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学术专著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学术专著 > 正文
大省大图——简评《山东省历史地图集》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韩光辉 尹钧科 丁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4-17 11:34:40 更新时间:2017-04-17 11:35:34

  山东省既是当代中国版图上的经济大省,也是在五千多年中国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文化大省。《山东省历史地图集》这部皇皇八巨册(政区、自然、经济、文化、社会、军事、村镇、古地图)的地图集,以丰富的地方史志资料为基础,充分吸收考古发掘和调查成果,采用科学凝练的地图语言,展示出悠久而深厚的齐鲁文明发展进程。可以说,《山东省历史地图集》是第一部系统反映历史时期山东全省自然和人文地理变迁的创新之作,标志着山东省在文化强省建设道路上向前迈进坚实的一步。
  一、奠定了历史地图集编绘的地方志模式
  长久以来,历史地图集编绘被视为历史地理学界的份内之事。但是,在山东省历史地理学发展欠发达这一局面长期没有改善的情况下,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知难而上,勇敢地承担了这项艰巨的任务。在以历史地理学、地图测绘为主要力量的历史地图编绘格局中,《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奠定了一种以地方史志办公室为主,以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为辅的历史地图集编绘模式。
  目前,国内的历史地理学科研力量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西安、重庆、武汉、广州等若干大城市的高校中。除了《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地图集》是调动全国力量完成的,其他《北京历史地图集》《西安历史地图集》《广东历史地图集》《上海历史地图集》《长江三峡历史地图集》等代表性的区域历史地图集,均是以所在地区的历史地理教学和科研机构为主完成的。而《山西省历史地图集》和正在进行的《广西历史地图集》则是由地图测绘部门担纲的省(区)历史地图集。《福建省历史地图集》虽然由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持,但主要发挥组织协调作用。《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则不同,不仅由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发挥组织协调作用,而且亲自承担了分量最重的《政区》分册及《村镇》《古地图》分册,充分调动全省地方史志系统参与到图集编绘之中。
  在全国历史地理学发展力量分布不均衡的情况下,这种以地方史志系统为主进行省(区)历史地图集编绘的工作模式,值得借鉴和推广。
  二、效率和质量的协调
  无论是编绘全国历史地图集还是省(区)历史地图集,都是一项旷日持久的长期工程。《中国历史地图集》的编绘,从启动到正式出版,耗时三十余年。《北京历史地图集》从1979年立项,到2013年三卷出齐,也用去了三十余年。《山西省历史地图集》从1987年酝酿到2000年出版发行,用去了十三年。由历史地理学、地图测绘专业人士主导完成的历史地图集尚且如此耗费光阴。以山东省地域之大,历史之久,文化之深,在以非历史地理学、地图测绘为主导力量的情况下,能在短短十年内完成从立项、设计到定稿、制图、出版的全过程,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的。
  只有在保证一定质量水准的前提下公开出版,《山东省历史地图集》才能为学术界及社会各界吸收借鉴,起到普及历史文化的积极作用。同时,图集也才能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和建议,为质量的提升和体例的改进提供最大的可能。
  从现有成果来看,《山东省历史地图集》达到了一定的学术水准,最大限度地发掘利用了山东省地方史志系统的智力资源和知识积淀,在内容丰富程度、卷册规模、制图和印刷水平等方面达到了对已有省(区)历史地图集的超越,并形成了自己的一些鲜明特色。
  三、下一步工作建议
  历史的长河依旧流淌不息,勤劳的山东人民仍旧在创造这日新月异的地理面貌。今天的地理,明天就成为历史地理。《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的出版,并不是这项艰巨事业的终点,而是下一步更多更细致工作的起点。《山东省历史地图集》今天的贡献,明天就成为更高水准工作的基准。在山东省文化强省的世纪征程中,《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应该而且能够起到更大的标杆性作用。为此,提出如下意见和建议。
  (一)启动《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的续修(如民国卷)或再版补订工作。山东省的地方史志事业走在全国前列,很快就要启动第三轮修志工作。《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完全可以转化为第三轮修志的成果。建议有关部门能够确保一定的人员和经费以供开展图集的续修和补订。如前所言,以山东省地域之广,历史之深,劳动人民改造地理面貌之巨,想在短短十年时间内就解决全部历史地理问题,这肯定是不现实的。历史地图集是一项对科学性、艺术性要求较高的学术事业。每一个地点的定位,每一条界限的走向,均需要以坚实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现有图集中难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即便是历史地理学、地图测绘领域内的专家学者担纲完成的历史地图集,也有本可以避免的不足和难以克服的缺陷。《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的出版,只是阶段性成果,而不是收官之作。
  建议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继续承担这项工作,从小处着眼于细节,考证每一个地物的具体位置和走向,订正讹误。在大处着眼于体例,确保各分卷的相互衔接和彼此照应,进一步完善结构。
  (二)出版《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简编本。现有图集分为八册,定价不菲,携带不便,势必限制读者对它阅读和利用。建议在八卷本的基础上,删繁就简,推出普通地图集性质的简编本。简编本以《政区》分册为基础,将《村镇》分册中的村镇作为普通地名,补充进《政区》分册。如此,可以改变目前《政区》分册以行政聚落为主,地名数量较少,文字注记过于稀疏的不足,有利于提高该图集内容上的准确性和体例上的合理性。同时,应该突出《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的地图属性,改变现有图集中文字内容过多的状况。现有文字内容,可压缩为简明扼要的图说,而不必过于展开。
  (三)《山东省历史地图集》的数字化。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已经搭建了省情网,提供山东省省情资料库的全文检索。此举是在全国地方志系统都不多见的惠民之举。本着同样的思路,《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可以数字化,以便在信息时代发挥更大的价值。
  总之,《山东省历史地图集》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绩,为兄弟省份开展同样的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借鉴,值得充分肯定。当然,此中存在的不足和缺陷,也需要得到清醒的认识,争取在日后的工作中得到妥善的解决。

  韩光辉,山东省泗水人,理学博士,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历史人口地理、历史城市地理研究,著有《北京历史人口地理》(1996)、《历史地理学丛稿》(2006)、《宋辽金元建制城市研究》(2011)等,曾任北京市政府参事。
  尹钧科,山东省莒县人,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主要从事北京历史地理、地名学研究,著有《北京历代建置沿革》(1994)、《北京郊区村落发展史》(2001)、《北京地名研究》(2009)等,主编《北京历史丛书》(2000),曾被评为“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管理专家”。
  丁超,山东日照人,理学博士,执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主要从事中国历史地理、中国地理(地图)学史研究,著有《住在北京--北京居住文化》(2007)、《史地徘徊》(2016)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