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士心苑
当前位置:首页 政务公开 > 山东史志人 > —— > 士心苑 > 正文
泰西烽火光万丈 彪炳史册励后人——泰西武装起义及其意义
来源:中共肥城市委党史研究办公室 中共肥城市委党校 作者:贾安东 李林刚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9-09-10 11:24:14 更新时间:2009-09-10 11:24:14

  泰西武装起义,是由山东省委组织发动的一场规模浩大,影响深远的抗日武装起义。
  泰西武装起义,1938年1月1日爆发于当时的泰西地区。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这场起义离我们有68年多的时间了。但是,英雄业绩,光焰万丈,穿透历史的时空,彰显着不朽的精神。在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之际,我们重温历史,回忆那段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考量其中的真义,对于我们今天加强和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实现建设和谐社会﹑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泰西武装起义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性抗日战争开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①。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陕北洛川召开。会议决定在敌人后方放手发动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战场,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等。②据此,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要求党员“脱下长衫,参加游击队去”,发动游击战争,坚持敌后抗战。按照党的指示,结合山东的实际情况,中共山东省委制定了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和组织抗日武装的10条纲领。纲领中指出,建立党直接领导的武装,发动抗日武装起义是当前的紧迫任务。1937年10月至11月,泰西临时县委召开会议,贯彻省委指示,决定以自卫团名义组织游击队①。1937年11月,中共山东省委派张北华﹑远静沧等到泰山以西地区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取得了部分民间枪支,组织了一支群众自卫武装。1938年1月1日,在原泰安县西南夏张镇点燃了抗日武装起义的烽火。随后,起义队伍转移到离夏张有12华里的西北方向的响水寺。为了进一步扩大队伍的活动空间,张北华等将队伍拉到了肥城县的空杏寺一带活动。此时,空杏寺即将有3支队伍会师,准备举行泰西起义,建立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1938年1月11日,三支分别由张北华﹑远静沧﹑崔子明带领的夏张起义队伍;王仲范﹑张魁三、张韶三等在泰安九区(今肥城市边院镇一带)及肥城三区东部发动组织起来的游击队伍;李文甫、徐麟村、葛阳斋等在肥城三区组织起来的游击队,在空杏寺会师。起义部队当时已达到100余人、80多支枪。 张北华根据省委决定,宣布成立“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大家一致推选张北华任自卫团主席,远静沧任自卫团政治部主任,葛阳斋任自卫团副主席,程重远任供给部长,徐麟村任总务部长②。泰安县组织的队伍编为一大队。同时,成立了特务队。之后,远静沧进行了政治动员、战斗动员。从此,泰西地区正式建立起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自卫团成立后,先后进行了攻打肥城摧毁范维新组织的肥城维持会的战斗;袭击界首车站日军战斗;配合台儿庄战役,破袭津浦铁路和沿线公路的伏击战役及道朗、鱼池战斗等。

  泰西武装起义的胜利深刻揭示了:只要坚决响应党的号召,坚定不移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下保持一致,就能确保革命工作不断取得胜利。

  从上述不难看出,泰西武装起义是坚决响应党中央、中共中央北方局的号召,而进行的一场武装革命起义,是模范地执行党的“发动游击战争,坚持敌后抗战”抗战方针及党的“统一战线”政策路线的一次革命实践。(1)坚决响应党的号召,组建游击队,举行武装起义。据史料记载,1937年10月,远静沧和夏振秋同志按照省委指示,奔赴泰西地区,开展发动和组织抗日武装起义的工作。是年是月,泰安临时县委召开篦子店会议,贯彻中共山东省委的指示,要求党员广泛开展抗日宣传发动工作,发展党员,培养抗日骨干,准备举行武装起义,建立抗日游击队。泰安夏张镇的崔子明出狱后,与省委取得联系,回到家乡与远静沧配合,以夏张小学为基点,开展了抗日宣传发动工作。他们通过工作,培养抗日骨干,争取了具有爱国思想的镇长马世进,以“抗敌后援会”的名义组织游击队。经近两个月的时间,组织动员了40多人,并收集了10支枪,组成了抗日武装。共产党员王仲范、张魁三、张韶三等根据泰安临时县委的指示,在宋庄小学建立了宋(庄)王庄(今属肥城市边院镇)党支部,王仲范任书记,张魁三任宣传委员,张韶三任组织委员。篦子店会议后,他们根据此会议精神,立即开展了组织建立抗日武装的工作。他们三人分片进行了活动,在附近十几个村庄广泛发动群众,了解各村存枪情况,动员大家组织起来,保卫家乡。并在远静沧的帮助下,他们组织了一支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40余人、30多支枪的抗日武装。是月,肥城的徐麟村在泰安城与省委取得联系,按照省委关于发动群众,组织游击队,建立革命武装,开展山区游击战争的指示后,火速返回肥城,开展工作。根据当时的情况,徐麟村决定,把组织抗日游击队的重点放在地理条件好、群众基础强,党员领导干部力量强、枪支拥有数量最多的三区。安临站小学校长葛阳斋在当时的三区最有威望和影响,徐麟村就积极做葛阳斋的工作,并与葛阳斋配合,同孙诗轩、孙诗贵等拉起了一支80余人、60多枝枪的抗日武装。武冠英、李鹤年等在边院,通过宣传党的爱国抗日主张,组织发动群众,在东向、柳林一带也组织起了一支50余人、40余支枪的抗日游击队。孙伯一带的马继孔、左平、安春华、许梅村等也通过自己带枪和借枪多种办法,组建起了30多人的游击队。汶阳一带的田锡珽、田锡琦(即田景韩)亦组织350余人、30余枝枪的游击队。随后,他们按照上级的指示要求,参加了泰西武装起义。(2)认真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发动群众,动员爱国人士及民族主义人士组建游击队,进行武装起义。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向全国人民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国共政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进攻!”7月15日,中共代表周恩来等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交给蒋介石,敦促蒋介石实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不断高涨和共产党倡议国共合作抗战的情况下,蒋介石于7月17日在庐山发表谈话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在共产党的催促下,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于9月22日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实际上承认中国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谈话。中共的《宣言》和蒋介石谈话的发表,宣告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1937年10月,徐麟村、葛阳斋与孙诗轩灵活运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将国民党肥城三区区部的21枝枪和部分子弹借出,又与孙诗贵以检枪为名,将虎门一带民间的一部分枪支收集起来,建立起了游击队。原泰安十区(今肥城安驾庄一带)区长武圣域以看家护院、维护地方社会治安为名,联络附近几十个村庄的乡绅们组织了400人、上百枝枪的地方武装——“联庄会”。远静沧按照省委的指示,积极争取武圣域参加抗日。最终,使武圣域率部加入了抗日行列,打出了抗日救国的旗帜,并由此带动了整个泰西的抗日工作。之后,以上游击队分别经过整合,汇集进空杏寺,三支游击大军,举行了泰西武装起义,石横共产党员尹鹏武于1937年12月发表《告民众书》,自石横人民呼吁“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有钱出钱,有人出人,有枪出枪,自觉自愿,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不久,组织起一支近200人的抗日武装。并与山东省第六区专员、国民党爱国将领范筑先商定,石横一带建立的抗日游击队利用山东第六区游击司令部本部的番号,并编为该部第十七营。1938年1月,在后衡鱼村召开了成立大会。3月,第十七营接收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改编,跟随此队伍进入大峰山,开展游击战争。(3)坚定执行党的游击战方针,打击汉奸恶霸,消灭日本侵略者。在空杏寺会合的三支起义部队,宣布成立“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进行泰西武装起义后,就决定攻打肥城。1938年1月16日晚,部队冒雪从空杏寺出发,行军20公里,翌日拂晓到达肥城县城。根据掌握的情况,部队分二路对肥城进行南北夹击,分别包围了南北大门。利用早上开城门之际,一拥而入,攻占了肥城县城,打垮了维持会武装,缴获了部分长短枪十几枝,活捉了汉奸维持会长范维新。召开了公判大会后,枪决了范维新。自卫团成立之初,驻肥日军人数较多,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我方无论是从武器装备上还是从战斗素质上与敌相比,都处于弱势。敌我力量悬殊,硬拚是不行的。自卫团就利用“游击战”中的“麻雀战术”,趁敌不备,袭击敌人。1月28日夜,张北华、崔子明带领60多名精干队员,急行军赶到界首车站,夜袭日军。张北华、崔子明、刘西歧等摸进敌人营房内,用大刀、剌刀杀死七八个酣睡的日军。敌人被惊醒后,敌我双方混战。为避免损失,张北华及时撤出了战斗。1938年3月下旬,为了配合台儿庄战役,自卫团抽调60名队员,参加了泰安以南黑虎泉铁路破袭战。并同道朗、鱼池村一带的群众一起战斗,对下乡骚扰抢掠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杀伤日军队长以下20余人。

  泰西武装起义,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壮大了革命武装力量,为全国抗战的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

  泰西武装起义通过组织、发动群众,宣传了中国共产党抗日的主张,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扩大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提高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和形象,加强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如发动武装起义前夕,远静沧、夏振秋、崔子明、王仲范、张魁三、徐麟村、武冠英等党员分别在泰西、夏张镇、宋王庄、三区(今安临站镇)、十区(今肥城市安驾庄镇一带)等地深入群众中间,广泛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及爱国主义思想,激发了人民群众的民族主义热情,动员许多有识之士参加到抗日队伍中来。不仅达到了党组织建立抗日武装的目的,还充分宣传了党,展现了形象,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开明士绅、知名人物及人民“自觉自愿团结一致”参加到抗日队伍中来,为组建抗日武装而“有钱出钱、有人出人、有枪出枪”,更不会有泰西武装起义的顺利实施,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的成立。再如,自卫团成功地袭击肥城、界首车站后,为扩大影响,争取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自卫团派李文甫等先后组织了两支宣传队,在王瓜店、屯头、演马庄、王庄、陆房、安临站等地,宣传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加深了群众对党的认识,对自卫团的认识,密切了军民关系。
  泰西武装起义,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壮大了革命武装力量,为全国抗战的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如上所述,自卫团先后通过打肥城、袭击界首车站、破袭津浦铁路打伏击、保卫道朗、鱼池战,消灭了敌人维持会,毙伤日军百余人,打死敌军战马10匹,缴获骡马10匹,步枪20余枝,破袭铁路百余里。自卫团由最初的100余人、80多枝枪,发展壮大到枪支数百、单刀上千、2700多人。自卫团通过坚持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不仅打击了敌人,镇压了汉奸特务,锻炼了队伍,而且使生活在日军铁蹄下的泰西人民看到了抗战的希望,并由此坚定了抗战的信心,从而使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积极拿起刀枪,投身到抗日队伍中来,打击侵略者,为泰西抗日根据地的发展,为争取全国抗战的最后胜利,积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以史为鉴,可知形替”,泰西起义的伟大意义,无论在过去,还是在今天,仍对我们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作用,其精神犹如万丈光焰,继续照耀着我们前进的征程。

  (原文分别于2004年、2005年刊发于《泰汶春秋》,《延安精神文化研究》)

分享到: