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学术专著
当前位置:首页 齐鲁方志 > 学术专著 > 正文
“知北游”民主人士山东之旅的前前后后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周日杰 唐鲁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12-07 11:21:10
  “知北游”是新中国建立前夕一批民主文化人士从香港到北京的秘密旅程的雅称。
  全国解放战争胜利在即,应中共中央之邀,众多在香港民主文化人士,由中共香港分局派人分批护送他们北上解放区,参加新政协和新中国的筹建活动。其中较重要的一批在1949年2月28日登上一艘挂葡萄牙旗的“华中轮”货船离港,共有20多人,3月1日黄昏,乘客中的大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了一个谜语:谜面为“我们一批人乘此轮赶路”,谜底为《庄子》篇名一。结果被宋云彬射中为“知北游”。“知”即知识分子,“知北游”意谓文化人北上。
  近70年过去了,“知北游”的日记也先后公开。在阅读了其中的三种即叶圣陶《北上日记》(载《人民文学》,1981年第7期)、柳亚子《北行日记》(载柳无忌等编:《(柳亚子文集)自传·年谱·日记》,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宋云彬《北游日记》(载《新文学史料》,2000年第4辑)后,可以体会到“知北游”颇有值得圈点的地方。它既是民主文化人士憧憬无限和激情满怀的光明行,也是多少让他们觉得有些陌生的新的跋涉。
  (一)
  华中轮上的乘客不多,但在民主人士北上解放区的各阵容里,算是“庞大”的一队。叶圣陶记为“总计男女老幼27人”。教育界人士宋云彬后来在一次船中座谈会上担任记录,将同行者一一列名:“出席者陈叔通、王芸生、马寅初、包达三、傅彬然、张綗伯、赵超构、柳亚子、徐铸成、曹禺、郑佩宜、郑振铎、郭绣莹、冯光灌、叶圣陶、邓裕志、胡墨林、刘尊棋、沈体兰、张志让、吴全衡及余凡22人。此次同舟者仅郑振铎之女公子郑小箴、曹禺夫人方瑞及包小姐未出席(座谈会)耳。”这几乎是一个完整名单,但与叶圣陶“总计男女老幼27人”的说法尚有出入。查叶圣陶日记,有“吴全衡携其二子”的记载,吴全衡时年31岁,两个孩子尚幼,故为宋云彬忽略,叶所谓“男女老幼”之“幼”,显然也是指这两个孩子。华中轮的乘客年纪参差,名气不一,职业各异,但从某种意义上看,具有同一个社会身份——民主人士及其家眷,唯一例外者即吴全衡,宋云彬在日记中用逗号将她与其他乘客作区别,不是没有缘由的。吴全衡系胡绳夫人,也是这条船上唯一的中共党员,负有护送和照管民主人士的职责。
  从启程的第二天起,在带队的中共党员吴全衡的操持下,华中轮乘客每天开一场晚会。晚会是一种不拘形式、不拘内容的即席即兴式的活动,恰如叶圣陶所言:“亦庄亦谐,讨论与娱乐相兼。”
  华中轮在海上航行6天,于3月5日下午停靠烟台码头。
  船停稳后,大家弃舟登岸,准备从陆路去北平。3月6日,中共华东局秘书长郭子化和宣传部副部长匡亚明专程从青州赶来迎接,代表中共华东局在合记贸易公司设宴款待“知北游”一行。郭、匡以烟台特产张裕葡萄酒待客,菜肴极为丰盛,宾主尽欢而散。对于这次宴会的东道主郭子化,徐铸成印象颇深,后来专门在回忆录中介绍说:“郭子化先生年近半百,大家都尊称为‘郭老’,为人和蔼,闻在淮海战役中,我方动员野战军及民兵、民工近百万,后方供应、组织,郭老曾负重要责任。”
(二)
  自3月7日起,民主人士一行离开烟台,开始陆路之旅,并临时自发组团,柳亚子日记这样记载:“在客厅开会,推定叔老(即陈叔通)为临时团长,云彬为秘书长,体兰、尊棋、郭秀莹女士为干事。”午饭后成行,行李装卡车,人则分乘不同汽车。当晚9点,民主人士一行抵达距莱阳城30里的三里庄(今莱西市城东一村庄),分别被安排到村民家借宿。此行人士中除王芸生和曹禺外,都是南方人,以江浙一带为多,在山东解放区的老乡家过夜,自然别有一番新鲜感。柳亚子记:“宿于三里庄军属马大姐家,其夫李正滋,参军已五载矣。马略识字,能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文化水准之高,可以想见。”
  宋云彬日记这样记载:七日:(晚)九时至三李庄,距莱阳城三十里,(胶东区)党政军各机关现皆散处于周围二十里之农村中。此地亦为老解放区,军民融洽一家人。十时许,招待者分别导余等至农家借宿,余与刘尊棋同睡一土炕,被褥已铺,解衣欲睡矣,忽招待员又来,谓顷悉此间屋主系一肺病患者,故已为另觅借宿处,请即迁往云云,足见招待之周到也。八日:午后至一党务人员薛姓之宿所,其人颇风雅,藏有少数字画之古董。有一黑陶碎片,振铎断为殷代遗物。今日为妇女节,此间妇女界有集会,圣陶被邀出席讲话,余与振铎等未被邀请,故未前往参观。夜间有欢迎会,在田野中开,别有风味。柳亚老自请讲话,颇慷慨而得体。表演节目有四: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为花鼓戏之形式,而以集体演唱出之;二、《交易公平》;三、《积极生产》,皆叙解放军之优良传统;四、《开荒》,述刘连长开荒故事。九时半散会。”
  叶圣陶日记这样记载:三月九日  星期三:晨早起,八时即开车。先在车旁全体照相,我侪及郭老等及当地人皆在内。自烟台到三李庄二百余里,三李庄到潍县则多约五分之一,其准确里数,言人人殊。公路较前益坏,颠簸殊甚。午后一时歇于平度县,进午餐……
(三)
  3月10日,民主人士乘火车从潍坊到青州,中共方面特为其备卧车一节,头等车一节。叶圣陶感慨:“一行人连卫士在内不过六七十人,而用车两节,太宽舒矣。”晚八时许到达青州,“党政军方面多人已在车站迎候,驱车入城,至招待所。其处原为教堂,屋颇宽敞,坐憩之顷,有如归之感”。“即以招待客人而言,秩序以有计划而井然。侍应员之服务亲切而周到,亦非以往所能想像。若在腐败环境之中,招待客人即为作弊自肥之好机会,决不能使客人心感至此也。”
  3月11日下午,中共华东局邀请民主人士赴会。叶圣陶日记说:“先为茶叙,各机关高级人员俱到,个别谈话,答问唯求其详。四时又盛宴,菜多酒多,吾人虽饱,亦不得不勉力进之。”宋云彬日记也说:“先茶叙,四时大宴,有白酒,余饮五六杯,微有醉意矣。”随后,又是正式欢迎会,宾主讲话,接着又欣赏京剧,“返寓已深夜二时矣”。
  3月13日,民主人士赴济南前夕,舒同、许世友等华东局“诸首长俱来陪饮,干杯屡屡”。次日晨,火车到达济南,济南市长姚仲明等“均到站相迎,驱车至商埠区,歇于招待所”。随后,又安排民主人士游大明湖、趵突泉等名胜,参观工厂、大学、图书馆、博物馆等机构,并举行了座谈会(据叶圣陶《北上日记》整理)。
  3月15日,民主人士一行到达德州,德州市长张持平、副市长董焕然“设宴款待”,“地方较朴,饮食亦差,惟烧鸡两大盘极可口。梨绝佳,鲜嫩爽口”。次日晚,民主人士一行到达沧州。此时,天津方面已开来专车迎接,邓颖超、杨之华、徐冰等亦由石家庄专程赶来迎接,随即同车赴天津。对此,叶圣陶感慨:“解放军以刻苦为一大特点,而招待我人如此隆重,款以彼所从不享用之物品与设备,有心人反感其不安。”(据叶圣陶《北上日记》整理)
3月18日,北平方面派连贯等人到天津来迎接。当天,民主人士一行到达北平,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和北平市长叶剑英等专程前往车站迎接,并安排下榻六国饭店。宋云彬日记说:“六国饭店陈设仿西洋式,被褥软且厚,颇感过分温暖。”
 
  据上可知,自3月5日起,“知北游”一行在烟台、莱西(时称莱阳)、青州、济南、德州等地盘桓数日,并与舒同、许世友等华东高级首长会见,3月15日晚,“知北游”一行自德州进入河北境内,结束了十余天的山东之旅。3月18日安抵北平。
  中共中央将大批民主党派代表和知识分子从香港接到解放区筹备新政协会议,为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的顺利召开、新中国的诞生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打下了坚实基础。
 
作者:周日杰:青岛莱西市史志办公室副主任;唐鲁超:青岛莱西市史志办公室科员;  电话:18669731003
通讯地址:青岛 莱西市档案局(烟台路/文化中心东门)
邮编:26660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