、朝野更叠,大运河数度辉煌又数度衰落,昔日那“帆樯如林,货如山积”的盛景不再,但是从它宽阔的河道和高高的堤岸里,我们依然能领略到运河当年“商船贾舶纷纷过,击鼓鸣锣处处闻”的风姿。

    运河没有源头,就如它原本不是河流一样。它纵贯千里,接纳百川,自成体系,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运河才有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灵魂与神韵。

    让我们走近先人们梦牵魂绕的运河,走进运河千百年风云迭宕的历史,走进运河两岸迷人的风景。

    这座被史称为“小天津”的鲁西北边陲重镇,就是中国四大奇书之一《金瓶梅》中多次描绘过的临清市。临清之名,源于临近清河(也称御河),自汉朝起就有县治,然而由于处封闭之地,置县千余年来并未有大的建树。只有到了元代运河贯通南北以后,地处会通河与清河交会处的临清,才成为“挽漕之喉,萃货之腹”。清朝嘉靖年间,临清城周边长超过30余里,城市规模不亚于当时的天津市,仅工商业区就“绵瓦数十里,市肆栉比,有摩户毂击之势”,清河沿岸船厂和窑场林立,史书记载称之为关河雄峙,甲第联翩。

    滔滔运河水哺育了临清,如今尽管河水枯竭,漕运中断,千樯云集的辉煌已难以再现,但从历史老人留下的这些印记中,还能依稀看到昔日临清“十里人家两岸分,层楼高栋入青云”的影子。

    山东运河一共养育了五个“儿女”,这就是德州、临清、聊城、济宁和枣庄市的台儿庄。


    在这五座城市中,得益于运河最多的除了临清,就是济宁,所不同的是,济宁自古以来就处在交通要道上,地当南北之交,人物之盛甲于齐鲁,而元代开挖北方运河的第一铲土,就取自济宁境内。京杭大运河开通以后,济宁更成为“河渠要害”之地,自元代开始,济宁就设有管理运河的机构,到了清代,更把管理整条京杭运河航运事务的衙门设在济宁。有首《竹枝词》早写道:“济宁人称小苏州,城面青山州枕流。宣阜门前争眺望,云帆无数傍人舟。”

    一河贯南北,万商汇东西,运河的水流是缓慢的,但运河带来的商潮却是汹涌的。运河商品经济的繁荣,直接导致了沿河城镇的崛起,在元明清时代,运河流域是中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也是风格迥异的皇家园林、别墅、会馆遍布的地区,仅聊城一处就有山陕、苏州、江西等八大会馆,其中最负盛名的是由山西和陕西商人集资合建的山陕会馆。

    山陕会馆位于聊城东关运河西岸,创建于清朝乾隆八年,是一座庙宇和会馆相结合的建筑群体,由山门、钟鼓楼、大殿、春秋阁等共1 60余间建筑组成,名为商务洽谈的会馆,实为奉祀关帝、财神、火神的庙宇,而大殿上的一副楹联更是耐人寻味:

    非必杀身成仁问我辈谁全节义
    漫说通经致用笑书生空读春秋

    毫无疑问,这是经商者对传统儒家文化的挑战,在奉儒学为正宗的时代,尤其在“重义轻利”的圣人故乡出现这样一副对联,即令今天的人们看来也会产生莫名的惊诧:山陕的商人竟有如此的勇气与魄力!

    商业文化与以儒家文化的核心的传统文化的结合,在山陕会馆的创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尽管这种结合中包含着许多挑战的成份,大运河还是以其宽阔的胸怀接纳了它,包容了它,连同两岸星罗棋布的寺庙、道观,甚至来自异域的教堂,运河也无一例外地拥入了自己的怀抱。

    这就是我们崇敬与热爱的运河,这就是先人们慨叹“兴系于斯,衰亦系于斯”的运河!

    作为国家运输动脉的运河,自清朝光绪年间中止漕运开始,就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从商业意义上讲,随着公路、铁路等交通运输业的兴起,运河断航已成为必然,尽管每一个沿运城市都还保留了一段尚未干涸的河道,但那大多是为了表达对历史的凭吊,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运河主要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道风景,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就是这条日趋枯竭破败的运河,曾经孕育了他们生活的这座城市。当这一座座现代化的新城拔地而起的时候,只有那些涂抹着历史余辉的古迹,还在默默地投射着古运河的影子。

    然而,运河毕竟是一条割不断的纽带,她凝聚蓿无数人的向往与崇拜。沿着运河古道,你可以伫立在临清的舍利塔下,沐浴佛的光辉;你可以泛舟东平湖上,畅想“三清道观”的静穆古风;你可以置身“水泊梁山”,缅怀梁山好汉“替天行道”的义举;你可以登上光岳楼,饱览东昌湖水天一色的秀丽;你可以听一曲运河船工的晚唱,抖落掉一天的风尘……

    元代京杭大运河开通后,来中国的外国人不论从南方进入北京,还是从北京经南方回国,大多数都要乘坐运河的船只经过山东境内,他们往往被沿岸繁华的城镇和秀丽的景色所吸引而留连忘返,留下了许多活动的事迹和传说。

    这座坐落于德州市北郊运河南岸的陵墓,就是著名的苏禄国东王墓。古代苏禄国是现今菲律宾的一部分,与中国隔海相望。明朝永乐十五年(1 4 1 7年),苏禄国东王等人率340余人的使团朝贡中国,受到明成祖朱棣的隆重接待,启程回国时沿大运河南下,东王途中患病,不幸在德州附近病逝。明成祖朱棣闻讯不胜痛悼,在面临运河水陆要冲的“苍苍佳城”德州隆重安葬了东王,并在东王墓附近建伊斯兰教清真寺一座,专供苏禄东王后人与当地回民做礼拜之用。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曾七次拨款整修东王墓。当时留下来守墓的东王后裔,后改为温、安二姓,在德州长期定居了下来,如今已经有30多户200余人。

    运河是一条纽带。它一头连着内陆,一头连着大海,尽管它早已断流,尽管它九曲十折,但它的河道是那样的宽广,它的文化积淀是那样的深厚,只要人们认真规划它的未来,它就会复苏,就会勃发出激昂的力量重现昔日的辉煌!

                                                 (本集撰稿:赵连兆)
分享到:
上一条:琅琊故国迎朝日
下一条: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