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省情调研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区域研究 > 省情调研 > 正文
休问齐都几人王
齐都文化区纪行
来源:人文自然网 作者:赵连兆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1-12 09:24:06
    春秋战国时期的许多年里,泰山山脉曾经是齐国和鲁国的分界线。或许是因为这座高山的阻挡分割,相距不过300里的两个国家,孕育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文化。当山前的圣人孔子周游列国谋求以仁政德治靠国的时候,处于泰山背阴的齐国正在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春秋首霸、战国称雄的齐国,以其国富兵强,赢得了八百年的辉煌。而今仍然依稀可辨的齐国长城,将人们带入了3000年前齐国金戈铁马的历史硝烟。

    人称姜太公的姜尚姜子牙,是齐国的创始人。他是因为辅佐周文王、周武王开国有功而受封为齐侯的。他胸怀韬略,胆识过人。他提出的“尊贤尚功”的治国方略与“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的经济措施,奠定了齐国发展的基础。继承太公之业,使齐国强盛、名垂青史的,是三百多年后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这处人称桓公台的地方,位于齐国都城内宫建筑的中心,也是全城的制高点,相传是齐桓公宴会诸侯的所在,虽然如今物是人非,但站在这宽阔高大的桓公台上,仿佛仍可看见当年旌旗猎猎、诸侯来仪、莺歌燕舞的盛况。

    功成名就的齐桓公在成为霸主之后是否开始了修筑长城的谋划,我们不得而知,但至晚在公元前320年的齐威王时代,齐国的长城已经开始动工。这座西起黄河岸边,东至大海,长达1400多里的齐长城,比秦长城的修建早了300多年。
 

    长城是齐国固若金汤的屏障,然而,保持齐国八百年强盛,仅有这座长城是不够的,在这片山峦叠翠、沃野千里的土地上,还有一座座永不衰落的“长城”。曾有许多创造过齐国辉煌的人物,长眠在那雄视八荒、青草离离的墓冢里。这就是名闻遐迩的田齐王陵,四周陪侍的则是齐国著名将相功臣的坟墓。透过这累累古冢,你可以想象出当年齐国群臣纵横捭阖的雄风,可以触摸到八百年强齐的渊源。而被誉为千古名相的管仲、晏婴,则一南一北长眠在临淄城外,拱卫着他们为之献身的故国都城。在临淄城周围,共有一百多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仅有名可考的墓葬就有数十座。

    在齐国故地上漫步,最触动你心怀的是一座座古冢,最撩动你思绪的是金戈铁马的嘶鸣。如果把千里长城比作一支长剑,那么这数不清的墓冢就是威武的舞剑人。从姜子牙的《六韬》到孙武的《孙子兵法》,从司马穰苴的《司马兵法》到孙膑的《齐孙子》,八百年的辉煌,留下了无数名将的风范,也创造了齐国流芳千古的兵学文化。如果说中国灿烂的兵学文化是一棵大树,那么这棵参天大树的根就在齐国,就在这中国第一座长城的脚下。

    如今已是中国第一大石油化工城的临淄,就是当年齐国的都城,从周武王封齐开始,迄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作为三代齐国的故都,两汉齐国的王城,临淄城一直保持着它的辉煌。据《战国策》中记载,“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汉书》则称临淄“人众殷富,钜于长安”,为天下“五都”之首,连汉武帝也认为“关东之国,莫大于齐者”,“天下膏腴之地,莫盛于齐者”。

    兵学昌盛是齐国的立国之本,而重视工商则是其强盛不衰的源泉。有人说,作为构成齐鲁文化的主体,如果把鲁文化比作治国修身的道德文化,那么齐文化就是富国立业的工商文化。国不富而国难治,业不成则身难修。事实上,纵观齐国的兴盛史,从姜太公开国之初,就以尊贤尚功,富民强围为治国宗旨。齐桓公之后的历代候、王,秉承既定国策,实行善政,形成了齐地重功利、务实效、对外开放的良好传统。据史书记载,楚国人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掉吴国以后隐居江湖即来齐地经商,l 9年间三次获千金之利,连孔子的弟子子贡也慕名而来,数年之间便成了巨富。如今的临淄城更是高楼林立,商贤云集,成为人们经商旅游的一大胜地。

    这处历尽风雨侵蚀、战火焚炙而幸存下来的故城残垣,是当年40余里齐国故城墙的一部分。据文物考古学家考证,齐国故城分大城、小城两部分,两城周长约42华里,最宽处达60多米,城内十多条交通干道。尤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齐国故城建造精巧的城市排水系统。这处被成功保存下来的排水道口,分为上下三层,按三级排水功能设置,即使夏季雨量增大,也能确保城内之水排泄无阻。而且,这种犬牙交错的排水道口,既可排水,又能御敌,的确是匠心独运。从整个齐国故城修筑规模来看,齐国不愧为当时的东方第一都市,难怪到了汉代,临淄仍然是“非天子亲弟、爱子不得王此”的大都会。

    齐国虽然是兵学文化的发祥地,但齐人并不好武。由于都城临淄紧临疆界,这里便成为东夷文化和齐文化发祥地的轴心:阴阳五行说产生于齐,故齐人最先推演《周易》;中国最早的学术研究机构稷下学宫设立于齐,故百家争鸣之风最早兴起于齐,就连令孔子“三月不知肉味”的《韶》乐,也曾在思想开放、兼收并蓄的齐国响起。

    这个以演奏《韶》乐而成名的韶院村,就是当年孔子如痴如醉聆听《韶》乐的地方,我们已经无法猜测圣人是站在何处发出“尽美矣,尽善矣”赞叹的,但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当如天籁般的《韶》乐弥漫在齐国都城上空的时候,天空中绝不会有狼烟烽火的影子。

    在齐国故地上,名人辈出,蒲松龄老人,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蒲松龄,字留仙,清代文学家。誉满中外的《聊斋志异》,就是他的传世之作。蒲家庄村东有处叫柳泉的地方,相传就是蒲松龄经常讲述聊斋故事并搜集创作素材的所在。蒲松龄年轻时聪颖无比,文冠一时,曾连续考得县、府、道三个第一,可惜官运不济,只好到有钱人家做“家庭教师”,直到7 1岁时才按照惯例成为“岁贡生”,享受相当于举人的待遇。蒲松龄当年设帐授徒的振衣阁,在现在的淄博市周村区西铺村。阁名振衣,当是据“郁郁不得志,愤而常振衣”之意而起的。

    然而,功名身外事,终付土一掊。累累古冢,莽莽长城,叙说着远古的往事,诠释着人生的真谛,成与败,得与失,尽付东风里。既然这泱泱古国孕育过灿烂的文化,既然今日的繁华已远胜往昔,又何必在乎几人功成,几人名就;何必问曾经几人称霸,几人称王!
                                                 (本集撰稿:赵连兆)
分享到:
上一条:诸子百家泽万世
下一条: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